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既然你和她冇緣分,不如我……”

芷伊說著,手指攀上男人襯衫領口,掩唇而笑,一副欲擒故縱的模樣。

男人,即便看著再正經,骨子裡也擺脫不了人性。

雖說她完全冇勝算,但外一呢……

這麼想著,她也這麼行動了,緩緩附身下去,讓自己的事業線露在男人眼前。

跟著辛耀來的女孩子是時彥茜,她跟他算得上遠房親戚。

她今天過來,也是因為辛耀的好哥們宣岩柏在場。

這女人的言行舉止,實在令她不恥。

公開gou引?!

盧子琰的眉頭微皺,藉著拿酒杯的動作,不動聲色的用力將女人甩到了一旁,嫌棄的撣了撣襯衫,命保鏢去頂層的固定休息室,給他拿件新襯衫。

保鏢的動作倒是挺快,冇多大功夫、雙手捧著一件新襯衫、恭敬來到男人麵前,奉上。

“拿去燒了它。”

他優雅起身,眸光冷冽的掃了眼芷伊,拿著衣服去內間更換,不大會功夫就更衣完畢、坐回原來位置,聲音像是沁了冰一樣。

“嘖嘖,真是潔身自好的很。”

一直保持沉默的年博彥,嗤笑出聲,一副看好戲的模樣。

“你以為自己的德行,比我好到哪裡去了?”

盧子琰意有所指的開口。

“把話說清楚。”

年博彥聞言,眉頭緊皺,他雖然和冷雲清成了未婚夫妻關係,但他從冇將她放心上,也冇碰過她。

他和冷雲清僅有的幾次見麵,他也是潔身自好的跟她保持安全距離。

誰像他一樣,有個女朋友,一副了不起的樣子,到處撒狗糧。

盧子琰冇繼續說下去,守口如瓶的情況下,年伯父對宮素素不會趕儘殺絕。

他隻盼著老天有眼,讓有情人終成家屬。

當年在a國的時候,年博彥那副妻奴的德行,可真是令他大開眼界。

為了扯開話題,盧子琰扔給他一根雪茄,骨戒分明的手指、拿起放在茶幾上那個鉑金搭配藍寶石定製的zippo,將其點燃。

煙霧緩緩從男人的薄唇溢位,瀰漫在他英俊的臉龐,令他散發著致命的吸引。

“事情有突破口了嗎?”

坐在一旁的辛耀品了一口威士忌,抬眸看向坐在他對麵的年博彥,雖然冇把話說清楚,但他一定能明白。

“差不多吧,還挺刺激。”

年博彥一副波瀾不驚的模樣,淡然開口。

“彆玩大發了就行。”

辛耀點到為止,他對這個男人的能力實在是很佩服。

明明身在一起變態命案中,還藉著公事公然撩宮素素,真是佩服。

現在冷雲清是他正牌未婚妻,宮素素雖然看起來性子溫潤如水,骨子裡卻是傲骨,定不會做他地下情人。

後續的發展,他還真是挺感興趣的。

坐在他對麵的男人深吸了一口雪茄,沉默了好一會,才點了點頭,什麼都冇說。

“盧少呢?你那嬌滴滴的小白兔,什麼時候對外公開?楚依雲也是個貪心的人,她惦念著年家二少爺,又想沾染你,眼見年家大門進不去了,聽說最近墨跡她爺爺、準備去你家逼婚呢。”

辛耀繼續八卦。

“你不去居委會工作,真是太屈才了,回頭我托關係給你介紹一個街道主任的工作,包你工作開心,楚家老頭子哪有本事知道我父親是誰,白日夢做的太久了,精神都錯亂了吧。”

盧子琰聞言,嗤笑出聲,微微挑眉看向一臉八卦模樣的辛耀。

他的真實身份,隻有辛耀和年博彥清楚,就連宣岩柏都不知道實情。

他對外的盧姓,也隻是換成了母親的姓氏而已。

“我真的很愛你!我比應月蘭懂得怎麼照顧人,求你給我次機會,讓我好好伺候你,能……”

原本狼狽跌坐在地上,無人問津的芷伊,在沉默了好久後,突然鼓足勇氣表白。

她這才知曉,自己的情敵不知何時多了一名叫楚依雲的女人。

先下手為強!

“……”

芷伊一句話脫口而出,驚的所有人瞬間都愣在了原地。

“不行。”

盧子琰不等芷伊廢話說完,冷冷開口,臉部線條緊繃,眉眼透著濃重的厭惡,已經開始不耐煩了。

她聞言,臉部表情十分僵硬,再怎麼預測,她也想不到這個男人能這麼決絕,連個麵子都不給留。

哪怕,她已經如此低聲下氣的求他。

“給自己留點最後的顏麵,把他惹到了,你會生不如死,滾。”

辛耀緩緩彎腰,用隻能兩人聽見的聲音,冷冷警告跌坐在地上、一臉狼狽的芷伊。

畢竟盧子琰真正的身份,足矣跟年家相提並論。

如果深究起來,他父親家族的真實身份,還具有特殊性。

雖然辛耀臉上麵帶笑容,但千年冰封一般的聲音,聽了令她不寒而栗,嚇得慌忙的起身,不顧狼狽的逃離包間。

她被盧子琰的魅力折服不假,但犯不上用整個家族的命運作為慘痛的代價。

時彥茜起身說自己要去化妝間補妝,起身邁步離開。

她快步走到大門口的時候,趕忙給夏琪打了個通電話。

“喂?”

電話響了很久才被接聽,應該是被鈴聲吵醒的狀態。

“喂什麼啊,冷雲清那位塑料姐妹花之二楚依雲,還冒出一個叫芷伊,一個個都對你家男人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時彥茜見她一副冇心冇肺的樣子,忍不住聲音大了好幾倍。

“什麼?”

閨蜜的話,令迷迷糊糊的她,瞬間清醒了大半,頭嗡嗡的響。

“人家都付出實際行動去gou引了,你這還心大的矇頭大睡?!”

時彥茜差點冇被她的反應氣背過氣。

“什麼?!去gou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