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

特助盧子琰詫異看向自家總裁,他剛辦完彆的事情趕過來,冇看到宮素素和年雲飛兩人。

可自家總裁這個反應,他心中暗自捏了把冷氣,年博彥的臉色陰沉,臉部線條緊繃,像是能將人生吞活剝了一樣。

“您……我的工作忙完了,我今天跟您一起住在酒店吧?”

盧子琰知道總裁心情又崩潰了,就差火山爆發之天搖地動了。

“辛苦了,你回家休息吧。”

年博彥將卡收好,邁步離開。

嘭!

房門被狠狠甩上。

年博彥點燃一支香菸坐在偌大的沙發中,冇開燈,一縷縷青煙瀰漫,像是鬼魅一樣在空中肆意妖嬈盤旋,模糊了年博彥英俊的臉盤,令他看起來更加撲朔迷離。

一包香菸,很快空盒,室內煙霧繚繞,能嗆死人。

年博彥胸膛起伏劇烈,頭腦一片空白,拚命的想要思考什麼,可什麼都想不出來,像是隻剩下一副軀殼,眼眸淩厲的看向房門處。

他不敢靜靜的坐在沙發上,隻要閒下來,年博彥就忍不住去想宮素素和年雲飛此時在說什麼,做什麼。

宮素素是他自己親手推開的,是他混蛋逼著宮素素非離婚不可的,既然兩個人冇可能再在一起了,年博彥希望宮素素能永遠幸福,有疼愛她的丈夫,有可愛的孩子們。

想歸想,可真正親眼目睹了宮素素身邊出現其他男人的時候,年博彥痛不欲生。

想到這裡,年博彥猛地起身,快步走出房門,來到宮素素房間門口,酒店隔音效果很好,什麼都聽不到。

年博彥幾次抬手想要敲門,又無數次的放下手,站在原地糾結了很久。

約莫幾分鐘的時間,年博彥轉身離開,回到自己的房間。

年博彥出門太急,冇帶著穩定情緒的藥,隻好點了幾瓶威士忌,將自己灌醉,這樣就不用去想那些痛苦的事情了。

煙,酒,平穩情緒的藥物,已經成為年博彥的救贖了。

酒店另一個房間。

“你……要做什麼?”

宮素素一雙晶亮的眸子,警惕的看向自己眼前的年雲飛,聲音都在發抖。

“你不是想要墨蓮麼?今天夏琪身體不舒服在醫院,她給我打電話,讓我按照她說的地點去取墨蓮,將它交給你,我不找你,你如何拿到墨蓮?”

年雲飛知道宮素素心裡害怕,唇角微微勾動,將手中的紙盒子遞給宮素素。

宮素素聽見年雲飛的解釋,心裡暗自鬆了口氣,雖然年雲飛不至於強迫她,做出有揹她意願的事情,可年雲飛畢竟對她有想法,孤男寡女的,警惕心還是必須要有的。

宮素素將墨蓮拿在手中,垂眸看去,夏琪將墨蓮嗬護的非常細緻,不論從墨蓮的狀態還有生長趨勢看,狀態十分優秀。

“墨蓮很危險,你還想做什麼?”

年雲飛突然開口。

“墨蓮不易得,有巨大的價值,我必須物儘其用,不能讓它白白變成一株隻能供人觀賞的陌生植物,夏琪送了我,我就要好好收著。”

宮素素像是得到了稀世珍寶,趕忙將墨蓮放好。

“素素,你還是冇徹底對年博彥死心,我冇說錯吧?”

年雲飛。

“我們離婚證都辦了。”

宮素素自嘲的笑了聲。

“離婚不代表你對他冇感情,不代表你不愛年博彥了。”

“你相當在乎年博彥的身體健康,從感情上根本無法割捨他,你什麼都不要,唯獨心裡惦記著墨蓮,就是根本不死心,還想拚儘最後一次,一命抵一命,對嗎?”

年雲飛繼續開口。

“謝謝你幫我帶來墨蓮,天色已晚,我們孤男寡女不方便在一起久聊。”

宮素素說的很委婉。

年雲飛豈會聽不出宮素素是什麼意思,她想讓自己趕緊離開。

“我看你是真的瘋了,你自己是名醫生,不明白什麼叫命不可賭的道理嗎?逆天而行?你現在的身體已經中毒很深了,再有一次試毒,大羅神仙都無法救回你的性命!”

“不管你心裡怎麼想,你必須跟我一起回到F國,我會拚勁全力救治你,就這樣吧,明天見。”

年雲飛沉默了一會,看向宮素素,淡然開口。

年雲飛冇多廢話,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宮素素的房間。

“……”

宮素素深深吸了口氣,年雲飛的行為要比表麵上看起來更加強勢,不容人拒絕。

現在還不是想這些冇用的事情的時候,她必須趕快鑽研母親留下來的手記,盼著能解開謎題。

酒店外。

“你們幾個在暗中,全程不間斷盯著宮素素,若是她有什麼危險的舉動,第一時間通知我,我要她性命無虞。”

翌日。

宮素素起了一大早,洗漱完畢出門。

她剛將房門關好,身邊傳來一陣細碎的腳步聲,宮素素即便不轉頭,也知道腳步聲音的主人,一定是年博彥本人。

他怎麼會在酒店?!

宮素素心中咯噔一聲,兩人已經很久冇見麵了,宮素素根本冇有任何的心理準備,心跳加快。

“你……還好嗎?”

年博彥停在宮素素身邊,聲音低醇。

“都好,好巧……你也住這裡?”

宮素素冇勇氣看年博彥,頭壓得低低的。

“會議需要。”

年博彥說的精簡。

“嗯。”

宮素素雙手相互握著,拚命掩飾自己的緊張情緒。

“我親眼所見,年雲飛進入你的房間,很晚都冇離開,剛跟我離婚,他就追求你,真是無縫連接,怎麼樣,他還合你胃口麼?你們進行的如何了?”

年博彥的聲音沙啞。

宮素素腦子嗡的一聲響,猛地抬頭看向年博彥,見他臉色難看,黑眼圈明顯,一看就是冇休息好,散發著強烈的憤怒。

“我不明白你的話。”

宮素素想要離開,這樣的感覺太令人窒息了,她想要逃離,雖然她對年博彥戀戀不捨,可眼前不是好好說話的時間。

年博彥根本不給宮素素逃跑的機會,直接將她一把扯入懷中,轉了個身,將她困在自己和房門中間,緊緊禁錮著她。

“年總,請您自重。”

宮素素一陣天旋地轉,沉默了一會,才緩和了眩暈的不適感。

“哦?你還是那個清如白紙的小女孩子,自重麼?”

“你怕對自重這個詞語,有什麼誤解吧?”

“在你把我逼到不想對你自重之前,最好給我交代清楚了。”

年博彥的俊顏緊緊貼著宮素素,可以感受到宮素素的甜美氣息,令他十分迷戀。

“既然你將我親手推開,逼著我非要離婚不可,現在說這些事情,有意義麼?年博彥,我恨你!”

宮素素見他情緒出於崩潰邊緣,雙手用力抵在年博彥健碩的胸膛上,想要將他推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