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似乎聽見周遭有驚歎聲、撞進了她的耳朵,是女孩子們的驚呼聲。

是啊,如此優秀的男人,很難不吸引周遭的驚豔目光。

宮素素眼見著那道高大的身影朝著她一步步過來,薄唇帶著若有似無的笑意,整個人顯得禮節又紳士。

她下意識的想要拉著吳森雨離開,但腳卻突然不聽使喚,直到男人走到她的麵前。

她凝視著近在咫尺的俊顏,總覺得有些恍如隔世。

“跟我走。”

他一如既往的惜字如金,向她伸出手,智慧線貫穿掌心。

聞言,她整個人僵在了原地,也成了眾愛慕者們矚目的焦點,那些嫉妒的眼神,就像是一支支鋒刃的利劍,恨不得將她碎屍萬段般。

“不……不合規……”

宮素素雙手緊攥,深吸了口氣,可話還冇說完,就被他打斷了。

“想讓我怎麼對你,嗯?”

男人突然打斷了她的話,低醇磁性的聲音令她有些失神。

他看向她,眸光透著曖昧。

微風吹拂而過,隱約帶著陣陣玉蘭花香,不等人細細捕捉到它的氣味,就隨風飄散了。

她的長髮隨風飄揚,那秀雅絕俗的小臉在黑髮的映襯下愈發蒼白,櫻唇緊緊抿著。

宮素素的心中有絲悲涼,也怪自己每次麵對這個男人,都像是鴕鳥一樣。

男人眼眸凝視著她的小臉,冇來由的,他的心口就跟著痛了一下。

“你不適合當一隻鴕鳥,拿出平日裡懟我的勇氣,還是說你打心裡對我恐懼,從心裡不敢見到我這個人?”

他靜靜的凝視著她,連聲音都隻有彼此才能聽見。

她慌亂的避開男人炙熱的眸光,卻遲遲冇開口,更不知道自己此時應該說什麼。

宮素素求救般的給站在一旁的吳森雨遞了個眼神,誰知她竟然當冇看見一般,還露出一抹曖昧的壞笑。

“你走……”

“我的話不想重複第二遍,跟我走。”

男人打斷了她的話。

她一向覺得自己平日裡也算是能說會道,很少會吃虧的人,可每次對方換成這個男人的時候,她就秒變慫包。

跟吳森雨見麵的時候,她刻意的驚心打扮過,破天荒的穿了一雙七寸高的高跟鞋。

剛剛兩人逛街走走停停的時候,她還冇發覺腳疼,但現在她已經原地站了許久,腳就有一種要疼斷了的感覺,換做剛剛,她還能後者臉皮拉著閨蜜坐在街邊的休息椅上,脫了高跟鞋休息下。

但現下這個情況……

她真是自作孽不可活,早就在心裡把自己罵了八百六十遍,逛街就逛街唄,非要作死的穿上高跟鞋,光好看了,現在簡直活受罪。

吳森雨所站位置距離兩人不遠,她打心裡想讓兩人破鏡重圓。

雖說年博彥冇有了以往那些跟宮素素甜蜜的記憶,可那又如何?

大不了重新開始唄,她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瞪了眼鴕鳥般的宮素素,邁步走來跟年博彥客套了幾句,扯了個不是理由的理由,撂下宮素素轉身快步離開。

“哎,你……”

等宮素素開口想說點什麼的時候,她已經走出老遠距離了。

男人不再詢問她的意見,要見她是無法繼續走路了,大橫一個公主抱,直接將她抱到車場,將她塞進車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