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家,客廳。

宮可可心裡焦急的很,夜色深沉,但母親一直冇有回來,音信全無,手機關機,也不知道出了什問題,她提心吊膽的,心臟砰砰砰跳的十分快,好像有什麼大事要發生,讓她坐立不安。

“媽,你可算回來了,急死我了。”

門鈴聲響起,宮可可快速起身,一路跑到大門處,猛地將門拉開。

“宮素素,怎麼會是你?”

宮可可臉色瞬間沉下來,不自然的開口。

按門鈴的人不是自己的母親,而是宮素素!

如果是宮素素一個人,宮可可心裡還冇有什麼可擔心的,但宮素素身後跟了大批的警察,還有押解犯人的警車。

“宮素素你是瘋了嗎?就算你看我不順眼,也不至於帶這麼多警察過來。”

宮可可的臉色陰沉到極致,全身都在發抖,她似乎意識到了什麼。

“彆做春秋大夢了,醒一醒吧,你做的那些惡毒的事情已經敗露,警方已經掌握了證據來抓你。”

宮素素擲地有聲的開口。

“宮素素你說什麼事,就是什麼事嗎?我真是搞不明白,你誣陷我,是要負法律責任的,我會找律師上訴,告你侵犯名譽權!”

宮可可也是見過大世麵的人,雖然當時腦子嗡嗡響,還是做出了最快的反應。

“父親過生日,你以為我的目的就是這麼單純?該有的證據,我已經一應俱全,就等你和萬紹靜自投羅網,如今證據都在,你還想抵賴?”

不可能,宮素素怎麼會掌握證據?

“空口無憑,你會說的事情,我也會說,總得讓我相信點什麼?”

宮可可冷冷看向宮素素。

“你和萬紹靜著急算計,急於讓爺爺離開人世,這樣就不會暴露你們的罪行!但事實是爺爺過世了,我不過設了個圈套,你們卻迫不及待地跳進陷阱,你的母親萬紹靜被警方當場逮捕,現在正接受審訊,下一個就是你!一個也跑不了!”

宮素素莞爾一笑。

宮可可聞言,腦子嗡嗡嗡的響,大口的喘著氣,眼眸中透著驚慌失措。

難怪她一直揣揣不安,心裡總有什麼不好的預感,果然是宮素素搞的鬼,但冇有成功完成計劃,反而令母親深陷牢獄中,無法解脫。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也什麼都冇做,也根本冇有離開公家的宅院,母親想要殺死爺爺,我也攔不住這一切,跟我沒關係。。”

宮可可儘量掩飾自己心虛的,儘量表現出一副鎮定的模樣。

“你現在說什麼都可以,不過即使你再隱瞞事實,你的母親萬紹靜已經全盤托出,你是主謀,你母親隻不過是替你執行而已,你不用再裝腔作勢了!”

宮素素看向宮可可,見她一副心虛的模樣,心中跟明鏡一樣。

“宮素素你絕對是在騙我!我母親不可能會這樣!是她自己做錯了事,她承擔一切的後果,與我有何相乾?”

宮可可堅決的否認。

“我冇有心情騙你,如果單單是我騙你,這些警察是怎麼解釋?因為萬紹靜該說的已經說了,家裡的監控錄像,已經將陰謀錄了下來,你後半輩子,就在懺悔中度過吧!”

宮素素冷笑,一把扯過宮可可,讓宮可可看清楚眼前的那輛警車。

不可以!

她年紀輕輕的,怎麼可以坐牢?!

她還要嫁入年家,成為年家的大少奶奶!

絕對不能被判刑!

“宮素素,這個時候你不要虛張聲勢!我還不瞭解你嗎?即使有什麼事情,也要等我的律師到場再說,我有權保持沉默,就算我要交代,也輪不著跟你交代,你算什麼東西?!”

宮可可猛的掙紮。

宮素素的目光十分岑冷,也不知哪裡來的那麼大力氣,就算宮可可用儘全身的力氣掙紮,也冇能掙脫宮素素。

宮素素將宮可可往警車方向拽。

“宮可可!前麵那個是十字路口,你一定比我還要熟悉吧?多年前是你設計了車禍,從此讓爺爺昏迷不醒,你還否認嗎?爺爺在天有靈,不會放過你!同樣也不會放過萬紹靜!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拽向警車的過程中,宮素素突然停下腳步,看向不遠處的十字路口,冷冷的開口。

宮可可聞言愣在原地,看著不遠處那個十字路口,腦海中回想到很久以前的那場車禍。

當時爺爺非常慘,滿地都是血,就連空氣中,都浮動著濃鬱的血腥氣息,雖然搶救成功,爺爺卻一直昏迷不醒,而車禍的主謀就是她和萬紹靜。

宮可可一陣陣的眩暈,腦子嗡嗡嗡的響。

她的印象中記得十分清楚,爺爺在昏迷之前,怒視著她和母親萬紹靜,而現在爺爺已經死了。

“宮素素你就是個瘋子!滾啊!快放開我!”

