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我們是否需要繼續尋找對方行蹤?”

保鏢小心謹慎開口,生怕自己再犯錯誤。

“冇必要了,回國。”

“遵命。”

……

政事堂,堂主辦公室。

“素素?!”

席毅龍見管家扶著奄奄一息的宮素素走進辦公室時,詫異的聲音都變了。

“你……到底發生了什麼?”

走之前還好端端的一個人,怎麼突然就了無生機了?

“請您趕緊將她扶到沙發上,我幫她號脈檢查。”

席毅龍說著,趕忙起身來到宮素素身邊,伸手搭上宮素素的脈搏,為她診治。

“是墨蓮的毒素擴散到全身了!迴天無力了……你……”

席毅龍聲音都在抑製不住的發抖。

宮素素自己是行醫之人,又怎會不知自己的情況如何?

她還能活著回來,也是全靠堅強的意念支撐,她不能風輕雲淡的等死,還有那麼多未解之謎。

“沒關係的,我的身體都不重要了,我必須儘快解開謎題,還請您成全。”

宮素素聲音縹緲。

“好。”

席毅龍沉默了一會,最終還是答應了,雖然他心裡清楚的很,宮素素現在的身體情況,若在揭秘過程中出現任何閃失,都將是他不願意接受的結果。

可既然宮素素認定了這件事情,不論結局如何,他都必須尊重宮素素的選擇。

“量力而為,我守著你。”

他快速將物品遞交給宮素素,備好護心丹,做好隨時搶救的準備。

宮素素將盒子放在茶幾上,將銀針包取出來,深呼吸後穩準下針,這次務必要一次性成功,她冇多少時間了,不能再出任何差池了。

她調整自己的呼吸,將所有雜事拋之腦後,全神貫注的將所有精力都放在眼前開啟寶盒的事情上。

第一關……

第二關……

第三關……

……

叮鈴!

第六關終於突破,寶盒發出被成功開啟的聲音。

“素素!你竟然做到了!你做到了!”

堂主席毅龍興奮的喊出聲,看向宮素素的眸光透著欣喜,欣慰,激動之情難以言表。

不愧是醫學天才,小小年紀竟然突破瞭如此高深的造詣!

可喜可賀!

宮素素努力的基礎笑容,發自內心,她拿著銀針的手忍不住的顫抖著。

是醫學聖典的另一部!

至關重要的終極聖典!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綻放異彩的小寶盒!

宮素素迫不及待的翻開終極聖典仔細觀看,如果說醫學聖典已經令她感到驚歎,這部終極聖典被稱為玄妙之法都不足為過。

她的母親黎若雨,為她最疼愛的小公主特意留下了無比珍貴的終極聖典。

這樣的機關設計,黎若雨一點都不擔心有朝一日被心存不軌之人盜取。

“素素,我還得告知你另一件事情,如今你成功解鎖了這個寶盒。”

“下一個任務就要去開啟,放在F國的研修院,主殿中的七彩琉璃盒,那寶盒本是存放在政事堂,後因特殊情況,才轉去了F國。”

F國是臥虎藏龍之地,不乏醫術水平超群的專家,年雲飛就是師出研修院,如今是醫學院的院士。

“大小姐,還有一個綻放異彩的小寶盒。”

管家提醒道。

宮素素快速將寶盒拿在手中,打開檢視,寶盒開啟的一瞬間,裡麵竟然放置著一枚寶藍色的藥瓶。

“藥瓶?”

管家詫異開口。

“好沁人心脾的味道,我能聞出部分中藥成分,大部分藥材無法辨彆。”

“這味道有靜氣凝心之效,雖然我學藝不佳,但是你母親留下的寶物,必然是世間罕見的珍品。”

“素素,你現在的情況已經無藥可醫了,既然有丹藥留給你,想必你母親是用了心思的,不如將其服下,說不定能就你一命!”

席毅龍難掩激動之情。

有救了!

宮素素終於有救了!

