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女孩輕描淡寫將百萬巫玉的元極丹送出去,全場都驚住了。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本來在這場競價中,齊麟無疑是輸者,可是女孩這一手卻把局麵完全逆轉了,誰都冇有想到價值百萬的東西居然就真送出去了。“啊,殿下這是乾什麼?”徐福和王翦麵麵相覷,都不明白殿下為什麼這麼做。

堯老也以為自己聽錯了:“閣下,確定要把東西送出去嗎?”

“我對逍遙散人的煉藥非常欣賞,此丹送他。”雪砂說的每一個字都很平靜,可是從她的話裡,眾人都分明聽出了其他的意味,彷彿是表白一樣。

堯老派侍女把丹藥遞到了齊麟麵前。

齊麟眼皮一挑,若有所思看著雪砂,說道:“那在下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嗯。”

看到齊麟居然受到美人贈物,楊遠之咬牙切齒,本來他應該是這場競價戲中的主角纔是,那個半路殺出來的女人不但把他的風頭都搶光了,更是完全把這場拍賣的焦點強行轉移到男女之情上,實在可恨。

“你認識她嗎?”巫姑低聲問道。

“不認識。”齊麟搖頭。

“不認識?她居然會送你一百萬的元極丹,就算是拉攏你,這手筆也頗大啊。”巫姑看著雪砂,覺得這女孩有些神秘不凡,她有一種星名的氣質,但是有超脫於星名之上,洪荒遠古繁星彷彿都要在她的麵前黯然失色。

從來冇有神名能讓巫姑會有這樣的感受,楊戩都不行,但是這女孩卻做到了。

“你要小心點。”巫姑提醒。

“我知道。”

齊麟微微一笑。

經過了這場拍賣後,接下來的拍賣就有點平淡無奇了,拍賣的東西也是一帆風順再也冇有什麼波瀾,齊麟發現那個楊遠之已經將自己當做了競價的目標,不過後麵也冇什麼值得齊麟在意的物品。

經過幾樣物品的競價後,最終此次拍賣的重頭戲來了。

就看見一片晶瑩的羽毛呈上了殿堂。

這片羽毛幾乎透明,彷彿由光線所織,靈氣濃鬱。

陡然出現立刻就讓所有人都驚呆了眼球。

“這難道真的就是傳說中幻夢飛雪的靈羽?”

“天啊,好美,這質地太神了。”

“果然是真的。”

全場發出了一片驚歎之聲。

“諸位,這就是幻夢之羽,傳說中白帝少昊當年之乘,入天為鸞,落地為麟,似妖似靈,天下罕見的靈獸。據說在長留就出現了幻夢飛雪的蹤跡,相信大家都聽到很多了。”

堯老盯著這片靈羽也是難以掩飾內心的激動,努力保持著平靜的語氣。

“這一片靈羽由一名道友所得。”

“堯老,你這打算拍賣多少錢啊?”

“幻夢之羽雖然珍貴漂亮,但一片靈羽也不值錢吧。堯老,還有其他幻夢飛雪的材料嗎?我們願意高價競價。”

“對,不如就采用第十坊的密封競價好了。”

其他修士都叫喊起來。

堯老微微一笑:“這片幻夢之羽是非賣品,乃是十巫的巫鹹大人為了感謝諸位參加這次拍賣宴,特地給諸位觀賞的,也許諸位能從上麵找到幻夢飛雪的線索,如果能真的從長留得到更多,那也不錯呢。”

“啊?欣賞的?”

堯老的話讓眾人都冇有想到。

齊麟這才明白,原來那個放大的陣法用意是這樣。

“巫鹹為什麼要這麼做?”巫姑皺起眉,搞了半天噱頭宴席,最後隻是把幻夢之羽給人欣賞。

“也許也是覺得長留太過危險,如果很多修士也去了,說不定能做個炮灰什麼的。”齊麟猜測。

巫姑一想也隻有這個道理了。

幻夢飛雪畢竟是白帝之乘,絕對會有膽大的修士會不知天高地厚去一次的。長留有很多機關,這些修士用來作為觸發機關的媒介倒也是一舉兩得的事情,反正弇茲也想渾水摸魚那何不乾脆把水給攪渾了呢。

齊麟有點鬱悶,這樣的話,那幻夢飛雪就更加危險了。

“隻有半炷香的時間,請大家慢慢欣賞吧。”

堯老示意。

全場燈光一閉,隻將幻夢之羽的台子點亮,在光芒中這片羽毛簡直像是融入空氣,若隱若現,美輪美奐。所有人都不敢呼吸,仔仔細細透過陣法看著這片羽毛,希望能從這絕美的羽毛中領悟出什麼。

這一刻,齊麟才終於知道。

靈獸的誘惑對他們來說是何等的大。

……

宴席結束,眾修士都有序的離開了拍賣大廳,每個人的表情都是意猶未儘,還在回想剛纔的一幕。看到他們議論紛紛,心滿意足,齊麟知道這場拍賣非常的成功。

“巫鹹的手段好厲害,這一場拍賣就賣出了八百萬,最後幻夢之羽的壓軸也是精妙啊。”齊麟相信這場拍賣會會給眾人留下深刻的印象,絕對足以淡忘第十坊的熱度。

隻用了一場,巫鹹就輕易的逆轉了局麵。

“嗯。第一坊畢竟是十巫城最大的坊市,我們還比不得。”巫姑無奈。

兩人正在說話,突然看到前麵一名玄冰般的少女走出來,正是送出元極丹的雪砂,看到她,齊麟就走了上去。

“姑娘,請留步。”

雪砂轉過身,徐福和王翦也回頭。

“嗯?”雪砂黛眉輕輕的一挑,冰冷中竟帶著一點溫柔之色。

“姑娘剛纔送我元極丹,應該是為我化解局麵吧,在下心意領了,這元極丹我還你。”齊麟不想無功不受祿。

“送出去的東西我不會要回來的,閣下若是嫌棄就請扔了吧。”雪砂平靜的回答。

齊麟楞了楞。

這似拉攏非拉攏的態度讓巫姑都是一頭霧水。

“不知姑娘名字?”齊麟頓了頓:“在下好記在心裡。”

“萍水相逢,不足以留名。而且……我這次出手幫閣下也是因為討厭那個男人的作風……並無其她意思。”雪砂眼瞼低垂,話中意味深長。

齊麟頓了頓,頓時明白了什麼。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