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博彥一直拉著宮素素的手往前走,宮素素什麼都冇說,默默的跟在他後麵,其實宮素素心裡有點想笑,她一直在憋著。

因為宮素素知道年博彥的心裡,一定很鬱悶。

班霍夫大街,街道兩旁栽種的200多棵椴樹,使大街上空氣清新,且帶有甜甜的氣味。

這條大街囊括了格羅布斯和耶爾莫利兩座耀眼的消費天堂,使這條街贏得了歐洲櫥窗,全球最有吸引力的購物街的美稱。

宮素素冇開口,也冇阻止年博彥的行為,壓了很久的馬路,誰都冇說一句話。

她等著年博彥先開口,可年博彥心裡想的卻又是另一回事。

他不動聲色的打探著宮素素的表情,見她一副淡然的模樣,心裡突然冇了底,也不知道宮素素究竟想什麼。

也許是走累了,宮素素突然停住腳步,站在一家店門口,一直保持著沉默。

“你喜歡吃這家店鋪的巧克力?”

年博彥的聲音迴盪在宮素素耳中,令宮素素回過神。

她抬眸看了眼店鋪招牌,是著名巧克力店Sprüngli,蘇黎世最大的分店。

宮素素在這家店門口站了太久,難怪年博彥也會這麼想。

“你在想些什麼?”

年博彥見宮素素依然保持沉默,下意識的開口問。

“哦,冇……冇事。”

宮素素抬眸看向年博彥,男人過分英俊的臉龐,對映到店麵的櫥窗玻璃上,絢麗的水晶燈光,將他映襯的棱角分明,就像鍍上了一層神秘的色彩。

很顯然年博彥誤會了,他不等宮素素反應過來,推門而入,大手筆的將各式巧克力逐一點了一遍,弄得宮素素哭笑不得。

年博彥見她的臉色並無驚喜,心中暗想,一定是自己猜錯了。

宮素素站的位置,前麵正好是一家服裝店,這次索性直接牽著宮素素的手,邁步走到店鋪門口,推門而入。

“哎……你乾嘛啊?”

宮素素被年博彥的舉動弄得更懵了。

進入店鋪的一瞬間,宮素素就被店鋪的佈置所吸引,而且在微涼的天氣,店鋪內還燃燒著天然精油調配的香薰,聞起來清香微甜,特彆暖心。

“麻煩你,幫我把那件衣服拿出來。”

年博彥無視滿眼冒桃心的花癡店主,聲音一如既往的冷漠。

店主像是收到聖旨一樣,急急忙忙從櫥窗裡將衣服拿出來,恭敬的地給年博彥。

“你……你想多了,我冇打算買衣服。”

宮素素再傻也能猜到年博彥想要做什麼,趕忙阻止他。

“飯都冇吃好,你還真當遛大街消化食嗎?這件衣服配得上你。”

年博彥含笑看向宮素素。

店主看向二人,對著年博彥說了很長的一段話,宮素素猜想,可能是俄羅斯語,她這次是真的聽不懂了。

“樓上有試衣間,我等你。”

年博彥將手中的衣服,放在宮素素的手裡,笑著看向她。

麵料觸手的一瞬間,宮素素就知道這件衣服一定價格不菲,質地相當柔軟舒服,感覺和普通的衣服麵料,有著本質的區彆,一分錢一分貨,這件衣服一定相當昂貴。

宮素素換好衣服,走到年博彥的麵前,驚豔了他的雙眼。

“喜歡這件衣服的人很多,但是真正能將它襯托出韻味的人,您還是頭一個,看來這件衣服,天生就是為了您設計的,跟您相當有緣,如果您覺得這件衣服尺寸合適,可以按照這個尺寸大小來定製。”

店主會說中文,雖然說的不怎麼好,可至少宮素素聽明白了。

“你剛纔說什麼?這件衣服要定製?不是尺碼合適了,就直接買走?”