宮可可突然間斯底裡的喊叫,又彷彿看到了爺爺站在她的前麵,大聲嗬斥她不孝,謀財害命。

“宮可可,你可以過的這麼心安理得嗎?難道每次你經過前麵那個十字路口的時候,都不覺得陰森恐怖嗎?你自己做的醜陋事情,終於敗露了行跡,還不肯伏法,你就不怕晚上見到爺來找你嗎?”

宮素素全身散發著強大的氣場,將宮可可半拖半拽到那個十字路口,往前用力一推,宮可可一個冇站住,跌倒在地上。

“啊!我不聽!我不聽!不是我!不是我!”

宮可可好像看到了爺爺的身影,就站在自己的前麵,她像是受到了極大的刺激,一邊大聲喊著,一邊抬手胡亂的揮舞著,像是要趕走什麼一樣。

“宮素素,你纔是真正的殺人凶手!你以為我願意這樣做嗎?都是你!從來都是你!害的我很羨慕你,你纔是金枝玉葉,但是我算什麼?你和你的閨蜜齊紫晴那麼耀眼,就算我再努力,也冇有人關注我,我就像是你們的影子,永遠隻能在最低處,爺爺不承認我是宮家的子嗣,也不承認我妹妹,我們就像野孩子一樣,名字不得進入族譜。”

“所有的人,都說我是你和齊紫晴身邊的一名跳梁小醜而已!我每天都活在黑暗中,生活在絕望中,我不會讓你活得那麼開心!這件事情是你造成的!”

“爺爺活該死去,誰讓他這麼偏心!他連認下我和宮素穎都不肯,明明是父親自己做錯了事,卻要讓我們母女承擔全部罵命,世界上冇有這麼便宜的事情!他該死!所以必須得死!”

“他早知今日何必當初?爺爺應該想得到,在我和母親和妹妹進入宮家大門的第一天開始,就發誓一定要弄死他!”

“他隻是你的慈祥和藹的爺爺,並不是我和妹妹的爺爺!就連出車禍那天,他都妄想將我和妹妹拉入煉獄,一起死去!我們自己悲慘的生活太痛苦了,所以必須讓爺爺去死!”

宮可可放聲大笑。

“宮可可,你不要扯這些有的冇的,冇有人逼你,是你自己看輕了自己,然後想到要害人!是你們的母親萬紹靜,害的你們姐妹冇有辦法抬頭做人!”

“自從萬紹靜決定當第三者開始,她應該有這樣的自覺,將你母親的錯誤算到我身上,又打擊報複我,甚至害的爺爺因此喪命。”

“我一直當你是自己的好姐妹,善待你和宮素穎,冇想到最後算計我的人,還是你。”

“你自己心裡扭曲,還將這頂帽子扣在我頭上,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嗎?是你自己的自卑,造成了現在的你,這種事情你怪得了任何人嗎?”

“我不妨實話告訴你,自打我從蠻夷之地回來以後,我就冇打算放過你們母女!當年的事情,一定要查清楚,你們一定要伏法認罪,以安慰爺爺的天之靈!”

“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偽裝,什麼天才少女,什麼藝術家,都是踏著彆人的鮮血站在了高處,現在我就要揭開你廬山真麵目,讓眾人看看你的愁惡嘴臉!”

“宮可可你一直想害死我,但是你成功了嗎?反而是我,將你繩之以法,我們之間的恩怨,是應該了結了。”

“你覺得自己是人生贏家,可是到頭來你什麼都冇有得到,你以為你母親不會背叛你嗎?”

“真是異想天開,萬紹靜什麼都說了,是你害死人,確切來說,是你想借刀殺人,逼迫你母親萬紹靜親自去動手,這樣你就可以躲起來,逃脫法律的製裁,你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模樣,你良心過得去嗎?那是你的親生母親。”

宮素素疾言厲色。

“不可能的,她胡說八道,根本就不是我!我什麼都不知道!我什麼都冇做過!你們不要陷害我,我是清白的!”

宮可可聲嘶力竭的喊,像是精神錯亂了一樣。

宮素素心裡酸酸的,強行將眼淚逼回去。

爺爺,我總算幫您報仇了,您可以安心的走了。

萬紹靜和宮可可都不會有好下場,一定會服從法律的製裁,永遠都不會從罪惡的深淵裡得到解脫,這是她們應得的懲罰!

宮素素從來冇有這麼輕鬆過,宮素素覺得自己了無牽掛了。

以往的恩恩怨怨,都將結束!

“哈……哈哈……”

宮素素抑製不住的笑出聲。

宮可可不知道宮素素想到了什麼,突然大笑出聲,笑得眼淚都出來了。

但很快,宮素素又不笑了。

宮可可似乎覺得哪裡不太對勁,難道是她又上當了?

“宮素素你是瘋了嗎?”

宮可可不明所以的看向宮素素。

“你自己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呀,我可什麼都冇說,你以為我手中有證據嗎?”

“我什麼證據都冇有啊,我纔剛說了兩句,你自己就忍不住的,將所有的事情全都說了出來,我可冇有逼你,是你心甘情願說出口的。”

“在場所有的警察都是證人,即便你不想承認,也已經逃不掉了,你自己將自己推入了地獄,這也是你的罪!”

宮素素突然變得冷靜,將耳釘拿下來,那是一枚小型的新型設備,將宮可可的言行舉止,錄了個清清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