宮素素同樣無法分辨出丹藥的所有成分,丹藥怎麼煉製的,她無從得知,醫書上從冇有過任何記載,走投無路之際,不妨一試。

“大小姐,彆猶豫了!”

管家興奮地開口。

宮素素冇時間猶豫,直接將一整瓶丹藥吞服,她眼眸突然猛縮了下,一下秒不省人事。

“大小姐!”

管家嚇得魂都冇了。

“冇……冇氣息了?!”

席毅龍趕忙給宮素素號脈,手搭上宮素素脈搏的一瞬間,嚇得他差點跌坐在地。

怎麼會這樣?!

“大……大……大小姐!”

管家顫抖著手,放在宮素素鼻子下試探。

結果……

斷氣了!

嘭!

管家雙腿一軟,跌坐在地,腦子嗡嗡嗡響,一片空白。

“不……不可能!堂主,你救救大小姐!她不能死啊!”

管家突然反應過來,一把抓住席毅龍的手,聲音忍不住發抖。

“對不……”

席毅龍的聲音帶著哭腔,還不等他說完,就聽見管家的驚呼聲。

“快!席堂主快看啊!大小姐她……她……”

管家震驚的連話都說不利索了。

席毅龍猛地抬頭,在抬頭的瞬間,雙眸瞪得老大,像是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

宮素素本來已經了無生機的氣色,竟然漸漸變得紅潤起來,原本冇了跳動的脈搏,竟然有了反應!

席毅龍趕忙將手放在宮素素的鼻子下試探,剛剛斷了氣的宮素素,竟然恢複了呼吸,雖然現在還很微弱,可呼吸變得越發正常。

死而複生!

這樣的事情,席毅龍從未見過,甚為震驚!

“大小姐的氣色竟然……”

管家詫異開口,抬手指著宮素素。

此時的宮素素像是獲得了重生,肌膚紅潤有光澤,全身散發著一股奇異的香氣,容顏比原先更加秀雅絕俗,更加輕靈,像是瑤池仙子一般!

宮素素冇轉醒,像是鳳凰涅槃,浴火重生!

漸漸地,在宮素素鎖骨位置,慢慢顯示出鳳尾的圖案!

席毅龍震驚的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猛然想起恩師黎若雨,她和宮素素同樣在鎖骨的位置,有一枚鳳尾圖案!

他對曆史頗有造詣,偶然間從一本古籍中看到過,鎖骨出現鳳尾之人,是天生的帝後命!

這……

恩師黎若雨和宮素素,到底是何方神聖?

……

私人領域莊園。

年博彥陷入沉睡時,彷彿經曆了一場漫長的旅途,旅途的儘頭通往雲端,在遠方似乎有道倩影,正在漸漸離他而去,年博彥著急的想要拉住她,卻猛然驚醒。

他下意識抬手遮擋光線,緩和了一會才環視四周,這裡是私人領域莊園的主臥。

年博彥想要深究那道漸漸離他而去的倩影時,卻突然什麼都記不住了。

“好孩子,你終於醒了!有冇有哪裡不舒服?”

熟悉的關切聲,迴盪在年博彥的耳畔,他定神看去,是奶奶。

“奶奶,您放心,我之前可能忙於公事太累了,睡著了而已。”

年博彥覺得自己精氣神格外好。

“萬幸,萬幸啊。”

年老夫人忍不住開口嘀咕了一句。

“您……奶奶,您怎麼了?有什麼心事嗎?”

年博彥不明所以的看向奶奶,不知道奶奶因何麵露悲傷之情,淚水一個勁的在眼圈打轉。

“恭喜你,奶奶現在代替她,給你一個溫馨的家人的擁抱,她若泉下有知,定會欣慰的。”

年老夫人像是一夜間蒼老了許多,年博彥清楚地記得,他熟睡之前,奶奶還精神抖擻的。

“泉下有知?誰泉下有知?”

年博彥突然聽不明白了。

“冇事了,孩子,你父親在等我們,是該落葉歸根的時候了。”

年老夫人強忍心中的悲痛,顫抖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