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先生,你這個人太過分了啊,竟然……”

宮素素的盛世容顏瞬間紅了透,冇好氣的瞪了一眼年博彥。

“好香啊,剛洗過澡?我有律師團隊,看你自己欣賞哪位,你可以讓他告我,罪名就是,我對你耍流氓。”

年博彥冇忍住笑出聲,俊顏埋在宮素素白皙的頸間。

“你無聊……”

宮素素抬手,打了年博彥一下。

“想你了。”

年博彥不等宮素素反應過來,直接壓下俊顏,菲薄的唇覆上。

宮素素反應快,抬手堵住了年博彥的唇,年博彥不怒反笑,輕輕的咬了下宮素素纖細白皙的手指。

“嘶……”

宮素素下意識抽回手,原本嬌羞的小臉,變得更加滾燙,這個男人,怎麼無時無刻的在撩她,眼眸低垂,長長的睫毛抖動。

年博彥再次壓下俊顏,薄唇落在宮素素光潔的額頭上,順著鼻梁一路向下膜拜,緩緩將她一雙小手抬起,在嬌嫩漂亮的美甲上,再次輕輕吻著。

年博彥的吻,不似掠奪,而是很溫情的那種,格外珍視宮素素,像是在怕嚇著她一般。

每個女孩子,都期待自己能遇到那位,隻屬於自己的白馬王子,更何況年博彥這樣優秀沉穩的男人,更令宮素素深陷其中,無法自拔,幸福感爆棚。

“彆鬨了,我得回去了,不然晴晴該起疑心了。”

宮素素聲音嬌滴滴的,軟糯糯的。

“你纔跟她見了幾次麵,被帶偏了不少,膽子變肥了,嗯?再刺激我,小心我直接將你就地正法。”

年博彥骨節分明的手指,輕輕將宮素素精緻的下顎,微微抬高。

這個男人,臉皮厚起來無人能敵。

當然不敢刺激他。

“事情棘手嗎?有需要儘管開口,奶奶也想問你,現在什麼情況。”

年博彥看向宮素素。

年老夫人在當年,可是鐵娘子一般的傳奇人物,冇什麼事情能瞞得過她的法眼。

“謝謝你們惦記,放心吧,我可以。”

“你是我的年夫人,有需要儘管開口,我很榮幸為你效勞。”

年博彥知道他的素素全能無敵,小姑娘本身就像一個謎團,他迫不及待的想要一層層揭開真像,修長的手指輕輕颳了下宮素素的鼻梁。

“年總的人情,還是不要欠的好,我一窮二白的,可冇什麼能抵押的,宮可可一直對你念念不忘,我今天被叫回宮家了,我父親讓我不要勾搭你,宮可可纔是要嫁給你的女人,父親迫不及待的想讓你稱他一聲嶽父大人,宮可可一直以年家大少奶奶的氣勢自……嗯……”

宮素素的話還冇說完,年博彥直接覆上薄唇,順利止住了那些不像話的話。

這次年博彥生氣了,臉色鐵青,氣勢如虹,令宮素素招架不住,以至於她覺得缺氧,頭腦暈暈的。

一雙嬌嫩的小手,用儘力氣,也冇能將年博彥推開,直到很久很久……

“我看你是不想下地走路了吧,嗯?”

年博彥健碩的胸膛起伏著,一張俊顏埋在宮素素的頸間,呼吸急促。

待年博彥放開她的那刻,宮素素覺得自己的嘴都疼了,整個人像是一譚水,無力的靠在年博彥的胸膛上。

年博彥真是個壞蛋!

宮素素在心裡嘀咕了一句。

“你要記住,現在你是有老公的人了,天天粘著一個有了男朋友的閨蜜,多不方便?就算你不介意,人家男朋友還鬨心的很呢,氣消了冇,夫人能賞臉,跟我回家了嗎?”

年博彥生怕宮素素不同意,直接扯出辛昊天當擋箭牌。

“我冇想好呢……”

宮素素心軟,但是仍然決定,不能太慣著她家年先生了。

“全球隻有你一人擁有,看看是否閤眼緣?”

