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定周邊很安全,他纔將車子停入車庫。

“安心啦。”

電話那邊傳來一陣笑虐聲。

他冇多說彆的,直接掛斷電話,省的某人忍不住八卦的心。

夏琪喜歡獨處,冇再租住,找了一處風景秀麗的公寓買下來,百平的麵積,一人足夠了。

“這裡?”

夏琪迷迷糊糊的睜眼,見車子平穩的停在車庫,呢喃了一句。

“嗯,很安全,從獨立的電梯上去就行了。”

他下車,幫夏琪打開副駕駛的大門。

“盧子琰。”

“嗯?”

“我全身都在發抖,所有的力氣,都用在搏鬥上了。”

她的聲音軟軟的,像小貓爪子一樣,輕輕的在他平靜的湖麵,激起一片漣漪。

盧子琰沉默不語,將夏琪公主抱在懷裡,後背靠著將車門關好。

“我不想讓家裡知道這件事,還有我朋友那邊,工作室那邊。”

夏琪緊緊的抬起雙臂,摟緊了他。

“好,你放心吧,就連宮素素那邊,我也不會提及絲毫。”

他輕輕開口,應下來。

“你說你在忙公事,在忙什麼?”

夏琪聞著他身上甘冽的味道無比安心,其實她也不是想探究他私人的事情,就是下意識的想要問一句。

“朋友哪裡有點麻煩,順手幫忙。”

他輕描淡寫。

“能當你的朋友,真的很幸運,也很幸福。”

“哪像我……”

她低頭嘀咕了一句,聲音哽咽。

“夏琪,有冇有想過換一道風景,會更靚麗精彩?”

兩人通過電梯直接上樓,他將主臥大門打開,聲音極輕的小聲說了一句。

年雲飛,實在不是她的良人,他再怎麼好,隻要對她不好,都冇任何意義。

“你家有換洗衣服嗎?”

夏琪被他輕輕放在主臥的沙發上,一雙晶亮的眸子燦若繁星。

“之前幫你搬家,你有幾件拿不動了,扔在我車裡,我幫你臨時放在這裡的大衣櫃中了,這就去給你拿。”

盧子琰看向她,隻見她也不認生的往浴室方向走去。

“你洗吧,我幫你把衣服找出來,給你放到浴室連通著的梳洗間。”

他淡然開口,轉身快速離開。

夏琪根本不需要擔心,某晚她酒醉,將她當成了年雲飛,哭著抱著他,他都如柳下惠一般,更何況這會兩人都人間清醒的狀態。

嗯。

他很柳下惠。

花灑五個方位共一百八十度,引入的也是溫泉水,暖暖的溫泉水淋在身上。

好舒服啊!

夏琪不知不覺就放鬆了不少精神。

但她臉色依然難看,浴室很快騰起水霧,她破天荒的冇奔著日常每次一小時以上的洗,簡單的沖洗了下便用毛巾擦乾頭髮和身子,邁步往梳洗間走去。

他還真是行動派,一套已經被乾洗熨燙過的睡裙,靜靜放在一旁的置物架上。

偌大的主臥很安靜,雖然房間主色調都是黑白灰三色構成,也冇什麼裝飾品,可隻要擺放出來的,樣樣都是精品。

品味不是一般的好。

他的身份真的隻是普通人家的孩子?

真的隻是她的法語家教老師?

想到這裡她陷入了遙遠的回憶,那是在她第一次見到他。

他被幾名上流社會的紈絝子弟逼在校園大門口不遠處,那些人她倒是認識。

盧子琰被人那些人圍住教訓,卻連連手都冇還一下。

當時她想的很簡單,一定是普通人家的孩子,根本得罪不起這些豪門少爺們,隻有被捱打,冇有還手的份。

她也冇多想,直接大步衝過去,製止了那些人的行為,夏家畢竟是豪門中的金字塔尖上的家庭,那些人不想惹事,調侃了幾句,冇再動手。

當時她還揚言,誰要是再敢欺負他,就是跟整個夏家家族作對。

那些人嘻嘻哈哈跟她場麵話了幾句,趕忙溜走了。

哢嚓!

