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三日後的比試,我不會手下留情的。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從族長屋裡出來,商央君盯著齊麟,眼中的溫柔之色也蛻儘,之前的柔情隻是因為看到齊麟像是一個家人回家令她很是欣慰,不過在成為最後對手後,商央君也非常認真的將他當做要擊敗的對手。

“我也不會留情的。”麵對部落的第一天才,齊麟毫不退縮。

“商玄,你真的像換了一個人。”以前的商玄在部落裡非常低調,看上去唯唯諾諾的,連她的眼睛都不敢直視,可是今天他已經有了殺掉商賜的心,以前這種事根本不可能發生。

“你就當我死了重新變了一個人吧。”齊麟認真的看著女孩,“以後我不會再是你認識的那個商玄了。”

商央君淡淡一笑:“那很好,我期待你的蛻變。”

“對了,央君。”齊麟想起了一件事。

“嗯?”商行君側身,靜立如荷花。

“商賜要殺我,好像是因為我無意中知道他一些不可告人的事,讓族長小心防備商威一家。”齊麟頭有點痛,具體的事情也想不起來。

“我會告訴父親的。”商央君頓了頓,輕聲說道:“你自己也小心點吧。”

商央君離去的身姿,嫋嫋娜娜像是潭水中清豔的水蓮,這樣的女孩美的清淺,溫柔的令人心神搖曳,如果自己不是封神使者的話,齊麟還真有點捨不得離開。

齊麟朝村外走去,路途的男女老少都不再像以前那麼友好,總有一股敬畏和嫉妒的味道注視著他。齊麟也不理會,他知道以前的商玄在村子裡的好人緣無非是因為自己懦弱而得到的,這種極其的脆弱和可悲的‘親和’齊麟嗤之以鼻,自己如今突然擁有可以打敗真氣六重天的實力,這就好像一個窮人突然得到了一筆遺產一夜暴富,自然會遭受到各種心懷不滿和覬覦。

商玄的家在村子外一個偏僻的山上。

那是一個相當簡陋的茅草屋,四處透風,茅草屋旁邊一棵七八人才能環抱住的參天槐樹,枝繁葉茂,能遮風擋雨。齊麟剛到草屋,齊琪就刷的倒掛著落下,她的尾巴就像一根鉤子一樣掛在了樹枝上。

“哥哥!”

齊麟嚇了一跳,“齊琪,你什麼時候長尾巴了。”

“人家煉化了天命,就長出了一點,如果哥哥不喜歡,可以收起來。”齊琪翻身穩穩落在地上,搖了搖臀,尾巴立刻就消失於無形。

“使者,剛纔那個女孩深藏不露,使者要想奪魁怕不簡單。”一頭玲瓏白猿跳在了齊麟的肩膀上。

“嗯,商央君已經打通了天罡脈,洪荒真氣非常深厚,就算我有兩儀印也不好對付,這三天時間,我再修煉一段,應該可以達到真氣五重天。”貔貅幡旗有‘黑白渾元訣’的精髓,見識過商乞的黑白分明,齊麟知道利用幡旗修煉對自己的九陰九陽有極大的幫助,他必須成為魁首。

“這個東西給給哥哥你。”齊琪把口一張,一道光球飄了出來。

接著兩人額頭的神符閃耀,化作一道金橋,連接彼此的神海彼岸,這道清清濛濛的光球就順著這道金橋進入了齊麟的識海中。

齊麟頭部劇痛,感覺到被塞入了百萬噸洪水差點把頭給炸破。

運轉心法,才終於平息。

齊麟立即就感受到識海中多了一分奇怪的物質,說不出是什麼,但非常原始,混沌。

“這是黃飛虎的天命,大聖已經把雜質煉化了一遍,現在給使者,使者隻要再稍加煉化就能掌控她的天命神通。”白猿解釋道。

神名死後會有天命殘留,這個天命包含了神名最為精髓的力量,其她神名會將其吞噬煉化掉後就能掌控這個力量。黃飛虎纔是真古境界,屬於神名星將中最弱的境界,連‘神力’都冇有觸碰到,但是她的星名潛力極高,是日後的泰山之神。

就算真古境神通‘泰山壓頂’也非常恐怖,泰山壓頂能施展巨大的威壓,彷彿搬動大荒泰山來碾壓對手,齊麟估計如果用真氣九重天使出來的話,就算是金丹八卦的修士修為稍微淺一點都要被碾壓成肉沫不可。

……

商威走進房內,躺在床上的商賜發出殺豬一樣的嚎叫,兩個醫者從他身上拔出一根又一根黑色的羽毛,這些羽毛像針,但比針狠毒的多。商央君的水波鏡可是毫不留情反射了鴉羽扇的攻擊。

“你們下去。”商威冰冷的命令。

其他人立即退出了房內。

“父親,為我報仇啊,我一定要讓那個狼孩不得好死,生不如死,嚐嚐我的百倍痛苦。”商賜哭紅了眼睛。

“廢物。”商威咒罵一聲,一個巴掌打在商賜的臉上。

青年懵逼了。

“我讓商威助你,連一個不能練氣的狼孩都殺不了,你是不是廢物。”商威恨鐵不成鋼。

“可是孩兒真的擊斃了他,他肯定斷氣了。”商賜發誓,“我還把他扔到噬天石毀屍滅跡,商魁可以作證。”

“商魁……哼,恐怕已經被那個狼孩所殺。”商威冷笑。

“怎麼可能,商魁可是七重真氣的修為。”商賜臉色更加蒼白。

“這狼孩他的話半真半假,但得了了不起的機遇是肯定的,也不知道他清不清楚我和山魈部落勾結的事情。”商威眯起眼睛。

“為什麼那個廢物可以得到奇遇,不是我!!”商賜不甘心,身上的傷口更痛。

“不要再叫了,簡直丟我商威的顏麵。”商威看不下去兒子那殺豬一樣的慘叫,五指張開,掌心灼熱如烙印,商賜痛得臉都扭曲,汗水滾燙,可是不敢再吭一聲。

好一會,傷口的羽毛全部被吸了出去,融化在商威的掌下。而商賜像死過了一次,虛脫的全身都在顫抖。“父親,你這招孩兒從冇見過。”

“哼,這是焚心印,離天訣我藏的一招,等會我傳授給你。”商威道:“這次幡旗守護,我們要改變計劃了。”

商賜看著父親。

“這次殷商派來使者去朝歌,事情已經有變,就讓商乞女兒和狼孩自相殘殺。”商威冷笑一聲。

“請讓孩兒去做,孩兒一定要報仇!”商賜咬牙切齒。

“嗯,你這次若是搞砸了,你就自行了斷吧。”商威冷漠的說。

商賜一愣,點點頭。

求個支援。。。。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