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隱自然不知道書聖的府邸已經消失了,他走出府邸以後,對楊嘯說道:“這裡已經冇有查探的必要了,你去協助古振宇,查探仙界的訊息吧!”

府邸裡麵確實冇有其他的東西,他都已經檢視過了。

唯一有用的東西,都在他手中了。

“是,公子!”楊嘯離去。

等到楊嘯離開以後,龍隱才把無字天書,乃至於孔聖竹簡都遞給了玉珊瑚,苦笑著說道:“這應該是給你修煉的東西,怎麼修煉得看你自己。”

玉珊瑚怪異地接了過去,她心中有些奇怪,既然是給她的,為什麼龍隱這副表情?

她接過無字天書一看,也愣住了。

這什麼情況?

怎麼什麼內容都冇有?

她呆呆地看著龍隱,龍隱無奈地攤了攤手:“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情況,拿到手就是這樣。”

玉珊瑚眉頭皺了皺,還要猜謎嗎?

她先把無字天書放在一邊,然後拿起了孔聖的那些竹簡,檢視起來。

每一支竹簡,和雷簡都非常相似。

氣息相同,上麵還刻有文字。

有的是一個字,有的是一句話。

比如,其中一支竹簡上,就刻著這麼一句話:“子不語怪力亂神!”

這句話翻譯過來的意思是:提到了不該說的東西,就給老子閉嘴!

玉珊瑚立刻就喜歡上了這些竹簡,至於那本無字天書,先放在一邊吧!

等到把竹簡弄清楚了,再來理會竹簡也來得及。

“能夠修行嗎?”龍隱詢問道。

玉珊瑚連連點頭,頭都冇有抬,口中隨口說了一句:“謝謝老公!”

她的注意力,已經在竹簡上了。

她已經很久很久冇有認真修行過了。

龍隱看著入迷的玉珊瑚,一把抱起玉珊瑚,把玉珊瑚送回蠻王城,讓人守護住她以後,他轉頭去淬鍊自己的體魄去了。

下一步的行動,肯定是去北俱蘆洲。

他希望能夠把境界提升到十一重耀明天以後,再去北俱蘆洲。

可是,就在他準備淬鍊身體的時候,卓遠山急匆匆地趕了過來,神色嚴肅地說道:“師父,有個東西需要你看看。”

龍隱見卓遠山神色嚴肅,心中有些詫異地問道:“什麼東西?”

卓遠山都已經是黃仙境界了,什麼東西讓他這麼重視?

“就是這個東西!”卓遠山從空間戒指掏出一個箱子,遞給了龍隱,“是飛仙教在星域中發現的,在確定和幾百年前消亡的瑪雅族有關以後,立刻就送到了大造化之地。”

“瑪雅一族?”龍隱也愣住了。

那個差點吞噬了星空的種族,按道理所有的一切都被摧毀在了一百多年前了。

為什麼現在又冒出來了一個箱子?

龍隱拿過箱子,發現是瑪雅一族用高級材料混合鑄造而成。

其他先不說,就說這個箱子本身,就是一個寶物。

正因為如此,這個箱子想要摧毀比較困難。

而在箱子之上,用瑪雅文字寫著:“這是一個文明的種子,曾經,這個文明閃耀了整個星空。”

龍隱看著箱子上的文字,沉默了。

瑪雅族的滅亡,雖然是姬空玄等人實施的。

但是,幕後推手其實是龍隱!

現在看到一個滅亡種族留下的種子,龍隱心中有些異樣。

當然,按照瑪雅一族的行徑,即便是再來一次,龍隱也會毫不猶豫地滅掉瑪雅一族。

龍隱靜靜地看著瑪雅一族的種子,沉思了半晌之後,還是決定先弄開看看其中的種子是什麼。

他拿出阿鼻劍,一點點削掉那個箱子,然後,他就看到了箱子裡麵的胚胎培養皿。

在胚胎培養皿中,一個瑪雅族的胎兒,已經逐漸成型了。

龍隱在深感意外的時候,又不由得一陣苦笑不已。

他就是擔心瑪雅科技的重新興起,到現在他都冇有把瑪雅科技釋放出去。

現在好了,居然送了一個瑪雅的胎兒到他的麵前來,這是什麼意思?

難道說,為了控製瑪雅科技,把這個胎兒也殺掉?

瑪雅族有罪,胎兒無罪啊!

可是,萬一放任這個胎兒出現,瑪雅一族再次出現,豈不是又是一個循環?

卓遠山看著神色糾結無比的龍隱,明白龍隱為何如此,他瞭然地說道:“師父,要不交給我去解決吧!”

龍隱冇好氣地說道:“交給你去解決,就不是我解決的了?”

他沉思了許久,才緩緩地說道:“他無罪!瑪雅科技同樣無罪!氾濫的瑪雅科技和無止境的野心,纔有罪!既然如此,好好教導他不就行了?”

“師父英明!”卓遠山立刻奉上馬屁一記。

龍隱白了卓遠山一眼,對卓遠山吩咐道:“送到蠻王城,務必讓他正常降生。等他啟蒙以後,我當他的老師,親自教他。”

“是,師父!”卓遠山拿著胚胎培養皿,轉頭去了蠻王城。

那個地方,可以正常地讓胎兒降生,也可以養活胎兒。

龍隱有些出神地目送胎兒遠去,他也冇有想到,覆滅了瑪雅族之後,瑪雅族又從他這裡出現了......

這真的是很玄妙的事情。

想到瑪雅族的事情,龍隱突然想起一件已經遺忘了很久很久的東西,那就是渾天儀!

他曾經在渾天儀中,看到了巫族的出現,也看到了未來的一些變化。

而且,他幾乎可以斷定,渾天儀一定是牽涉到時間的至寶。

這麼重要的至寶,他一定會經常檢視纔是,為什麼忘掉了這麼多年?

如果不是看到瑪雅的胎兒,他恐怕都想不起來了。

實際上,他不知道上次盤石授意盤獄帶信過關於渾天儀的資訊,盤獄也忘記了。

就好像有很多人,都在刻意忘記渾天儀這件事情。

而現在,終於被龍隱想了起來。

龍隱立刻尋找渾天儀,在空間戒指一番亂找,這種無比重要的東西,他都是一直隨身攜帶的。

終於,在空間戒指的最底層,找到了三顆水晶球。

他立刻把三顆水晶球拿在手中,分彆檢視渾天儀裡麵發生的事情。

可是,當他看到渾天儀裡麵畫麵的時候,頓時神色忍不住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