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琪心裡憋悶的很,這男人是真的挺豁得出去。

他不會在哪個女孩子麵前,都這樣吧?

她忍不住腦補畫麵,緊接著全身哆嗦了下,好惡俗!

又或許男人換衣服,不像女人一樣麻煩,也不怕被人看?

那也不能當著她的麵,就寬衣解帶啊!

剛剛他上車的時候,汗水打濕了衣衫,緊緊貼在他的肌膚上。

嘖嘖……

這身材,國際男模都比不過。

他一米**的身高,肌膚偏白,不似純亞洲血統。

他可能因為長期健身的原因,全身肌肉都很結實,冇有一絲多餘的贅肉,腹肌和人魚線,樣樣都有。

再配上這張俊朗非凡的俊顏……

夏琪下意識吞嚥了下。

咳咳!

她是瘋了嗎?

竟然在腦子裡想肖想他的家教老師?!

矜持!

要矜持!

“你可以轉過身了。”

“謝謝你的衣服,很合身。”

“你要不說是為了送人,我還以為你是按照我的尺寸買的,尺碼大小正合適。”

男人淺笑開口。

宮素素轉過身,下意識往他身上看去。

這一看,就移不開眼了。

盧子琰很少穿淺色係衣服,平日裡基本都是黑色,寶藍和灰色,如今上身是淺冷粉色的襯衫,配一條奶白色的褲子,倒是彆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真是應了那句: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優雅中又透著難以忽略的強勢。

“看傻了?”

“我從冇穿過這麼女人的衣服,料子上乘,就是心裡有點難受。”

“會不會……”

男人垂眸看著自己穿在身上的衣服,表情一言難儘。

“會不會什麼?”

她下意識脫口而出,夏琪倒是覺得挺好看啊。

這男人典型的衣服架子,哪怕偏白皙的肌膚,也絲毫冇有半分孃的感覺。

“有點……”

“變態?”

盧子琰說之前想了許多詞語,這顏色倒是挺好看,但在他的心裡,那也隻能是女人來穿。

穿在男人身上……

他能想到的詞,不是娘,就是變態。

哪怕是深紫色,他心裡都能接受。

又或許,這個顏色適合妖孽一些的男人。

例如他的好朋友,辛耀。

畢竟辛耀的給人的感覺就是長得邪氣,玩世不恭,又帶著點妖孽的桃花眼。

挺招女孩子喜歡。

辛耀:喂!你這個鋼鐵直男,你給我閉嘴,小爺這叫風流倜儻!

這是要送給她親哥的……

“你竟然說我哥變態?!”

夏琪怎麼都想不到他會這麼說,唇角忍不住抽動,腦子嗡嗡嗡的響。

不是……

她就不明白了,他穿著也同樣很好看啊,怎麼就變態了呢?

“是你自己一向隻穿深色係的衣服,淺色係的服裝能柔化人的性格,給人感覺就像是沐浴春風般的溫暖,或者是鄰家大哥哥的感覺,又或是女孩子心中的白馬王子。”

“可你竟然用變態來形容?!”

她心裡真是一陣陣的無語問蒼天。

直男的腦迴路,簡直了!

盧子琰深怕自己再說錯話,索性直接選擇閉嘴。

“你運氣不錯,我每週都會去遊泳,所以後備箱中的日用品,從不拿出去。”

夏琪想變戲法一樣,將座位靠背放倒,從後備箱裡拿過來一個整理箱。

吹風機,毛巾,洗髮水等,樣樣都有。

她的後備箱還有三桶蒸餾水,他若覺得頭髮難受,可以將空調開到最低,坐在車裡打開車門,將頭伸出去,這樣就能洗頭了。

畢竟男人的頭髮短,洗頭也是分分鐘的事情。

“你不用嫌棄我,毛巾是一次性的,每次用完就扔了,箱子裡這些備用的還冇拆封呢。”

她絲毫不懷疑這個男人的潔癖毛病,所以給他提了建議。

盧子琰聞言,確實眼神都微微發生了變化,快速斂下眼瞼,往整理箱中看去。

果然……

這女人是倉鼠麼?

竟然在車裡還備著這些……

“真的……可以?”

饒是男人什麼苦冇吃過,但骨子裡還是一副與生俱來的貴公子派頭。

冇辦法的時候,什麼都能忍。

但凡條件充足,絕不湊合。

他道了謝,想都冇想的展開了洗頭行動。

“……”

雖說夏琪不心疼這些東西讓他用,但這男人……

她就順嘴提了一句,他竟然真的洗上頭了。

她都要笑不活了,他這是……

“差點忘了正事,這情況你準備怎麼解決?”

夏琪突然想起來,趕忙開口詢問。

“我聯絡了執法人員過來處理,對方賠了你錢,剩下的走保險。”

男人一邊說,一邊將擋板從車窗上取下來,放回原位。

他管她們要修理費了?

她詫異看向坐在駕駛座位上的男人,可又覺得他乾不出這事。

“我冇要,是對方覺得很不好意思,非要作為道歉費,我受之無愧,就幫你收下來了,一會你告訴我賬號,我給你轉賬。”

男人淡然開口。

“直接在WX裡不就行了?”

她詫異看向他,覺得他真是老八股。

“為你省一點手續費。”

他一副理所應當的模樣。

她剛要繼續開口的時候,收到了一條簡訊,差點令夏琪將手機掉在地上。

“嗯?”

他微微挑眉,看向身邊反應頗為誇張的女人,不明所以的看向她。

“森雨出事了……”

夏琪的聲音都在忍不住的發抖。

出事?

她能出什麼事?

“程滿溢去工作室找我,我不在,森雨氣不過他這麼對我,跟他杠上了,還……”

“什麼?”

“動了手……”

動手?

饒是平日裡男人在沉著冷靜,在聽見動手兩個字後,破天荒的驚撥出聲。

他雖說不待見程滿溢,但公平點來說,他怎麼都不像是能跟女人動手的男人。

“也不算動手,就是程滿溢想進工作室,邊喝咖啡邊等我,森雨直接用墩布把他轟出去了。”

萬幸兩人都冇受傷。

這場麵,想想就挺壯觀。

“程少的臉真大,明明勢不兩立的情況,竟然還進去討杯咖啡喝?”

“不過你那位閨蜜,也算是女中豪傑了,怕是整個上流社會圈子,還冇幾個敢這麼對程少的吧?”

男人不厚道的笑出聲。

夏琪的工作室最開始隻是用來當研究室,後來閨蜜吳森雨也加入了工作室創業。

兩人合計一番,重新租了個兩層的店鋪,第一層除了平日裡教孩子們畫畫,也會出售一些小點心和咖啡這類的飲品,第二層的陽光房,改為研究室用。”

“盛夏炎炎,他想找我,又不好空坐在哪裡,買杯咖啡邊喝邊等,倒也是人之常情。”

夏琪無奈的撇撇嘴。

“我以為你會心疼他,程少的腦迴路真是清奇的狠,我若是他,你不在的情況下,一定轉身就走了,怎麼可能進去等你還買杯咖啡,不是等著被你閨蜜轟出去?”

男人一副他就這腦子,就這智商,你究竟看上他什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