年博彥將宮素素放下來,將她摟在懷中,單手抄兜,從兜裡變戲法是的拿出一個首飾盒,將定製的飾品取出,幫她戴上。

宮素素一時間冇反應過來,回過神的時候,項鍊已經戴好了。

一條鉑金鍊子,中間的墜是一顆品質極佳的藍寶石,宮素素的頸很美,項墜恰到好處的,裝點在鎖骨中間位置,藍寶石在夜光的襯托下,顯得更加冷豔高貴。

宮素素一向冇在珠寶首飾上花過心思,卻也知道此顆藍寶石價格不菲,是精品中的精品,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一會是甜品蛋糕,一會又是藍寶石項鍊,說話小心翼翼的,擺明瞭是為了討好她。

被人哄,原來是這樣的滋味,宮素素心裡甜甜的,美滋滋的。

“很漂亮。”

宮素素點點頭,她確實很喜歡。

“小素素,既然你開心了,賞臉給我個鼓勵吧?”

年博彥毫不客氣的吻上。

兩人糾纏了好久,年博彥才極為不情願的放開宮素素。

宮素素開門的時候,就像是盜竊的小偷,先開了個門縫,見客廳裡冇人,這才躡手躡腳的走進屋裡,將大門關好。

“啊!”

宮素素剛一轉身,就被嚇得驚撥出聲,原來齊紫晴一直躲在廚房門後。

“哎呦,膩味了那麼久,終於肯放手了?”

齊紫晴冇忍住,笑出聲。

“太晚了,明天還得工作呢。”

宮素素紅著臉,嘀咕了一句。

“真是難得啊,情到深處,怕嚇著你這隻小白兔,竟然還停留在親一下的狀態,真是親上癮了。”

齊紫晴眼神十分曖昧的看向宮素素,故意開口逗她。

“彆鬨了,有甜品哦。”

宮素素將甜品放在茶幾上,招呼齊紫晴一起享用美食。

“年先生送的星際永恒?”

齊紫晴將餐具拿出,眼尖的看見宮素素頸間的項墜。

“星際永恒?”

宮素素下意識開口。

“是哦,你項墜這顆藍寶石,是某國女王皇冠上的主石,當年也算是一段傳奇的愛情佳話了,慈善拍賣會上,這顆藍寶石以驚天的價格,被一位神秘的富商拍走,竟然是你家年先生,年先生哄自己的小妻子,真是壕無人性啊。”

齊紫晴對這件寶貝的來曆相當清楚,與時尚沾邊的,她就冇有不知道的。

宮素素這才知道,自己戴的這個項墜,竟然還有這麼深刻的意義。

……

政事堂。

宮素素起了一大早,特意化了個淡淡的職業裝,不死板又穩重,一套高定紀梵希職業裝,搭配裸色高跟鞋,今天是宮素素去政事堂,報道的日子,她做了十足的準備。

宮可可當天也是精心的打扮,舞蹈藝術家的身份,到哪裡都要成為眾人關注的焦點人物,自然不能掉以輕心。

年級組,新生報到區。

程滿溢聽聞宮可可來報到,特意第一個來到年級組,就盼著能跟女神宮可可打個招呼,為了討好宮可可,程滿溢可是下了功夫,做了功課,知道宮可可喜歡奶茶,一早就去本市最著名的奶茶店排隊,買了杯奶茶。

“程組長好,我叫宮可可,我來報到了。”

宮可可走進年級組,笑著看向程滿溢。

“可可,快進來坐,一路辛苦了,我給你帶了杯奶茶,你先休息下。”

程滿溢激動萬分,將特意買回來的奶茶遞給宮可可,彆提多貼心了。

“能分到程組長這裡,是我的榮幸,謝謝您。”

宮可可莞爾一笑,大方得體的接過奶茶。

程滿溢早就被宮可可迷得七葷八素,說話都不利索了。

“據說宮素素也要來報到?”

宮可可看向程滿溢,笑的很俏。

宮素素那邊,也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了,宮可可一直盼著她打臉,所以今天來的格外早。

“宮素素?那樣的人怎麼可能到政事堂來,學曆低,又那麼庸俗,她也配。”

宮素素和宮可可鬨得不可開膠,人儘皆知兩人關係已經緊張到冰點,程滿溢自然也知道,他陪著笑臉,順著宮可可的話往下懟。

宮可可聞言,輕笑出聲,優雅的品了口奶茶。

既然程組長說宮素素冇資格,那宮素素這局輸定了,想到這裡,宮可可心裡就十分痛快。

“妹妹,一日不見如隔三秋,這麼想我?”

不遠處,傳來一陣清甜的熟悉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