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黎月的話還冇說完,一旁的房門就“砰”地一聲打開了。

淩果直接從房間裡衝出來,激動地抓著林嬈的雙手:“林醫生,怎麼樣了?”

“那個韓敘他......”

她看著林嬈,眼眶不知不覺地就紅了:“他......是江冷嗎?”

看著淩果可憐楚楚的模樣,林嬈默默地咬住唇歎了口氣,伸出手去握住了淩果的手:“淩果,你先跟我說,你現在的身體怎麼樣了?”

距離淩果心臟移植到現在也不過兩個月的時間而已。

林嬈怕自己說出來的事情她的心臟接受不了。

“我很好。”

淩果咬住唇,淚珠從眼角滾落:“林醫生,您儘管說。”

“我撐得住的。”

看著淩果的眼淚,黎月隻覺得自己的心臟像是被什麼狠狠地抓著一樣,鈍鈍地疼。

她走過去,拿起紙巾輕輕地給淩果擦掉眼淚:“果果,不管怎麼樣,都要麵對現實,好不好?”

淩果點了點頭,熱淚再次從眼角滑落,滴滴地落在黎月手裡的紙巾上。

兩個人現在的模樣,讓一旁的林嬈忍不住地歎了口氣。

她定定地看著麵前的兩個人,長舒了一口氣:“我已經把韓敘的DNA送到檢測中心去檢測了。”

“結果明天就出來了。”

“到時候......”

女人歎了口氣:“我們就知道,韓敘到底是不是江冷了。”

“雖然我現在心裡已經有了判斷,但是我覺得,隻有在得到了不能推翻的證據之後,才能下定論。”

林嬈的話,讓淩果微微地怔了怔。

一瞬間的失落閃過之後,她的眼裡又閃過一絲的欣慰:“也好。”

“還是林醫生您考慮地周到。”

“的確是......DNA鑒定結果,更有說服力。”

她所看到的傷疤,手上的老繭,都是可以找藉口解釋過去的。

但DNA不會。

看著淩果的情緒穩定了下來,林嬈這才歎了口氣,繼續緩緩地開口道:“不過,我剛剛遇見了一個熟人。”

“熟人?”

“米柯。”

林嬈勾唇,抬眼淡淡地掃了淩果一眼:“韓敘找我,是揹著米柯和米家人的,所以他帶我去的,也是他自己的一處隱秘的私宅。”

“但是我們剛剛在私宅裡麵看病不到一個小時,米柯就出現了。”

“她比之前在江冷手底下混的時候還要粗魯,直接一腳踹開了房門。”

“她還把我當成了淩果,讓韓敘不要聽我的話。”

說完,女人站起身來,淡漠地開口:“她這樣的行為,讓我不得不懷疑,這個韓敘,就是江冷。”

“否則的話,她根本不必這麼著急。”

“因為按照韓敘的生活軌跡,他從未離開過塞城,更不可能和淩果產生交集,米柯有什麼好怕的呢?”

淩果咬住唇,雙手默默地握在了一起:“林醫生。”

“我是說如果,如果DNA的鑒定結果出來了,顯示韓敘就是江冷的話......”

“您能幫我解釋解釋,在江冷的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嗎?”

“因為......”

淩果咬住唇:“因為我今天和他接觸的時候,很多時候,他的行為和說話習慣,是和江冷完全不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