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她真的不甘心,郡主將生意的事兒交給她,顯然是因為對她信任,蘇若若就是薑妙的小迷妹,怎麼可能會讓她失望呢。

“不會,我可以學,郡主都說我聰明學東西快,這做生意肯定也一樣!”

“你!”

女兒一直在拆她的台,蘇母臉色都不好了。

“我這是為你好,不然你自己胡來弄壞了郡主的事,到時候娘可保不住你!”

有青蓮在,蘇母不好意思教訓女兒,隻能低聲罵她。

她現在心裡也有點怨薑妙,她好好的女兒都被帶壞了。

彆人家的小娘子琴棋書畫女紅樣樣精通,隻有她家這個,明明有著一手好繡活,卻連針線都不願意拿。

她打也打了,罵也罵了,完全不管用。

蘇母都要放棄了。

“我不用孃親保,我也不會給郡主惹禍的!郡主讓我幫忙,肯定是有需要我的地方,對不對青蓮姐姐?”

她現在正著急跟孃親抗衡呢,如果能得到薑妙的支援,她就不用怕她娘了。

蘇母被她氣得臉都青了,要不是顧及青蓮在這,她怎麼也得將女兒教訓一頓。

青蓮也看出她們母女兩人因何生氣了,蘇夫人恐怕是要蘇若若離開女院,回到閨閣中來。

她說不出心中的失望,但青蓮知道,如果主子在這裡,一定會幫蘇娘子一把。

她表情依然笑著,隻是眼神帶了鄭重。

“蘇夫人先聽奴婢說完再做決定,這事對蘇娘子來說也是好事一樁。”

“哦?”

蘇母並不信青蓮的話,但她還是耐著性子聽她開口。

母女兩人一起看向她,青蓮徐徐開口。

“我家主子聽說蘇娘子繡活好,所以想讓她帶一批繡娘出來,主子跟蘇娘子一起合開成衣鋪子,以後瓊州城的女子穿的衣服都是咱們做出來的……”

“成衣鋪子?”

蘇母本來以為薑妙又是讓蘇若若教瓊州女子讀書呢,在她看來,女子根本就不用學太多的詩書字畫,聖人都說了女子無才便是德,有學字的功夫還不如學點繡活呢。

薑妙這個想法,就正好合了蘇母的心意。

蘇若若教人繡活,自己也能勤快點,而且大家穿得衣服都是她教出來的,說出去也是對她名聲好。

更彆說,跟薑妙合作,蘇沈兩家就相當於緊密聯絡在一起了,賺錢不說,她家若若也能跟真正的權貴扯上了關係。

這對蘇若若嫁人都有著極大的幫助。

蘇母越想越興奮,不等蘇若若說話呢,她就先答應下來。

“勞煩青蓮姑娘回稟郡主,這活若若能乾!”

“娘?”

蘇若若哪裡見過她娘這樣,簡直是迫不及待,不過她的繡活能幫郡主也是好事,她心裡是願意的。

“怎麼,你不願意?不願意以後就哪裡也彆去,在家待著吧。”

蘇母最知道怎麼拿捏自己的女兒,果然蘇若若撇了撇嘴,不服氣的說道。

“誰說我不同意了,我明天就去郡主那幫忙,不,今天!”

說著,她就要跟青蓮離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