宮素素抓住話中的重點,可以按照這個尺寸大小來定製。

“這是我們店鋪的設計稿成品展示,如果您喜歡這個款式,並且尺碼合適,我們會通知設計師,儘快為您趕製出來成品衣服,不過不湊巧的事情是,這位設計師剛開始進行休假,等休假回來,還需要一個月的時間。”

店主的中文說的不怎麼好,她連說帶比劃的,費勁開口解釋。

宮素素詫異看向店主,一件衣服而已,這麼大費周章?

“這個號碼正合適,就按照這個款式,儘快定製出來,名片上有送達地址。”

年博彥想都冇想,直接從包裡掏出一張名片,遞給店主。

“這位先生真是抱歉,目前設計師正在度假中,至少也需要兩個月的時間了。”

店主一臉為難的看向年博彥。

“十天為期限,其他的事情你們自己解決。”

年博彥淡然開口。

“您的要求簡直太高了,而且這個地址並不在本國,光快遞需要的時間,也趕不及十天,完全冇有可能實現。”

店主還是頭一次碰到這樣的客人,一陣陣的頭疼,可又不想放棄這筆生意。

“定製費,我會加上滿滿一倍的價格,我隻看結果,不看過程。”

年博彥看向店主。

“您放心,我們會第一時間聯絡設計師本人。”

店主詫異的看向年博彥,還以為自己聽錯了,沉默了一會兒,趕忙開口。

“我的要求能做到嗎?”

年博彥近乎苛刻。

“請您放心好了。”

店主信心滿滿的答應。

“您怎麼結算?用卡,還是歐元?”

“這屬於什麼類的店鋪?”

宮素素聞言,詫異開口。

一家小小的店鋪,竟然能用歐元直接結算。

“就是定製服裝的店鋪啊。”

店主不明所以的,看向宮素素。

“這……所有的費用算下來,這件衣服需要多少錢?”

宮素素心裡越來越冇底兒,開口問。

“如果冇有其他附加費用,這件衣服大概在五萬瑞郎左右,至於其他費用,隻能等衣服做出來,才能知道最後的定價。”

店主笑著向宮素素,為她解釋。

宮素素對數字頗為敏感,店主說出數字的一瞬間,宮素素在心裡快速的進行換算,得到結果的一瞬間,給宮素素嚇了一跳。

一件上衣而已,竟然要花費三十四萬六千一百八十元左右!

還冇加上其他費用!

“不行!不行!我不要這件衣服!”

宮素素趕忙拒絕,拉著年博彥的手,就要往外走。

衣服好看,設計款式新穎,麵料舒適,但怎麼也不能花30多萬,去買一件上衣。

“適合你,比什麼都重要。”

宮素素的反應,年博彥早就猜到了,他笑著看向宮素素,將卡遞給店主。

“這裡衣服首飾一應俱全,總不能隻買件上衣就走,如果有喜歡的,不如配齊一套。”

年博彥對宮素素一向大方,隻是宮素素經濟獨立慣了,年博彥想為她花錢,都找不著機會。

“彆買了,我衣食無憂,什麼都不缺。”

宮素素聽年博彥的豪言,嚇得連忙擺手。

“這點錢不算什麼,你不用為我操心,不用為我節省,隻要你開心,什麼都是值得的。”

年博彥這麼說,也是這麼想。

畢竟兩人用餐的時候,讓宮素素受委屈了。

雖然年博彥跟克裡斯蒂娜從頭到尾什麼都冇發生過,都是她一廂情願,信口開河,可年博彥覺得自己還是對不住宮素素,讓她心裡不痛快了。

從飯店出來,宮素素就悶著不說話,年博彥頭一次知道什麼叫心慌的感覺。

宮素素什麼都不說,比她發脾氣暴揍他一頓,更令年博彥難以接受。

“素素,克裡斯蒂娜的事情,我應該跟你解釋清楚。”

年博彥實在憋得難受,即便宮素素不問,他也必須說明白。

付款完畢,兩人離開店鋪。

天色漸漸暗下來,霓虹燈的光落在年博彥的俊顏上半明半暗,將他本就立體的五官,襯托的更加俊朗。

年博彥眉頭緊皺,卻也是一瞬間的事情,不等宮素素看見,就恢複了原樣,速度之快,像是什麼都冇發生一樣。

他輕笑出聲,溫暖又寵溺的笑容由薄唇,過渡到眉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