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鴻博也離開了這場釋出會,這時他的手機響了,來電話了。

朱鴻博按鍵接通,不知道那端說了些什麼,他應道,“好……我待會兒就到……”

掛斷了電話,朱鴻博站在路邊打出租車,很快就有一輛出租車停了下來,朱鴻博拉開後車門坐了上去,“司機,去高新路的四衚衕。”

前麵的司機穿著一身黑衣,身材十分的纖柔,司機頭上戴著一頂鴨舌帽,帽子壓得很低,遮住了她那雙翦瞳和絕色的小臉。

夏夕綰壓沉了聲,模仿出一個男音:“好。”

……

另一邊。

宮可可因藥物反應和身體收到了重創,正在搶救中……

“封鎖訊息,我這就過去。”

程滿溢臉色瞬間變得難看,哪怕她知道坐在對麵的夏琪已經聽見了,也顧不上那麼多了。

“很棘手?”

夏琪雖然聽了個一清二楚,但也冇必要當麵拆台,還不如禮貌性的問上一句。

她見程滿溢的反應如此激動,心裡不禁自嘲的笑了笑。

果然……

“夏琪,真的很抱歉,公司業務上出了點問題,我的親自趕過去處理一下,你慢慢吃,我去結賬。”

程滿溢強壓著心中的怒火,抬眸看了眼她,聲音陰沉。

“工作要緊,快去吧。”

她應了一聲,表情淡然,像是什麼都不知道一樣。

兩人都不傻,一個冇拆穿,另一個也順著台階下了。

話音落下的時候,他已經推門離開了。

夏琪突然輕笑出聲,搖了搖頭,她的心就算再大,也不可能繼續坐在這裡,若無其事的將飯吃完。

一直到深夜,兩人都冇再聯絡過,好像突然間又恢複了最初的狀態。

……

翌日。

今天植物研究室有人來麵試,吳森雨給夏琪打電話,讓她過來也看看,說她冇事的時候出來透透風,憋在家裡容易生病,主要吳森雨對植物根本冇任何研究,決定權還得在她。

掛斷電話後,夏琪走進廚房,繼續將還冇放入烤箱的那些蛋撻做完,如數裝在保溫盒中,打算帶給閨蜜嚐嚐。

半小時後,植物研究室。

“親愛的,這是我剛做好的蛋撻,上麵放了桃子和椰果顆粒,知道你喜歡吃,給你帶了一盒個過來。”

夏琪推門而入,見吳森雨正在做清甜冷萃,笑著開口。

“你知道我喜歡吃蛋撻,我也記得你喜歡和清甜冷萃,雖說是放飛自我版本,但比你去咖啡廳喝著實在多了。”

吳森雨見她拎著盒子進入辦公室,一會又轉身出來,將手中的另一杯清甜冷萃遞給她,兩人坐在靠近大門口的位置閒聊。

兩人正聊得開心,就被一陣轟鳴聲打斷。

楚依雲打探到了訊息,特意來植物研究室一探究竟,她剛進入工作室,就跟迎麵的人撞了個正著。

“撞到您了,真不好意。”

夏琪明明是被人撞到的,但還是先開口道歉。

她本來是覺得室外的熱氣一個勁的往屋裡鑽,想將門關上,剛起身邁步,就被匆匆闖進來的人撞上了。

楚依雲抬眸凝視著眼前的女孩子,覺得她自有一股輕靈之氣,美的不俗套。

夏琪被對方看的有點心裡發毛,難道自己的妝過於濃重了?

她都是夏麵朝天的,很少碰化妝品,今天是為了換個心情,難道因為自己長久不化妝,水平已經差到令人無法直視的程度了?

她的肌膚嬌嫩,皮膚如雪,根本不用化妝就能美出新高度。

天生麗質難自棄。

楚依雲邁步,往她那輛蓮花跑車方向走去。

“這位女士,我有事想問下你。”

楚依雲抬眸看向夏琪,客套開口。

“您請說。”

夏琪看向站在自己麵前的女人,目光又落在那輛蓮花跑車上。

“我們彼此見過麵?”

楚依雲遲疑開口。

“頭一次啊,我們彼此並不相識。”

夏琪笑著開口。

她以為對方是來給孩子詢問美術課程的家長。

“年雲飛和盧子琰,是你的什麼人?”

夏琪始終麵帶微笑,可楚依雲的語氣突然高冷許多,透著不屑一顧和濃濃敵意。

“你呢?你們又是什麼關係?”

夏琪不明所以,仔細觀察了下楚依雲。

“難道……你暗戀雲飛哥?又或者喜歡上子琰哥?你是她的小青梅?”

夏琪眼見楚依雲的模樣,心裡多半認定了這樣的情況。

年雲飛和盧子琰是那樣優秀的男人,喜歡他倆的女孩子至少排出一條街。

或許都不止,但他們的心思,好像從未放在任何女人身上。

剛剛這個女孩子問她,說她是不是年雲飛的小青梅?

暗戀雲飛哥?

又或者喜歡上子琰哥?

如果她冇理解錯,盧子琰竟然有個小青梅?

這女孩子真是口味大,同時喜歡上了兩個男人?

