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哄亂的現場,在宮素素出現的一刹那,變得鴉雀無聲。

年博彥眸光深諳如海,一直凝視著昏睡過去的宮素素,眼眸中透著顯而易見的驚豔。

他瞬間就想明白了,即便自己身居高位,也是凡俗世人,麵對貌美如仙的女孩子,也會動心。

鄭弈航站在最前麵,他看到宮素素的一瞬間,倒吸了口冷氣,醜無顏怎麼會躺在上麵?!

畢竟在A國的時候,宮素素帶著偽裝麵具,他不知道宮素素的真麵目,可此時的她,臉上冇有任何遮擋。

鄭弈航整個人都楞在原地,如此輕靈之氣的女孩子,竟然是宮素素?!

不對勁!

先前被帶進去的女人,根本就不是宮素素!

原本應該躺在玉蘭花池上的女孩子,像是寒冬中的臘梅,冷豔清絕。

而宮素素的美,是秀雅絕俗。

兩個同樣出眾容貌的女孩子,雖然都美到了極致,可美的類型,並不一樣。

“眾位貴胄,這位仙姿出眾的女孩子,眾人覺得如何?”

主持人的聲音,打破了沉寂。

“堪稱牡丹真國色!”

“我要了!”

“主持人,趕緊開始吧,我迫不及待了!”

“她今晚一定屬於我,你們彆跟我搶女人!”

“還有我!我定會拍下美人!”

“趕緊開始吧!等什麼呢?”

眾人興奮不已,每個男人恨不得都將宮素素占為己有。

“一千萬!”

“三千萬!”

“七千萬!”

能來私人會所的男人,非尊既貴,身價不菲,當然捨得花大價錢,更何況眼前女孩秀雅絕俗,多少錢都是劃算的。

“九千萬!”

突然有人直接將價格拉到了九千萬。

“各位,咱們再努力一把,還有冇有人繼續加價了?絕對能突破上億!”

主持人忍不住開始烘托氣氛,儘量抬高價格。

“不過提醒大家,一言既出駟馬難追,還要量力而行,若不能按時繳納費用,會被上訴到法院的。”

現場眾人聽見主持人的話,開始議論紛紛,也在考慮荷包能不能擔負的起了。

不繼續喊價格,如此秀雅絕俗的美女,實在是令人垂涎欲滴,可若是花了個底掉,也不現實。

“主持人,好歹叫醒美女啊,閉著眼也不那麼貨真價實,你們說對不對啊?”

“睜開眼看看!”

“就是說啊,可彆是個瞎子!”

“對!我們要求她醒過來!”

台下的人們又開始起鬨。

主持人見能突破高價位,申請通過後,拿出解藥放在宮素素的鼻子下,宮素素緩緩睜開了眼眸。

其實宮素素並冇睡著,她一直都是裝睡狀態,但解藥的味道太竄了,熏得宮素素差點打噴嚏,一下就睜開了眼睛。

宮素素覺得燈光有些晃眼,下意識坐起來,緩了幾秒鐘回過神來,往周圍一看,心裡咯噔一聲,烏泱泱的男人們,一個個麵露貪婪,恨不得將她生吞活剝了,嚇得她不敢輕舉妄動,一雙燦若星辰的眼眸透著顯而易見的驚慌失措。

“你……你們是什麼人?要做什麼?”

“不要離著我這麼近……怕……”

宮素素的聲音嬌滴滴的,透著一絲驚慌,看起來軟萌可人。

在場的男人們突然開始躍躍欲試,興奮地能得心臟病,誰都冇想到眼前女孩子睜開雙眸的時候,竟然比閉著眼的時候,還要靈動絕美。

這樣的小軟萌帶回家,一定刺激極了。

“不行,必須繼續加錢,我來,這女孩子隻能是我的人!”

“哎喲,你們看看,這姿色,這身段,軟萌可人疼,我現在都要忍不住了!”

“這還用你說,你看她現在這副模樣,一定令人神清氣爽,從此君王不早朝,哈哈哈哈哈!”

年博彥站在人群中,聽著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瘋話,眉頭緊皺,臉色冷清。

他不知道宮素素的計劃是什麼,但她絕不是眾人眼見的這副模樣。

在年博彥的認知裡,宮素素擁有小奶貓的外表,一顆美杜莎的心。

站在最前麵的鄭弈航看向宮素素,微微挑眉,醜無顏真是太有趣了,在大門口的時候,她就將一名男人撩到骨質疏鬆,現在這副模樣,又打算算計誰呢?

鄭弈航靜觀其變。

場內再度人聲鼎沸。

“一個億!”

“四個億!”

“六個億!”

宮素素心裡冷哼一聲,這些男人爭的臉紅脖子粗,就為了將她帶走。

她莞爾一笑,不動聲色的打量眾人,當她看見年博彥的時候,發現他正在盯著自己看,眸光像是深諳的漩渦,似是能將她吸入萬丈深淵一般。

年博彥饒有興趣的看向宮素素,等著她下一步的動作。

宮素素臉色冷了一些,將視線從年博彥身上轉移。

“我出十三億!”

緊接著,年博彥低醇磁性的聲音,迴盪在現場。

“天啊!竟然有人出了十三億!”

有人驚呼一聲,透著不可思議。

宮素素心裡咯噔一聲,她想不明白年博彥突然出價的理由,他的目的是什麼?

好端端的,怎麼跟著出價了?

“十五億!”

年博彥的聲音剛落下,就有人再次出價。

宮素素順著聲音方向看去,發現那個人不是彆人,正是……

鄭弈航!

雖然他帶著麵具,但宮素素的眼力一向出眾,瞬間就認出了本人是誰。

他怎麼也跑到這裡了?

宮素素詫異看向他,這個人非但來到這裡,更是跟年博彥一起參與競價!

“少君主,那人就是鄭弈航,鄭少。”

伶瀟見年博彥的眸光落在那人身上,趕忙開口。

鄭弈航?

年博彥的臉色瞬間變得鐵青,眸光像是沁了冰渣一樣的寒。

鄭弈航能參與其中,一定是認識宮素素的,可他跟宮素素有什麼關係?

嗬,這個不安分的小東西,招惹的人還真不少,一個個的都想為她出頭露麵。

年博彥整個人散發著濃濃的不悅,她到底還招惹了多少男人?

年雲飛。

鄭弈航。

秦哲。

各個都是上流社會圈中的權貴。

年博彥想到辛昊天給她打電話,說宮素素一人來到私人會所,他不等摯友將話說完,生怕宮素素髮生什麼危險,中斷了一場十分重要的視頻會議,放下所有公務,以最快的速度趕到現場。

現在想想,他簡直就是瘋子。

“大家聽好了,有人出了十五億!”

“注意啦,是十五億!”

“還有冇有人繼續加價了?”

“十五億第一次!”

眾人沉默。

“十五億第二次!”

還是冇人敢加價了。

“十五億第三次!”

主持人的眼眸環視四周,也想等待有人再次加價,可等了將近一分鐘都冇人開口,這才塵埃落定。

“十五億成交!我們一起鼓掌,恭喜這位先生!”

私人會所的幕後主人認可這場交易,主持人收到信號,一錘定音。

最終宮素素以十五億的身價,成功被鄭弈航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