-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乾屍如暴雨落了下來,就像是一枚枚炸彈噁心的炸開。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這些爆開的法力都是修士殘留,威力巨大,穿透性極強,一般的修士即使能抵擋一兩個,但也抵擋不了這麼多,立刻被炸的粉身碎骨連神魂都散了。

“這什麼妖獸,這麼厲害。”齊麟大吃一驚,斬靈劍法寶在空中橫掠,劍光如網兜住炸來的乾屍,可是冇有用,每一具爆炸的乾屍都帶給他極大的壓力。

混沌天庭時期是洪荒世界最混亂,最恐怖,最不可思議的一個時代,那個時代神名輩出,有數不勝數的神奇。這個長留既然是混沌時期所留可想而知。

眼看著齊麟擋不住乾屍暴雨,齊琪折身回來,“哥哥,我來保護你!”女孩修長暴戾的眼眸讓齊麟心神一蕩,就見齊天大聖雙拳一揚,拳風起落,將乾屍轟碎。

接著一條鐵棍落到了齊麟的手中,正是隕鐵神棍。

齊麟心領神會,他和齊琪學過棍法,棒子也用的有些火候,這根隕鐵神棍比斬靈劍法寶好多了,更容易防身。齊麟拿起鐵棍橫掃,在爆炸中穿行。

“喝喝!!”

在飛揚的旋風中,齊琪的身影出現在幾棵乾屍古樹的上方,整個人成一個反弧形,手臂如劍揮舞長驅而入,戾氣組成了最恐怖的凶器。

“砰”!!!!

一聲讓人毛骨悚然的聲音,那兩棵乾屍古樹的狂飆出一股碎屑,隻能嘶吼著,一道熾色紅光從後方撲來,蘇雪砂補上了斃命的一招,女孩纖細的指尖點出璀璨的星辰,美貌冰冷無情。

齊琪一手直接搭在一顆乾屍古樹的巨大身軀上,微一借力間,整個身體已經如同子彈一樣飛射到另一棵乾屍古樹的身後。戾氣般的影子分散開來,將落下的乾屍全部轟碎,女孩兒的身體在空中來了一個狂猛的轉身,一腿狠狠的撩在乾屍古樹的枝乾。巨大的力量將古樹那龐大的身軀不可思議的拔地而起。

無數的樹根藤蔓蠕動著生長出來,鮮血淋漓,情景可怖。

可是這片巨大的乾屍樹林無窮無儘,要憑齊琪一個人的力量怎麼可能殺的光。

齊麟的目光在樹林中搜尋。

“我們先穿過樹林再說。”

齊麟天縱地橫遁一起,身影如一道閃電劈出,衝開乾屍古樹的禁錮,齊琪和蘇雪砂也連忙跟上。

……

“屍槐?”

楊戩聽到巫鹹的話露出了玩味的表情。

靈山十巫已經從正殿來到了祭人的邊緣,很快就打開了進入祭地的大門,不過在選擇路線上,巫鹹卻是反其道而行,不再走神道。

神道是陵墓,遺蹟出入的必經道路,一般能直接抵擋最重要的地方。看到巫鹹避開,楊戩便問了原因,於是得到了巫鹹‘屍槐’的回答。

“這屍槐是什麼?”

“屍槐是太古中一個古樹,喻為‘五大凶樹’,傳聞屍槐本身隻有一棵,但是其根生根發芽在自己周圍長出許多屍槐樹種,這些屍槐樹種立於地,會將一切有生命的物體全部殺死,掛在樹上,並以這種養分滋養生長。”巫鹹解釋道。

五大凶樹楊戩倒也是聽過,是非常厲害凶戾的樹靈,蘊含著天地戾氣而生,每一棵凶樹都足以改變一個地帶的環境氣氛,就算是很強的神名也不敢輕易靠近。

但是能讓巫鹹這麼忌憚自然不會是殺死生物這麼簡單,事實上,這種凶樹是不死的,它依托於大地,吸取地麵的戾氣,鮮血和怨恨之念,除非有聖人神通否則這種凶樹哪怕是上古神名都冇有辦法對付。

“你的意思是長留還有這等凶樹?”楊戩眉頭一挑。

“不錯,我們上次來到長留就是碰到屍槐,所幸那時屍槐還未甦醒,我們靈山十巫又得鎮神盤庇護才能穿過,但是現在,這麼多修士去送死作為養料,我們是萬萬不可再去的。”巫盼說。

“上百名修士給屍槐滋養,鎮神盤怕也鎮不住它,所以我們要另辟蹊徑。”巫鹹道。

“是嗎?”二郎神蠢蠢欲動,五大凶靈啊,這可是太罕見了,如果自己能殺了也是大功一件,足以提升自己境界。

巫鹹豈不知她的想法,隻是似笑非笑。

“不過這白帝到底在長留留下什麼?不可能隻是坐騎吧?”楊戩沉吟。

能在外圍留下屍槐這等不滅凶樹作為守護,可見裡麵隱藏的東西會是何等重要。

“但願隻是坐騎……”

巫鹹卻不想節外生枝。

……

一百多棵乾屍古樹被齊琪,蘇雪砂,齊麟聯手絞殺,荒野大地一片血海,可是危險的氣息一點都冇有減弱,相反從未有過的強烈瀰漫在齊麟的心中。

這是怎麼回事?明明這些怪樹都被殺了可是齊麟卻感覺到這裡風水異常的危險,這個風水他從未見過,堪輿術中也似乎冇有記載。

“啊,那是什麼?”

齊琪一聲驚叫。

幾人停下腳步,順著目光,就看到正前方出現了一棵更加龐大的古樹,此樹簡直大如山嶽,枝丫茂盛,樹上掛著無數乾屍,這些乾屍都是各種凶獸,異獸,荒獸,甚至還有形似蛟龍的存在。

整棵樹就像是一個上古凶獸博物館,放眼看去,讓人窒息,但是讓人窒息的是,這棵古樹在燃燒一般,無數的妖魂在樹上纏繞,都是死去洪荒的各種異獸,有蛟,有鳥,有獅,有虎,有熊,有豹。

樹心發出星辰一般璀璨的光芒,像是無數顆寶石鑲嵌在樹裡麵,五光十色,歎爲觀止。

但是那不是寶石,卻比任何寶石都要讓修士動容。

赫然是妖丹。

所有上古妖獸的妖丹!

天啊。

這祭祀之禮可比齊麟見過的任何一個古禮都要震撼多了。

“這是……五凶屍槐!!”平靜的女孩罕見的花容失色。

就在她話語一落。

就見屍槐甦醒一般,發出顫鳴詭異的聲音,然後無數的黑子種子落入大地,隨後生根發芽,一棵又一棵的乾屍古樹破土而出,生長了出來。

吼。

巨大的威壓頓時罩了下來。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