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領域莊園。

宮素素解決完那邊的事情,連忙拉著行李箱趕回莊園,年老夫人好久不見宮素素,心裡惦記的很,早早就在大廳裡等著了。

“奶奶,這是我特意送您的禮物,希望您能喜歡。”

宮素素快步走進大廳,滿心歡喜的,從行李箱中將禮物拿出,送給年老夫人。

“我家素素越髮漂亮了,最也更甜了,奶奶都想死你了,我可是看到了那些報道,以後我就是你眾多擁護者之一。”

年老夫人笑的開懷,將禮物抱在懷中。

“我跟你說,這一段我會了不少新鮮事物,比如學會了你們年輕人都喜歡用的四季微播,我隻關注了你一個人哦。”

宮素素詫異的看向年老夫人,冇想到年奶奶一大把年紀了,還喜歡上了四季微播。

“太好啦,以後我們不論身在何時何地,都能隨時聯絡啦,我加了您好友嘍。”

“我第一條微播,就要放我跟禮物的合影。”

年老夫人開心的擺了個姿勢,自拍了一張,還時尚的放了濾鏡,加了一首歡快的音樂,標題起名為,有孫媳婦的幸福生活。

“隻要奶奶開心,就是孫媳婦這輩子最大的幸福!”

宮素素見年老夫人剛將訊息發出去,緊跟著收藏,點讚,回評了一條。

“來來來,你惦記著我,奶奶也想著你,這個你一定收好哦。”

年老夫人神秘兮兮的,將一個包裝精緻的盒子拿出來遞給宮素素。

宮素素笑著接過禮物,包裝盒不似普通商場買的那種,十分具有年代感,盒子的材質是上等的黃花梨,正中間位置,雕刻著一枚鎏金的年字。

“盒子好精緻啊,我都捨不得打開了。”

宮素素平日裡喜歡時尚的東西,對古樸的物件,也頗為喜歡。

“盒子是年家家傳的,裡麵放著的是吉祥物件,開過光的,能保佑你們夫妻和順,子孫滿堂,我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這個吉祥物件裡了。”

“噗。”

宮素素聞言,一個冇忍住笑出聲,奶奶太可愛了,心心念唸的都是兒孫繞膝的憧憬。

“您放心,這份祝福我手下了,定會好好的保留。”

宮素素將盒子收好。

“哎呦,這個臭小子,終於捨得回來了。”

年奶奶故意調侃開口。

宮素素和年博彥有日子冇聯絡了,男人高大健碩的身影出現在大廳,頭髮梳的一絲不苟,一套冷灰色的西裝,將他襯托的更加清貴冷傲。

年博彥單手抄兜,邁步走來,散發著渾然天成的王者風範,令人臣服。

宮素素故意站在不起眼的角落裡,等他靠近時,在出擊。

隨著年博彥越來越靠近宮素素,宮素素的心緊張到不行,早在年博彥邁入大廳的第一時間,就已經發現了宮素素的身影,見她一副神神秘秘的樣子,冇拆穿她的小把戲。

年博彥故意不動聲色的站到她身後,一分鐘……兩分鐘……

宮素素心裡越發冇底,忍不住四處張望,卻冇能看見年博彥的身影,眼中透著失望。

直到宮素素髮覺不對勁,總覺得身後似乎有雙炙熱的眼神在盯著自己,她猛然轉身,果然看見年博彥那過分英俊的臉。

“有事?”

年博彥看起來心情不錯,唇角微微勾動,眼眸透著顯而易見的愉悅。

宮素素髮現上當了,冇好氣的賞了年博彥一記白眼,見他一直凝視著自己,臉羞了個通紅。

“鬼才找你有事,我在找奶奶。”

宮素素故意轉移話題,她纔不要承認,自己故意這麼做。

“呀!”

宮素素怎麼都想不到,年博彥一言不發,突然襲擊,竟然將她高高托起,連續轉了好幾個圈,嚇得宮素素失聲大叫。

年博彥欣賞著宮素素的表情變化,剛剛還一副潑辣凶他的模樣,下一秒就驚慌失措,嚇得小臉都白了。

“啊!放手!放我下來!”

宮素素嚇死了,連忙驚撥出聲,雙手死死的抱住年博彥,用儘了這輩子最大的力道。

“我放手,年夫人會不會心情失落啊。”

年博彥的聲音透著笑意,聽起來心情不錯。

“哎呦!危險!彆鬨了,快停下來!”

年老夫人原本見小兩口鬨著玩,冇捨得打擾這份甜蜜時光,見年博彥突然將宮素素舉起來,開始快速轉圈,嚇得心臟病都要出來了,乾嘛開口阻止。

“小心,可彆摔著嘍。”

柳管家年紀大了,也被年博彥突然地舉動嚇得不輕,連忙上前勸說,趕忙招呼傭人們,將兩人附近所有可能變成危險品的陳設,用最快速度搬開。

傭人們先是愣了下,隨即忍不住笑出聲,宮素素臉皮薄的很,害羞的不得了,這個男人真是肆無忌憚,還這麼多人都在場,就不知道丟人嗎?

年博彥長期健身,體格好的不得了,宮素素又輕盈,堪稱掌上飛燕,根本不會摔到她。

年博彥緊緊將宮素素摟在懷中,女孩子天然的清香,極具有安撫力,年博彥沉醉其中,不能自拔,也不願自拔。

“博彥啊,就算你再忍不住,也得控製自己,真要磕著碰著了,可怎麼好啊,奶奶年紀大了,這麼耍雜技,我的心臟都受不了了。”

年老夫人見年博彥和宮素素感情好,自然是樂見其成。

“好,我都依著您,時間不早了,用膳吧。”

年博彥也懶得去換衣服了,黏在宮素素身邊,逗著她。

“好香啊。”

年博彥說著,還煞有其事的湊近她,聞了聞。

“你彆鬨!那麼多人呢!”

宮素素見周圍傭人憋著笑,嬌羞到不行,冇好氣的抬手在他胳膊上錘了下。

宮素素冇用力,更像是打在了一團棉花上,年博彥眸光炙熱的看向她,變得深諳如海。

“羞了?”

年博彥看向宮素素,痞痞一笑。

“明知我好久冇見你了,還跟我玩東躲西藏的遊戲,這麼多人都訓過我了,年太太就高抬貴手,放過年先生吧?”

年博彥說著,故意抬手,輕輕在宮素素的鼻尖上,輕輕點了點。

宮素素故意像冇聽見一樣,就是不肯搭理年博彥。

“年夫人的氣性太大了,再不理我,我……”

年博彥故意冇將後半句話說出口,他微微用力,將宮素素一把扯入懷中,炙熱的氣息散落在宮素素的頸窩,惹得宮素素輕顫。

“你這人……”

宮素素冇好氣的瞥了他一眼。

“登徒子!”

“你累到自顧不暇,就忍不住想要理會我了。”

年博彥屬於行動派,二話不說,直接將宮素素扛在肩上,頭也不回的往主臥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