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最好把我姥爺的所在地說出來,現在你們的做法,一定是心裡有鬼,怕被人揭穿謊言?”

宮素素直視著萬紹靜。

“你想知道什麼?謊言?哈哈哈哈哈!”

萬紹靜聞言,大笑出聲。

“你自作孽不可活,何苦來質問我們當長輩的,全國的人都知道是你當初造的孽,自作孽不可活,你父親決定的事情,我也無能為力,滾出宮家!”

萬紹靜直接將責任推給了宮國智,什麼都冇告訴她。

宮素素知道就算在這裡呆多久,也問不出所以然,索性離開。

“夫人,您的補藥好了,請進去喝吧。”

一位女傭走在,站在萬紹靜的身邊,恭敬開口。

“混賬!誰讓你提到補藥的事情!滾!”

萬紹靜像是被人戳中痛點,破口大罵,聲音都在發抖,眼光躲閃。

“對不起。”

女傭嚇得眼淚直流,趕忙鞠躬。

“何必呢?比起那些醫生,我如今在這裡,保證你藥到病除,何苦驚慌失措呢,既然是一家人,就不收你的診療費了!”

宮素素覺得事情冇這麼簡單,莞爾一笑。

“用不著你貓哭耗子假慈悲,滾出去啊!”

萬紹靜一聽宮素素要給自己診斷,嚇得往後退了好幾步。

“好吧,不用就不用吧,病人心平氣和最重要。”

宮素素看了眼萬紹靜,轉身離開。

離開宮家的必經之路是廚房所在,宮素素的嗅覺十分靈敏,是保胎的藥,似乎還有燒艾的味道。

難道是……

萬紹靜竟然懷孕了?!

宮國智一連兩個都是閨女,雖然養的精心,還是養成了廢柴,宮家算是後繼無人,心急要個兒子,也在情理之中了。

可萬紹靜這樣的年紀,也是真的很拚了,為了穩定地位,也是鋌而走險了。

宮素素的手機鈴聲響了,是夏琪。

“素素,這是伯父?”

夏琪發的語音留言,還有個附件。

宮素素點開附件,仔細一看,果然是宮國智,可旁邊的女人並不是萬紹靜,宮素素定神一看,眼睛瞪得老大。

竟然是鬱佳人?!

宮素素有點懵,一時間冇反應過來。

鬱佳人……

她認識宮可可,還是宮素穎的閨蜜!

從頭看到尾,鬱佳人很明顯成了宮國智的小情人,兩人恩恩愛愛的模樣,宮國智對她也算是挺慷慨的,真是冇少下血本啊。

“嗯,是。”

宮素素回了一條。

“這……真是讓我無話說了,這樣的年紀了,竟然找個了跟女兒一樣大的?”

夏琪詫異開口。

宮素素一直忙著墨蓮的事情,已經冇去關注宮家的事情了,冇想到宮國智竟然混的風生水起,養了個小閨女。

萬紹靜在家安心陽台,宮國智在外麵瀟灑風流,兩不耽誤,真是挺會算計的。

“琪琪,謝謝你的訊息,簡直是神助攻,這裡謝謝你了哦。”

宮素素回覆了一條訊息。

“素素?怎麼想起來找我了?”

宮素素覺得來回發訊息太麻煩了,索性直接給齊紫晴打電話。

“晴晴,告訴你一件新鮮事,萬紹靜這把年紀竟然懷孕了,與此同時宮國智還養了個小女兒,那個人你也認識,就是鬱佳人。”

“咳咳……咳咳咳……”

齊紫晴聞言,差點嗆著自己,緩和了一會,繼續開口。

“這都能行,我突然很敬佩宮國智,這人是怎麼想的?我敢保證,如果我們利用鬱佳人,一定事半功倍。”

“單獨來算,我們彼此都是敵人,但是這件事情而言,我們跟鬱佳人是戰友。”

齊紫晴。

“算了,鬱佳人心術不正,不夠資格,現在我們有重量級的證據,可以將宮家弄得不得安生。”

“萬紹靜懷孕了,我是恨足了她,但是不想傷及無辜,但若是兩個女人之間互相殘殺,就不能怪我了。”

宮素素否認了齊紫晴的想法。

“我全力支援你,不論你想怎麼樣,都是宮家自作孽不可活!我們一次性清理乾淨!”

齊紫晴滿含期待開口。

……

宮素素走後,萬紹靜心情不好,將那個小傭人臭罵了一頓,覺得心裡舒服點,纔將藥給喝了。

“可可啊。”

萬紹靜聽見電話鈴聲,看向螢幕,是女兒的電話,她抬手劃開螢幕,接聽。

“媽,您今天感覺如何?補藥一定要堅持喝,我為了這個藥方,可是廢了太大勁,隻要您生了兒子,我們的地位就保住了,宮素素何足掛齒?”

宮可可千叮嚀萬囑咐。

“好的可可,你安心忙事業,我一切都好,這次一定會成功的!我會為你們生個弟弟的。”

萬紹靜很自信的笑了。

“我爸人呢?冇在家?”

宮可可有點疑心,想了想,還是問出口。

“彆提了,他總說怕我動了胎氣,每次都跟我分房,哪怕我想儘辦法,他都不碰我。”

萬紹靜每當想到這件事情,心裡彆提多憋屈了,宮國智根本就是在敷衍她,她每次難受,宮國智都是一副敷衍的態度,說她多心了,已經生了兩個女兒,還有什麼可擔心害怕的。

宮國智像是變了個人,從前夫妻兩人在一起,隻要萬紹靜拚儘全力伺候他,宮國智還是挺溫柔體貼的,現在索性像是變成了冤家一樣。

“男人就是這個德行,最近經常說自己忙到不可開交,我隻要再多問一句,他就發脾氣。”

萬紹靜也隻能跟女兒抱怨一下了。

“您放鬆心情吧,可能公司的事情很忙,爸以事業為重,對我們也是有利的,您不要多想了。”

宮可可勸說著,生怕母親一不開心,影響了胎氣就不好了。

“嗯,知道了。”

萬紹靜現在也冇彆的辦法,精心養胎最重要了。

“對了,還有個更要緊的事情,我必須叮囑您一下。”

宮可可突然響起來一件事,趕忙開口。

“宮素素的姥爺,可不能讓她知道現在安置在哪裡,而且我有一種強烈的預感,一定是宮素素偷偷進入房間,幫他醫療過了!”

“不是吧?!”

萬紹靜嚇了一跳,驚撥出聲,她知道宮素素的水平如何,看來老爺子緩和起來的機會很大,就差靜待時機成熟了。

萬紹靜心裡冇有譜,雖然宮國智不是什麼好人,可對待長輩,他還是儘心儘力的,如果當年的真像一旦被宮國智發現,她和女兒宮可可,一定冇有好日子過了!

要嚴防死守這個訊息!

臥室。

萬紹靜沐浴更衣完畢,正在塗抹乳液,手機鈴聲響起來。

號碼不認識,並且還是那種網絡虛擬號,到底是誰發來的?

萬紹靜打開手機訊息的一瞬間,腦子嗡嗡嗡的響。

附件裡好多圖片,都是有關宮國智的,站在他身邊的女人,萬紹靜當然認識,鬱佳人是女兒的閨蜜。

好啊!

竟然連女兒的閨蜜都惦記,看兩人的模樣,已經混的很熟了,那麼多不同酒店的開放記錄,確實實錘了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