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素素心裡不解,明明剛纔周圍充斥著調侃的聲音,怎麼瞬間變得如此安靜了,自己冇發生什麼不可控的事情,她也冇深想。

年博彥一直默默的在宮素素身後不遠處,守護著他的摯愛。

宮素素將她最喜歡去的地方,逐一去了一遍,哪怕是她看不見,也了無遺憾。

她被一股股向她飄來的香氣所吸引,宮素素這纔回過神來,感覺自己應該走進了特色小吃一條街。

那個味道是宮素素最喜歡吃的涮羊肉,肚子不爭氣的咕嚕嚕叫起來,這家店鋪是自己常來的一家,采用傳統古法的調味方式,她很喜歡這個味道。

“老闆,請給我一份一品燒餅,一份糖卷果,謝謝。”

宮素素喜歡吃涮肉,但她看不到,隻能退而求其次,要其他的。

老闆不在家,今天看店鋪的人是老闆的兒子,見宮素素像是仙女下凡,看的忘了作出反應。

“您等著,我這就去。”

小老闆笑嗬嗬的應了一聲,動作倒是挺麻利的。

年博彥坐在旁邊的桌子上,點了清湯鍋的涮肉,要了極品手切鮮羊肉,蝦滑,蔬菜拚盤,鬆茸,土豆片和自製酸梅湯。

他與宮素素的距離,就隔了一個胳膊,倒也方便。

“總裁,我幫您涮吧,小心您的衣服沾染了羊肉的氣息,一會還有個會議要參加。”

特助盧子琰見年博彥忙碌著,趕忙壓低聲音開口。

“不必。”

年博彥很享受這樣的過程,隻因身邊坐的人是宮素素,這樣的幸福,他極為貪戀。

咦?

好香啊,都是她喜歡的食物味道,離著她好近的感覺。

“小姑娘,多吃點,我們的試吃品,你嚐嚐看。”

小老闆端著一碟祕製醬牛肉放到了宮素素的眼前。

“您想要點什麼?”

他剛要離開,就被年博彥打的手勢召喚過去。

“贈送滿滿一疊醬牛肉?”

“她對這個食物一般,不是很喜歡。”

年博彥微微挑眉,不動聲色將醬牛肉放在一旁。

“要一份清蒸螃蟹。”

說話間,年博彥將涮好的肉,鬆茸,蝦滑放在小碟子中,不動聲色的放在宮素素觸手可及的地方。

“……”

完了,醋廠又泄漏了,好酸……

小老闆好奇的看看宮素素,又看了看一旁的年博彥,他想不明白,這兩人之間,似乎有著某種牽絆,看似分離卻又緊緊相依。

這是一條大眾化的特色小吃一條街,環境雖然乾淨整潔,卻冇有大酒店那種規格,眼前男人一看就是非尊既貴,怎麼可能會出現在這樣的地方?

男人全身散發著生人勿進的高冷氣息,一看就是位於金字塔尖上的大人物。

“想明白應該怎麼說,這些端給她。”

年博彥動作迅速,將螃蟹肉,膏,黃,分類放在盤子中,抬眸看了眼小老闆。

小老闆嚇得激靈一下,趕忙點頭,端走了碼放整齊的食物。

“您要的菜上齊了。”

老闆不敢怠慢,趕忙將宮素素點的菜肴和年博彥交代的食物,放在她觸手可得的地方。

“多謝。”

宮素素笑著開口。

品嚐一品燒餅的時候,竟意外吃到了螃蟹。

宮素素最喜歡海鮮,尤其是喜歡吃新鮮的螃蟹,瞬間饞蟲被勾搭出來了。

“老闆,我點了一品燒餅和一份糖卷果,蟹肉是怎麼回事?”

宮素素髮自內心的麵帶笑意。

“非但有新鮮的螃蟹,還幫忙將膏肉黃給分彆放好了?”

宮素素不是第一次來到這家餐廳吃飯,從來也冇見過這樣的服務,都是親力親為。

“您……您運氣好,我們回饋老主顧,特意免費贈送給您的。”

小老闆不自然的開口,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

回饋老主顧?

這麼好的運氣?

宮素素來這裡的次數多,平日裡就算逢年過節,也冇趕上過優惠政策,今天倒是稀罕了。

不管如何,總歸是幸運的好事情,她笑的開心。

特助盧子琰看著眼前的一幕,唇角忍不住抽動,小老闆真是豁出去了,回饋老客戶,送大閘蟹……

這麼個送法,店鋪都要送出去了。

小老闆一直暗中觀察年博彥的行為舉止,怎麼看都不像是能屈尊降貴跑到這裡吃飯的人,雖然模樣真是帥出天際,但是行為有點……

詭異。

年博彥見宮素素吃的開心,心情格外燦爛,堪比拿下幾個億的大項目。

可接下來的事情,就讓年博彥的心情不那麼美麗了。

年博彥電話響起鈴聲,他垂眸看向螢幕,是年斯宇的電話。

他已經記不起來,父子兩人最後一次通話,是幾年前的事情了。

特助盧子琰下意識看了眼手機螢幕,顯示的是年斯宇。

父子關係簡直降到冰點,像極了公式化的稱呼。

年博彥沉默了下,按下拒絕接聽鍵。

“……”

特助盧子琰心中詫異,恐怕有膽量將年斯宇電話掛斷的,除了年老夫人,就隻有他家總裁一人了。

“真不接啊?唾手可得的商業帝國啊,不接虧本……”

盧子琰心中這麼想的,就順著脫口而出了。

一頓飯,年博彥不斷地將食物處理妥當,放在宮素素麵前,她吃的開心,年博彥服侍的高興。

盧子琰心裡想到了一句話,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意挨。

這把狗糧撒的。

年博彥將自製酸梅湯倒入杯子,悄悄放在宮素素手邊,給小老闆遞了個眼色。

“您運氣真好,剛纔店裡年慶抽大獎,您的飯菜全免,另外贈送一杯本店自製的酸梅湯,您慢用。”

小老闆說的順口,理直氣壯的模樣,果然人的潛力都是能發掘的,跟在王者身邊,腦子就像是開了光,聰明的很。

“謝謝老闆。”

宮素素笑的很甜,直接讓小老闆看傻眼了,難得紅了臉,抬手摸了摸頭。

今天是個好日子,或許都能中獎500萬呢。

宮素素和盧子琰想到一塊去了。

嘖嘖,不買最貴的,隻買最對的,總裁大人簡直是撩人高手,盧子琰在心裡,忍不住給年博彥點了個讚。

宮素素看不見事物,但總能品嚐出來,按照今天這樣的規格,至少是在大幾百,老闆家真是太豪爽了吧?

年博彥見宮素素離開,示意盧子琰付款,他趕忙緊隨其後,即便是不能在一起,哪怕默默的守護著宮素素,年博彥都是開心的。

滴滴滴!

一陣喇叭聲打斷了年博彥的思緒,心中不好的預感不斷擴大,即便年博彥不回頭,都能想得到是什麼車子。

一定是年斯宇!

年斯宇的禦用司機,習慣按三下喇叭。

果然……

一輛限量定製的豪車,儘顯低調奢華,像是帝王專屬座駕,車牌更是絕無僅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