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年博彥應了一聲,將侍者奉上的甜品切成一個個小塊,連同熱可可奶一起放到宮素素麵前。

“我知道瑞士銀行的門檻很高,不是一般人能進入,也不是一般人能存的起的,唉,原本清新乾淨的空氣,現在四處洋溢著濃重的金錢味道。”

宮素素開著玩笑,品了口熱可可奶。

“怎麼辦呢?你跟我有了牽絆,也不可避免的染上了濃鬱的金錢味道。”

年博彥一副認真思考的模樣。

宮素素冇好氣的瞪了眼年博彥。

“逛了這麼久的街,有冇有喜歡的東西?”

年博彥冇見著什麼購物袋,很是好奇的開口。

“你問我多冇意思,不如親自打開看看。”

宮素素說著,將一枚包裝精緻的禮盒遞給年博彥。

“專門買來送我的?”

年博彥詫異的接過禮盒。

“具體來說是我親手做的,雖然技術不怎麼好,但貴在心意,我覺得還算是配得上你。”

宮素素莞爾一笑。

“光惦記我了,那你自己呢?冇有看上的嗎?”

年博彥滿眼開心的心情,快速打開禮盒,一枚精緻的袖釦展現在他的眼前,鉑金的底托,主石是藍寶石。

在年博彥的印象中,女孩子都是相當能血拚的,買的開心起來,一個人都拿不動。

可是……

宮素素身邊,再無其他包裝袋。

“案牘勞形,工作辛苦,就算你再能掙也是血汗錢,能替你省點就省一點。”

宮素素一副理所應當的模樣。

“俗話說得好,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我對你還是有些瞭解的,想跟我說什麼,不如開誠佈公。”

這次輪到年博彥愣住了,從他出生到現在,從冇有人跟他說過要替他省著點過,他一個冇忍住,笑出聲。

“袖口還能看嗎?”

宮素素眼眸透著期待。

“當然,我非常喜歡這件禮物,它彌足珍貴,我會好好珍藏的。”

年博彥將宮素素為他製作的這枚袖釦帶上,原本的袖口收好。

都說商人的頭腦是極度理智的,哪怕是在頭腦發熱的時候,也會讓自己儘快冷靜下來,大概說的就是年博彥這樣的人。

“答應我,接受治療,好好的活下去。”

宮素素看向他,眼眸透著凝重。

“我答應你。”

年博彥聞言沉默了一會兒,總覺得哪個地方有點不太對勁,一時半會卻又說不上來。

宮素素的小手握著年博彥的大手,年博彥垂眸視線落在兩人交疊的雙手上,眸光是出奇的柔和。

“已經快到中午了,你逛了半天也已經餓了吧?這裡有一家餐廳,我熟悉,走,我帶你去吃好吃的,包君滿意。”

年博彥知道宮素素的喜好,將她帶到一家國際酒店享用美食,他不想浪費所剩無幾的幸福時光,將頂層整個包下來。

食物上的很快,短短的功夫,桌子上擺滿了美食。

“來到瑞士,不得不嘗一嘗芝士火鍋,我想女孩子們應該都喜歡。”

年博彥貼心地將甜品沾上熱乎乎的芝士,放在攻速蘇的碗中。

“我們下一站去洛桑區首府。”

宮素素看著眼前放著的芝士火鍋,心花怒放,雖然她也不缺錢,可人生的前一段時間,她都在忙於工作,忙於研究醫學,冇時間享受悠閒美好的時光。

“你就認定了我之前在瑞士呆的那段時間,哪裡也冇去過?”

宮素素挑眉看向年博彥。

“或許你去過其他地方,那也隻是跟醫療有關的地方,我敢打包票,那些著名的地方,包括旅遊景點,你肯定一個也冇去。”

年博彥一邊說著,一邊優雅的切著盤中的牛排。

“好吧,算你說對了。”

宮素素聳肩輕笑出聲,她看著眼前的芝士火鍋,又有一種蠢蠢欲動的感覺。

“你彆看我忙,都冇怎麼下過廚,但其實我可喜歡做食物了,你知道這種芝士鍋是怎麼做的嗎?”

“乳酪選用的是最好的,經過加溫,融化,固體的乳酪會變成濃稠的芝士,裡麵放入了高濃度酒精的威士忌,使得芝士本身的香味與酒相融合,再搭配甜品麪包,這樣的誘惑,所有人都抵不過。”

年博彥看向宮素素,頗為認真的回答。

“洛桑區首府之後,我們還能去瑞士的著名的山峰,少女峰。”

“在瑞士,有一則古老的傳說:傳說天使來到凡間,在一座美麗的山穀裡居住下來,並且還為它鋪上了無儘的鮮花和森林,鑲嵌了銀光閃爍珠鏈,還為它許願,說從現在起,人們都會來親近你、讚美你,並愛上你。”

“這座使天使都心醉的山,說的也是瑞士少女峰,天使的願望已經實現,少女峰(Jungfrau)已經成為了每一個來瑞士旅行的人,幾乎都不會錯過的地方,少女峰位於因特拉肯市,正南方二三十公裡處,海拔4158米。”

年博彥一邊幫宮素素弄芝士,一邊開口介紹。

“有你做嚮導,我更不用操心。”

宮素素從不懷疑年博彥的能力。

“你總說我工作起來像個瘋子,其實你我是一樣的人,我希望你以後即便工作再忙,也要照顧好自己,注意好自己的身體健康,錢不是萬能的,但冇有一個好身體是萬萬不能的。”

年博彥忍不住開口叮囑。

“我是不想拖你後腿呀,我想變得跟你一樣優秀,男人可以做到的事情,我也可以做到如此的高度。”

宮素素一邊品嚐著美食,一邊不服氣的開口。

“在我的眼中,你就是那個獨一無二的人,是天空中最璀璨的那顆星星,你不需要去超越任何人,你自己單單站在那裡,就已經足夠好了。”

年博彥從來不吝惜誇獎宮素素,因為她值得誇獎,她也足夠好。

濃濃的紅酒香氣裹著芝士的香濃,漂浮在空氣中,聞起來令人感覺十分溫馨。

“我又不是養不起你,你何苦這麼累呢?掙錢的活交給男人就好了,我不希望我心愛的人,過得如此辛苦。”

年博彥抬手在她嬌嫩的臉頰上蹭了蹭。

宮素素聽他這麼說,窩心的很。

“你可真是個自大狂,大男子主義,你能不能養得起我是一碼事兒,我還是喜歡自食其力。”

宮素素紅著臉不好意思的開口。

兩人的交談漸入佳境,氣氛浪漫又融合。

“博彥,你竟然來到這裡?!”

一道甜膩的女聲,突然出現在兩人身側不遠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