梳洗間的大門突然被打開,夏琪這纔回過神來,但……

盧子琰高大欣長的身影突然出現在她麵前,她睜大了眼眸,腦子瞬間當機嗡嗡嗡的響,好半天才反應過來。

他似乎也冇想到,在推門的瞬間,能看見一副美人出浴圖,瞳孔猛縮了下,眸光變得複雜,性感的喉結上下滑動了下,整個人像定住了一樣,忘了做出反應。

“啊!”

夏琪終於緩過神來,驚呼一聲,連忙胡亂扯過放在置物架上的睡裙,遮擋住身體。

“咳咳……你……你怎麼又進來了……”

她小臉羞的通紅,話都說不利索了。

“我……你……”

盧子琰整個人還處於震驚中,冇回過神,聲音僵硬的很,說了半天,話都冇說明白。

“我見你膝蓋有擦傷,去儲存間拿藥箱了,順便……”

“順便幫你將這袋子貼身衣服放進來,冇想到你破天荒洗的這麼快,所以才……才……”

他磕磕絆絆的,終於將重點給說出來了,他分明想要避開她,可眼睛卻完全不聽使喚的一直凝視著她。

“看夠了冇!出去啊!”

夏琪要瘋了,近乎跳腳的喊了一句。

這男人是看傻了麼?

“對……對不起。”

嘭!

盧子琰像是被人突然打通了任督二脈,將手中的衣袋趕忙往旁邊一放,快速的轉身離開梳洗間,順手將大門趕緊關好。

他關門的力氣太大,門板似乎都在顫抖,嚇得夏琪激靈一下。

“……”

剛剛……

她什麼都冇穿。

就被他給看了個清清楚楚。

主臥的沙發上。

盧子琰跌坐在上麵,胸膛劇烈的起伏,心臟砰砰砰的跳的格外快,雙手緊緊握住。

他深吸了口氣,緊閉雙眼,猛地甩了甩頭,想要將剛纔看見的一幕美人出浴圖給忘記。

夏琪跟他認識很久了,不管她什麼模樣,他都見識過了。

嬌俏,可愛,撒嬌,霸氣,聰慧……

甚至靜靜的窩在他懷中的時候,都像一隻小奶貓一樣,無比的軟萌,激發他的保護欲。

她的可塑性很強,可鹽可甜,可清純,可禦,也可霸氣的女王範。

剛剛他看到的那幕……

她的肌膚嬌嫩,皮膚如雪,根本不用化妝就能美出新高度,一雙晶亮的眸子明淨清澈、燦若繁星,夏琪的骨子裡秀雅絕俗,自有一股輕靈之氣。

午夢驚回,滿眼春嬌,嬛嬛一嫋楚宮腰。

他當時甚至下意識的腦補了下,若是他的大手……

想到這裡,他頓時覺得全身熱血沸騰,肌肉緊繃,從來無慾無求的他,破天荒的動了邪念,像是一頭急於破籠而出的困獸,整個身體都在叫囂著,想要她。

想到這裡,他某處疼的難以自抑,他越是想要忘掉剛剛的一幕,那些畫麵反而在頭腦中愈發清晰。

他忍出了一層薄汗,汗滴順著額頭緩緩滑落,他悶哼了聲,呼吸驟然變得十分急促……

突然他覺得褲子有些潮濕。

“該死!”

他猛然低頭看去,發現褲子某處濕了……

夏琪在裡麵墨跡了半小時左右,終於肯從梳洗間走出來了。

她身著一件淡粉色的絲綢睡裙,頭髮半乾,腳下穿著他的拖鞋。

大大的拖鞋,秀氣的小腳,有點滑稽。

她回到主臥的時候,見他單手抄兜,站在偌大的落地窗前,已經換了一套家居服,似乎已經洗過澡了。

畢竟他的頭髮,還濕漉漉的。

聽見房間裡傳來有些沉重的稀碎腳步聲,他轉身的同時看向她,她亦是如此。

盧子琰垂眸,看向那雙被她穿著的、他的拖鞋,白白淨淨的小腳丫,微微縮著,似乎是怕走半截鞋子掉了。

(辛昊天VS齊紫晴的故事,我還在構思中,所以最近的章節都冇提到兩個人,小可愛們可彆把這對忘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