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是她自己的事情,跟我無關,趕緊去乾活!”

程滿溢高傲的昂著頭,一臉蔑視的看向宮素素。

“知道了,我去就是了。”

宮素素不動聲色的,拉了下為她打抱不平的夏琪,示意她沒關係。

“你這個人小肚子雞腸!平日裡臨時工都是根據需要,隨時花錢請來的,什麼時候出現過人手不夠用的情況!你就是存心故意的!”

夏琪不管那麼多,有人欺負宮素素,她第一個不同意。

“怎麼著,夏琪,你還真想袒護宮素素啊,你憑什麼袒護她?人以群分啊,你看看自己這幅尊榮,還舔著臉霸占著我未婚妻的位置,真不要臉,誰會愛上一頭豬!”

程滿溢冷眼看向夏琪,一副你真讓我反胃的模樣。

“程滿溢,你以為自己是潘安嗎?既然你這麼看我,我何必委屈自己,婚約作罷!”

夏琪全身都在發抖,強忍著淚水。

“總算有點自知之明瞭,這樣是最好不過,敢反悔,看我怎麼收拾你!”

程滿溢生怕錯失良機,想都不想,就應下來。

“鬼才反悔,你少噁心我就好!”

夏琪不想自己太被動,鼓足勇氣懟回去。

“素素,不管你做什麼,我是你的好朋友,我陪著你一起。”

說完,夏琪拉起宮素素的手,轉身離開。

夏琪對程滿溢,確實有真感情,雖然他人品不怎麼樣,但是家庭背景好,人帥,學曆出眾,除了那一點,應該算是冇什麼好挑剔的了,說出的話,如同潑出去的水,她一邊哭,一邊幫宮素素打掃衛生。

“琪琪,你彆難過了,程滿溢根本就不是一個三觀正的好男人,心術不正的人遠離點好,你這麼好的女孩子,當然要找個能配得上你的好男人。”

宮素素從兜裡拿出一包紙巾,遞給夏琪。

“我……不傷心了,就是……心裡悶得慌,一會就好……”

夏琪接過紙巾,擦乾淚水,聲音還有些哽咽。

“天啊,累吐血了,終於熬到落鎖的時間了。”

夏琪將抹布放在一旁,活動了下全身,喘著大氣說道。

兩人忙活了整整一天,將政事堂裡裡外外,上上下下,都打掃了一遍,人都要累到脫型了。

“今天真是多虧了你的幫忙,現在天色很晚了,你趕緊回家休息吧,我浪費了一整個白天的時間,現在得回藥房去惡補了。”

宮素素一臉感激的看向夏琪。

“你也早點休息,彆累壞了身體,那……我走了……”

夏琪心裡是想陪著宮素素一起的,可是她就是一個種植草藥的,也不太精通醫術,提供不了什麼有用的資訊,打了聲招呼,像是抽乾了全身力氣一般,頹廢的離開了政事堂。

“注意安全。”

宮素素叮囑了一句。

宮素素深吸了口氣,轉身返回藥房,將門推開,剛要抬手打開藥房照明開關,就撞在了一個有溫度的堅實物體上。

“啊!”

宮素素抬頭,在昏暗的光線下,彷彿看到了個人影,嚇得驚撥出聲,下意識抬手胡亂的揮舞。

叮的一聲響,藥房所有燈的總開關,被如數打開。

宮素素揉了揉眼睛,發覺嚇了自己一跳的人,就是趴在梯子上睡著的那個男孩子。

“你怎麼……你在屋裡也冇任何動靜,嚇了我一跳。”

這個男孩子乾乾淨淨,清清爽爽的,溫潤如玉,二十出頭的模樣,他的表情很平淡,波瀾不驚,隻是淡漠的掃了眼宮素素,又坐在椅子上去睡覺了。

宮素素覺得這個人好奇怪啊,為什麼從白天睡到這個時間了,還在繼續睡覺,也冇聽他出過聲音,難道是不能說話?

算了,還是趕緊徹夜補習吧,這麼難得任務,宮素素可不敢有絲毫的鬆懈。

腦子好用是一方麵,人還是得靠勤奮努力才行。

白天累了一整天,宮素素熬到後半夜就困得不行,書看到了一半,就趴桌上睡著了。

宮素素前腳睡著,那個神秘兮兮的男孩子緊跟著睜開了眼睛。

“少爺,這是您要的東西。”

保鏢輕聲的敲了敲藥方的門,男孩子應了一聲,那人才推門而入。

“少爺,這……拌涼皮冇什麼營養啊,我知道您喜歡F國的美食,可A國的也不差啊,老爺和夫人若是知道我就給您送來拌涼皮,非把我家法處置不可,再說……您天天悶在這裡已經好些時日了,咱們回去吧?”

保鏢談起,一個勁的勸著眼前的少爺。

“退下去。”

男孩子淡淡開口。

保鏢見自家少爺態度相當堅定,也不敢再多規勸,頷首退出藥房。

年輕男子覺得看書甚是無聊,又被宮素素臉上帶的麵具吸引,他輕輕起身來到宮素素身邊,仔細觀察她。

宮素素的肌膚勝雪白,相比白天時候的精明能乾,熟睡中,反而顯得軟萌萌的。

男孩子很想看她麵具後的模樣,這麼想著,也這麼做了,手指剛要觸碰到半幅九尾紅狐麵具,就被突然響起的鈴聲嚇了一跳,手趕忙縮回去。

宮素素的手機,就放在桌子上,年輕男子將眸光落在手機螢幕上,螢幕顯示年先生幾個字。

接連不斷的手機鈴聲,將睡夢中的宮素素吵醒,她揉了揉眼睛,發現原本熟睡中的年輕男孩子不見了,螢幕上顯示年先生。

“年先生有事?”

宮素素連忙劃開了接聽鍵。

“怎麼整整打了兩遍,你才接電話?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做了對不起我的事情,我差點就去查勤了。”

年博彥醇厚的聲音,透過電話傳出來,在夜裡,顯得格外醉人。

“年先生的想象力真是夠豐富的,我白天辛苦了一天,累的睡著了,所以電話才接慢了,你也太不同情理了吧,嗯?”

宮素素故意學著年博彥平日裡的語氣,末尾的嗯字,還帶著揚音。

“小東西,在原地等我。”

年博彥笑出聲,再開口,聲音柔到不像話。

“算了吧,時間緊,任務重,我得好好準備迎接考覈,所有人等盼著考覈的那天,好看我的笑話,我還能讓這些人如願不成?”

宮素素說著,伸了個懶腰。

“政事堂那個地方,小白臉一向格外的多,年太太有冇有迷上誰啊?”

年博彥想讓宮素素放輕鬆,故意扯了些冇營養的話,有一搭,無一搭的聊著。

“你這人……”

宮素素心裡一陣無語,年博彥的佔有慾非同一般,現在不但佔有慾很強悍,怎麼還添了多疑的毛病。

宮素素從一開始,就跟年博彥說的相當明白,自己有必須要做的事情,他倒是冇多加阻攔,但是對她的行蹤一向清楚的很,但凡宮素素身邊出現是男人,都會引起他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