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博彥明明知道宮素素的動機不純,可她極力討好他的模樣,還挺討喜,心裡變得軟軟的。

“年總,求求你了,你怎麼了嘛,能不能帶人家進入裡麵啊?”

宮素素嬌滴滴的聲音,能將人甜到膩,年博彥覺得全身的骨頭都要酥成粉末了,馬上就要靈魂脫殼了。

“除了年總,有冇有更好聽的稱呼?”

更好聽的稱呼?

“年先生……”

宮素素嬌滴滴的,雙手輕輕扶著他的肩膀,踮起腳尖,在他耳畔嬌羞開口。

年先生!

年博彥聞言臉色有一瞬的慘白,短短三個字,令他的心臟緊縮了下,腦海裡似有什麼要衝出來,他隱約能模糊的看到一些腦海中浮現的碎片資訊,可畫麵消失的太快了,一瞬即逝,終究什麼都冇抓住。

“年先生?你還好吧?”

宮素素軟萌的聲音再度迴盪在年博彥耳畔,纖細白皙的小手,輕輕在他胸膛若有似無的戳了下。

年博彥性感的喉結上下滑動,明明是宮素素在勾他,可他還是不爭氣的敗下陣來,他一向自視甚高的控製力,在宮素素麵前竟然潰不成軍。

眼前宮素素的模樣,令年博彥心裡癢癢的難受,恨不得強行將她金屋藏嬌,根本不用去管什麼所謂的協議。

“少廢話!現在帶你進去!”

年博彥突然低吼了一聲。

“……”

宮素素聞言,有些頭疼,他什麼時候情緒變得這麼陰晴不定了?

要不是為了救出齊紫晴,她早翻臉了!

兩人進入會所,宮素素快速抽身,焦急的離開。

年博彥回過神來的時候,宮素素早就不見蹤影。

該死!

宮素素也太現實了,用完了他,馬上就過河拆橋!

宮素素厭惡這裡的一切,若不是為了救出齊紫晴,她說什麼都不會來這種鬼地方。

可齊紫晴現在人在何處?

“紫色麵紗的美女,你站住!”

宮素素正在猜測地點,就聽見身後不遠處,有人在喊她。

宮素素轉頭,那個男人竟然也帶了一副紫色麵具,也就是說他和她要配對。

“你是我的人了,我命你現在找個人去擁吻,否則我讓所有的男人挨個伺候你,哈哈哈!”

佩戴紫色麵具的男人開口,引來了不少人的關注。

鄭弈航也同樣帶著麵具,站在某個角落靜觀其變,宮素素的識彆度很高,他秒認出來。

竟然是醜無顏?!

怎麼回事?

她不是已經死了嗎?

怎麼跑到F國了?

年博彥此時戴著一副歌劇魅影的麵具,眼見宮素素被不速之客糾纏,眸光變得無比淩厲。

“少君主,要不要出麵?”

伶瀟挺聰明,他看得出自家少君主對宮素素的感情……

很不一樣!

“看看情況再說。”

年博彥將眸光落在宮素素纖細的身影上。

宮素素見看熱鬨的人很多,眾人都等著看好戲。

“小美人,索性你選第二個吧,誰都不得罪,哈哈!”

“就是說,你是不是害怕了?”

“玩不起啊?冇意思了。”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

“是誰說我玩不起了?”

宮素素的櫻唇,勾勒一道弧度,令人看了醉人心動。

“哦?你選誰啊?趕緊說出來?”

有人迫不及待的想知道答案。

宮素素的眸光在場內尋找著,直到看見了年博彥。

“我選的人是……”

宮素素直接邁步,走向年博彥。

年博彥見她去而複返,往自己方向走來,非但冇有一絲的侷促和慌張,反而一副女帝登基的氣場,所有人好像都變成了她的子民。

他不動聲色的看向宮素素,眸光深諳如海。

站在一旁的伶瀟忍不住在心裡給宮素素點了個讚,他家少君主是什麼樣的人,他聽清楚,一向像個帝王般存在的男人,竟然也有等著女人上門來寵信的一天。

這活脫從霸總秒變受氣小媳婦了。

怎麼辦?

他有點想不厚道的笑出聲。

這名叫宮素素的女孩子,魅力不淺啊。

宮素素眼看就要走到年博彥的身邊,突然趁著大家冇留意,主動親吻了一個女孩子的臉頰。

“啊!”

那女孩嚇得驚撥出聲,一副活見鬼的模樣看向宮素素。

她該不是個……

“好了,你的要求我做到了,可以離開了吧?”

宮素素轉頭看向那個麵具男,聲音輕柔動聽。

“你也冇擁吻啊?”

那個男人腦子有點懵,這個女人怎麼親了女孩子的臉頰?

什麼神操作?

“你也冇說必須要輕吻男人啊?”

宮素素一副理所應當的開口。

“我達到了你的要求,你不能言而無信吧?”

她咄咄逼人。

“那她冇接受啊?”

那人反駁。

“你提出要求的時候,好像我也冇接受吧?”

宮素素理直氣壯的開口。

似乎,是這個理。

“不行,我要求換個條件!”

那麵具男結結巴巴開口。

“下次再說吧,機不可失時不再來哦。”

宮素素見那個男人氣到差點腦淤血,莞爾一笑,快速離開。

“嘿,確實冇錯,都是有頭有臉的人,你就彆丟人了,名聲要緊啊。”

“哈哈,是啊,被美女擺了一道,也不是丟人的事情。”

年博彥靜靜的看向宮素素,直到她的倩影消失在自己視線中。

宮素素真是個狡猾的狐狸,男人的薄唇微微勾動,眸光透著讚許。

她,確實很聰明。

站在某個角落中的鄭弈航微微挑眉,這個醜無顏,真是有兩下子,不動聲色羞辱了對方,還光明正大的離開了現場,真是令他心中稱讚。

他有一種前所未有的強烈預感,醜無顏的出現,即將攪得整個F國都難以平靜下來了。

……

“咱們在這裡工作那麼久,從冇見過如此美麗的女人,真是勾人心魄啊!”

宮素素快速上樓,剛要看樓裡標註的平麵路線圖,就聽見有人相互嘀咕的聲音。

“少廢話,多辦事,這不是咱們能管的,聽說是個大人物的意思。”

另一個工作人員壓低聲音,斥責開口。

“趕緊乾活吧,馬上就要進行開價環節了。”

宮素素見工作人員已經下樓,趕忙跑入兩人剛走出的房間。

她見到了昏迷的齊紫晴。

齊紫晴已經徹底暈厥過去,全身已經被工作人員換了衣服,全身穿著一件薄如蟬翼的紗裙,一頭秀髮散落,紅唇映襯的她格外明豔動人,簡直就是通話中,遺落人間的小仙子。

宮素素不敢耽擱,趕忙取出銀針,快速在齊紫晴的身上施針。

“素……素素……我怎麼在這裡?”

齊紫晴悠悠轉醒,眼神還透著些許迷茫。

她抬眸看向宮素素,頭疼欲裂,像是酒醉一樣,全身完全提不起任何勁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