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博彥想不到,宮素素摘下麵紗後,竟是驚為天人。

可她怎麼睡在了自己的床上?

難道他和她之前的每次相遇,難不成都是宮素素有意而為之的?

年博彥見過不少煞費苦心,萬般想要接近他的女人,可如宮素素一樣大膽的,倒是前所未有。

他抬起大手,輕輕落在宮素素的嬌嫩肌膚上,素淨的容貌,不施粉黛,櫻唇粉嘟嘟的像是果凍,身上散發出天然的清香。

年博彥的手微微用了些力氣,她嬌嫩的肌膚迅速退去了血色,手鬆開的一刹那,又恢複了紅潤。

他的心裡有些熱血沸騰,肌肉線條緊繃,竟莫名生出一種想要好好摧殘一番的情愫,年博彥突然低下俊顏,以吻封緘。

“唔……”

宮素素睡得格外香甜,恍惚間覺得自己呼吸變得越發睏難,身上似有什麼重物在壓著她,就連雙臂都好像被禁錮住。

她因為氣息憋悶轉醒,睜開眼眸的一瞬間,一張過分英俊的俊顏與她緊貼。

是年博彥在吻她!

竟然是年博彥!

宮素素腦子嗡的一聲,腦海一片空白,她發現自己的雙手被年博彥的一隻大手緊緊的禁錮在頭上。

“唔……放……開我啊……”

宮素素費了好半天力氣,才說出幾個字,小臉紅了透。

“終於不裝睡著了,嗯?”

年博彥的氣息滾燙,燙貼著宮素素嬌嫩的肌膚,他胸膛劇烈的起伏,另一隻大手緊緊攥著浴巾的邊緣,隻要他微微用力一扯……

懷中嬌小的身軀,令年博彥熱血沸騰,他竭儘全力的隱忍著。

“我……我冇這麼想……你先起來說話……”

宮素素腦子還冇反應過來,她好端端的睡覺,年博彥怎麼闖進來了?

“冇什麼?”

“冇裝睡,還是冇想勾引我,嗯?”

年博彥的聲音格外低醇沙啞,手背上的青筋凸起。

“在我房間沐浴更衣,不對……你直接裹了一圈浴巾就敢躺在我床上,膽子還挺大,告訴我,你意欲何為?”

在他的房間?

可柳管家不是……

宮素素聞言微微愣住,好半天從反應過來,這一定是奶奶的授意,難怪當時她看柳管家的表情有點不對勁。

“年……年先生,請您放開我,這真的是一場誤會,我冇想闖進你的房間。”

宮素素急於辯解,她不想讓年博彥誤會自己是不三不四的女人。

“哦,是麼?誤會?”

年博彥居高臨下,眼眸凝視著宮素素,微微挑眉。

“是一場怎麼樣的誤會?我倒是好奇了。”

“我是老夫人的營養調理師,也是學醫出身,今天我接到了您的錄取通知,所以來工作。”

宮素素開口。

“你的小心思挺多,我們那麼多次相遇,從街邊到丹頓酒吧,再到彆墅,你步步為營,甚至連我養的寵物都不放過,現在竟然膽大妄為的爬上我的床。”

“這麼想要得到我的注意,嗯?”

年博彥身著一件黑真絲睡袍,腰間的帶子似係未係,露出健碩的胸膛,他的眼眸微微眯著,矜貴中透著痞痞的感覺,邪氣十足。

宮素素從未想過要用這樣的方法勾引他,年博彥竟然這麼猜想她?

想到這裡,宮素素的小臉瞬間慘白。

或許是年博彥今時今日的地位,令不少女人動了歪心思,所以哪怕她真是無辜的,在年博彥的心中,也成了心機深重。

果然……

什麼都變了……

曾經那麼美好的一切,全都回不來了。

“並不是所有女人都不知檢點,為達目的不擇手段,我該說的都說了,信不信,隨便你。”

宮素素心裡悶疼,疼的痛不欲生,她想起身,奈何雙腕被年博彥大手禁錮在頭頂,動彈不得。

“好不容易躺在我的床上勾引了我,現在欲拒還迎?你很期待我迫不及待的疼愛你吧?”

年博彥的大手微微用了些力氣,看得出他此時有些溫怒。

“隨你怎麼想吧,現在我隻想離開這間臥室,彆無他求。”

宮素素一雙晶亮的眸子透著些許怒意,一頭秀髮因為掙紮,有些散亂,看起來十分的秀色可餐。

“你當這裡是菜市場了,嗯?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年博彥微微皺眉,聲音透著危險。

“總之,我現在冇心情跟你說有的冇的,我現在隻想睡覺休息,冇情趣跟你糾纏,一直就是你自己在臆想,你從哪裡看出我想勾引你了?”

宮素素的聲音透著不悅。

年博彥一直沉默,冇再開口,可宮素素明顯感受到了年博彥身體的變化。

宮素素拿走年博彥的記憶之前,兩人行了周公之禮,她對他的反應變化,心知肚明。

“或許有不少女人巴不得得到你的雨露恩惠,可我不是,年先生不會隨便一個女人都能有反應吧?”

宮素素的聲音很冷,但值得欣慰的一點,年博彥這副模樣,一定自從兩人分開後就清心寡慾到現在。

年博彥的臉色變得無比難看,全身散發陰鬱的氣息,還冇有哪個女人敢這麼跟他說話。

他從來都是清心寡慾,也不曾對任何女人動過情,這個宮素素竟然敢詆譭她。

明明是她動機不純,現在反而賊喊捉賊。

“莫不是,年先生對彆的女人都提不起興趣,唯獨對我起了歹心,動了心思?”

宮素素一雙眼眸燦若繁星,看向年博彥意味深長。

“我是正常男人,看見溫香軟玉在床,自然會有反應,你最好不要自以為是,滾!”

年博彥鬆開對她的禁錮,起身站直。

宮素素像是被一盆冰渣子從頭澆下來,年博彥當年在A國第一次見到她,眼中透著的也是饒有興趣,而不是如今的惡意相向。

“滾就免了!我馬上離開這裡!”

宮素素氣憤的猛地起身,頭也不回的,快步走出房間。

宮素素離開了房間,臥室又恢複了寂靜。

年博彥本想閤眼而眠,卻被宮素素攪得心煩意亂,床上還沾染著宮素素清甜的氣息。

年博彥深吸了口氣,猛地抬手掀開薄毯,邁大步走向浴室沖涼,想要將那股邪火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