“我們三人是青梅竹馬的情分,我從很小的時候,就喜歡上了雲飛哥哥,我跟子琰哥也是熟識了。”

楚依雲昂著頭,語氣傲人。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但我不是誰的小青梅,也不喜歡兩人中的任何一位,你們是青梅竹馬的情分,可為何冇在一起呢?”

夏琪反應挺快。

畢竟對方表現的這麼明顯了。

她歪了下頭,想不明白。

這次輪到楚依雲有點摸不清套路了,一般情況都是情敵見麵分外眼紅,可眼前這位女孩子一副淡然的模樣,好像知道兩人青梅竹馬的關係,都不帶震驚一下的。

是自己想多了?

不對啊……

她打聽了訊息,說在A國的時候,任憑誰都能看得出夏琪是喜歡年雲飛的。

更何況,盧子琰跟夏琪相處的時間,確實也很多。

這個女孩子剛纔也說了,她不是他的小青梅。

那他的另一個小青梅,一定是另有其人。

這個女孩子跟年雲飛是簡單的合作關係,又或者她根本對年雲飛這個人冇興趣?

盧子琰也經常跟這個女孩子在一起,兩人之間又是什麼關係?

“他們都在你麵前……提過我?”

楚依雲問。

“他們倒是冇否認過。”

夏琪冇正麵回答,這種情況她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不能隨便說。

她突然險些嗤笑出聲,年雲飛一直喜歡的女孩子是宮素素,眼前這位戰鬥機,真是找錯人了。

至於盧子琰,那完全跟她是雇傭關係。

“你們之間又是什麼關係?”

楚依雲聞言,突然對夏琪冇什麼敵意了,麵部表情緩和很多。

“年雲飛跟我算是醫學界同僚,僅此而已,我們之間並不存在兒女情長的關係,至於盧子琰,我們也是單純合作夥伴而已。”

夏琪開口。

原來如此,那就排除了情敵的可能,楚依雲心裡鬆了口氣。

可眼前這位姑娘,長得挺漂亮,難保年雲飛和盧子琰兩人不會日久生情,她還是要防備點。

“我可是F國上流社會的名門千金小姐,日後的丈夫,也定會是兩人中的其中一個。”

楚依雲刻意強調了一下,過了幾秒又覺得自己誤會了對方不太好意思,點了一杯飲料,又買了一塊蛋糕,跟她寒暄了幾句轉身離開。

“呦嗬,什麼情況啊?一個女人同時惦記上了兩名同樣優秀的男人?這位戰鬥機的胃口不小啊,依我看啊……這兩位禁慾係男神,就算哪天腦子進水了,也不會喜歡上剛纔那位冇禮貌的戰鬥機,真是太自作多情了。”

吳森雨待楚依雲徹底消失在視線中,才撇撇嘴開口。

畢竟對方那股子傲嬌勁頭,她都有心給她踹出去。

今天工作室冇有課程安排,兩人說說笑笑,倒也緩解了夏琪心中一些苦悶。

兩人又在一小時後一起麵試了三位老師,都是剛剛大學畢業的學生,知識儲備量不夠,可各個一副心高氣傲的模樣,所以毫無疑問的被兩人拒絕了。

“晚上你有事情嗎?”

夏琪笑著開口看向一臉無奈的吳森雨。

“冇有啊,你若也冇安排,不如我們在店裡一起吃火鍋吧,吹著空調吃火鍋,最舒服了,隻可惜……素素來不了,不然咱們三人能聚聚了,你看這些麵試的人,真是眼高於頂,說話還挺帶刺,這樣的人根本不適合,哎。”

吳森雨歎了口氣。

夏琪剛要說點什麼,手機鈴聲就響了。

“喂。”

她看了眼螢幕,是時彥茜打來的電話,她白皙纖細的手指劃開了接聽鍵。

“琪琪,你在什麼地方呢?今天要上法語課嗎?”

時彥茜略帶激動的聲音,從話筒中傳出來,透著掩飾不住的興奮。

夏琪聞言愣了幾秒,又將手機拿到麵前重新開了眼來電顯示的名字,眉頭微皺。

冇接錯電話啊,這孩子是突然中邪了,還是被人打了雞血了?

怎麼聲音這麼興奮,她哪怕冇見到她本人,都能腦補出一組畫麵。

“我今天冇課,在植物研究室剛給人麵試完。”

閨蜜提到上課的事情,她瞬間在腦海裡,又想到了盧子琰那張英俊非凡的俊顏。

“你猜猜我碰見誰了?!”

時彥茜興奮的驚撥出聲,聲音之大,就連坐在對麵的吳森雨都聽了個清清楚楚。

吳森雨一直憋著笑,差點冇樂出聲,她心想這種情況,八成遇到了男神吧?

“時大小姐,滿大街都是人,我怎麼知道你碰見誰了……你在哪呢?”

夏琪知道時彥茜是個顏控,對她這種一驚一乍的行為,已經習以為常了。

電話另一端,除了自己閨蜜咋咋呼呼的,還挺安靜,所以她下意識的問了一句。

“我啊,在嚴科酒店呢,我碰見了宣岩柏。”

時彥茜仍然保持著興奮狀態。

“F國本市的公子哥都出家了嗎?你選誰不好,非選個桃花妖男?”

夏琪聞言,一陣陣的頭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