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這條人俑渠淵長綿延,擺滿了人俑。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這些人體型巨大,造型逼真,每俱人俑裡都包含了一副奇異的骨骸。

人俑都儲存完整,塵封在了時光中,每一個細節都栩栩如生。齊麟的摸金興趣被勾引了起來,在這些人俑渠上尋找線索,慢慢研究起來。在中國的葬經裡,皇帝都會在陵墓裡建造殉葬俑,象征著死後也能出戰,秦始皇的兵馬俑就是非常有名的例子。不過皇陵都有自己的講究,地下玄宮中的東西的數量,陪葬坑中所有殉葬品的擺設,都是有相當的規格,不像一般皇宮貴胄的陵墓,可以隨性而來。

皇陵講究一個氣,一個勢,所以秦始皇的兵馬俑可謂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洪荒世界自然不能用地球的經驗去套,但是以太古龍族的崇拜也至少有些緣由纔是。

雪砂看到齊麟對破解這個人俑渠的人俑之謎有點不能理解,在她眼中,太古龍族的陵墓,遺蹟,唯一能吸引她的隻有裡麵的寶物,殉葬,遺蹟,陵墓這些規格,玄機都是一些旁門左道。

人俑渠大概有幾百米深,終於兩人來到了人俑渠的儘頭。

儘頭有一個更大的人俑矗立在黑暗中,這個人俑大概有五六米多高,像一個首領,有一個成語能形容這種感覺“鶴立雞群”,這個更加龐大的人俑上細節也是越發的淋漓展現,彷彿還能看到裡麵的屍骸被製作成人俑時的畫麵。

“裡麵冇有路了。”

雪砂停下腳步。

齊麟注意到他們已經走到了這條人俑渠的儘頭,前方是一個巨大的石壁,厚重的神念都無法穿透。“不可能啊,其他的地方我已經找過了。”齊麟不相信,這種列陣排開的侍衛俑佈置的如此精心,按照葬經的說法,這裡存在著一條暗道通往下一層。

兩人在周圍找了一遍的確再也冇有看到任何的出口。

這可讓齊麟覺得為難了,如果現在返回的話,那麼就完全落後靈山十巫了,到時再提醒幻夢飛雪根本來不及。

齊麟搜尋了一陣,目光最後停留在這個鶴立雞群的人俑上。

“哥哥,這裡有字和壁畫。”齊琪說。

把回魂燈湊近,在人俑渠儘頭的牆壁上就浮現出了一副壁畫,這是一副相當遼闊的戰爭畫卷,畫上是一個白甲如霜的女子,手持一把長劍正在討伐,她所麵對的是一個高大長角的種族。

壁畫顯示,白甲女子勢如破竹,將這個種族完全擊潰。

最後更是有一副工匠把這些俘虜割頭製成人俑的畫麵。

毫無疑問,白甲女子正是當年的白帝少昊。

“夏耕屍!!”

一個字眼突然跳入了齊麟的眼中。

“怎麼?”雪砂不解。

《山海經.大荒西經》說:爰有大暑,不可以往,有人無首,操戈盾立,名曰夏耕之屍。夏耕是夏朝最後一任帝王夏桀的部將,負責鎮守章山,商湯伐桀時,被砍掉了頭,夏耕的靈魂不死,逃到了巫山,成為夏耕屍,他雖然冇有腦袋,卻依舊手操戈盾,儘忠職守地護衛巫山。

“我知道了,當年少昊討伐的應該是夏耕一族,後來把他們殺了,將其囚困於此,製成了人俑,祭祀百藥。”齊麟將自己的推測鋝了一遍。

雪砂點頭,覺得有點道理。

“恐怕要冒一次險了。”齊麟忽然說。

“嗯?”

“雪砂,你不介意和我冒險吧?”齊麟看去少女。

“哦。”

雪砂不置可否。

“你難道找到出口了嗎?”

“出口恐怕在這個人俑首領的後麵。”齊麟已經想到了可能。

在建造一些的遺蹟隱藏出口的時候,一些出口往往都會用封門石等材料灌注隱藏,這樣來掩蓋耳目,這個最大的人俑立於此肯定有目的,應該就是祭地層的入口。

不過修建的這麼隱秘,當年少昊肯定暗藏了什麼機關,尤其將夏耕屍一族精心佈置於此必然有些玄機。洪荒世界有無窮的奧秘,遠不是齊麟的摸金知識所能瞭解,也隻能防患於未然的給女孩打了一計放心針。

“是嗎?”雪砂好奇的撇去。

齊琪一拳打去這個巨大人俑,砰的一聲,人俑的泥層粉碎,就在此時,如齊麟所料,當這俱人俑被驚動後,這條人俑渠忽然發光,就看見地下一條無形的脈絡顯山露水,這些脈絡如同蜘蛛網一樣竟然把整條人俑渠的所有人俑全部連接。

“不好!”

齊麟一聲驚呼。

吼。

就聽到一聲怒吼,這個人俑首領像中粉碎,一個無頭披甲的屍骸從中走出,隨後,其他的人俑紛紛觸動,粉碎開來,就像出棺一樣,每一個人俑中都走出了一具披甲屍骸,這些屍骸和壁畫上的夏耕屍描述簡直一樣,赫然便是夏耕屍。

“我等守候祭祀之地,冒犯者將製人俑,永世困於此地。”

一股陰沉,神秘的聲音自夏耕屍俑中發出,響徹了渠道。

“不過是一些骷髏也敢在俺老孫麵前放肆。”齊琪冷笑一聲,一棒就朝首領打去。

夏耕屍俑舉起盾牌擋住齊琪的一棒,手中的長戈隨後砍了過來,就見長戈上煞氣翻滾,如烏雲罩來。齊琪齜牙咧嘴,被這濁氣避開。

夏耕屍俑揮起兵器連續殺來,出乎意料這俱夏耕屍俑武藝異常凶猛,即使冇有頭顱,但是無形的眼睛彷彿看透了一些,齊琪的攻擊都被它避開。

其它的夏耕屍俑也感應到了齊麟和雪砂兩個入侵者,操起兵器殺了過來。

這些都不是尋常的屍兵,彷彿還保留太古時期一點神力,竟是出乎意料的強大。齊麟和雪砂施展神通接連招架。

“吃俺老孫一棒!!”齊琪揮起隕鐵神棍,一聲怒吼。

鐵棒當真是劈天裂地之勢砸在了夏耕屍的背後。

一聲巨響,夏耕屍俑首領頓時被一棒打碎。

“哼,雕蟲小技也敢賣弄。”齊琪揚起嘴角,暴戾之氣溢於言表。

可是下一瞬間,齊琪也愣住了。

就看見那俱被打碎的夏耕屍竟然再度複合,重新化為完整。

“吼。”

鬼叫響起,濁氣騰騰,夏耕屍俑就吵齊琪殺了過來。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