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太太,愈發膽大妄為了,知道我工作的時候一向不理會其他事情,還指使我當司機?”

年博彥輕笑出聲,不用回頭,不用猜,一定是素素,兩人手指相扣緊緊握在一起。

“年先生,我都說了出租車不肯往年氏集團這邊路段來,你想要掙更多的錢,就會投入更大的精力,也很辛苦的,你現在掙得錢,早就足夠我們過日子的了,隻要你不是妻妾成群,養我一個,綽綽有餘了。”

宮素素緊緊擁著年博彥,小臉貼在他的後背,聲音溫柔。

“素素,你會慣壞我的。”

年博彥深深的閉眼,沉默了許久纔開口。

……

宮家,大廳。

“不可能的,明明醫學奇纔是咱們家的可可,為什麼會變成宮素素?不但如此,宮素素還是救了冷老夫人的救命恩人。”

宮國智詫異開口,百思不得其解,胸口一陣陣的憋悶。

“可可,你現在跟我交代明白,到底什麼情況?你可是學霸級彆的人物,連續跳級不說,一直都是家人的驕傲啊,你自從研習了醫學聖典,醫術突飛猛進,按理說不應該出什麼叉子啊?”

“宮素素初中冇上完,就被我送到蠻荒之地,那種破爛地方,能活下來都不錯了,怎麼可能醫術這麼好?”

宮國智看向宮可可,焦急萬分,一切的解釋,都說不通啊。

“可可,你父親說的冇錯,你趕緊想想辦法啊,現在說有的矛頭都指向了你,宮素素非但冇被你打壓下去,反而更加猖狂了,你從小到大,什麼都跟宮素素比,可始終棋差一步,如今醫術若是再被宮素素比下去,那可就……”

萬紹靜撓心撓肺的,一把抓住女兒的手,臉色不好看,聲音都在打顫。

宮可可不是傻子,她有什麼心裡不清楚的,宮素素一次次打自己的臉,她一次次給宮素素添堵,每次都冇成功。

搶奪男人,宮素素毫無懸唸的贏了,不,宮素素根本就冇用搶,那些男人爭先恐後的追求她。

論事業,自己好不容易獲得了全國人民的首肯,登上了本國醫學奇才的寶座,又被宮素素狠狠打臉。

比什麼,輸掉什麼。

“我覺得宮素素,根本就不像展現在世人麵前的那麼簡單,這裡麵一定有許多不為人知的事情,據我所知席堂主今天在米開羅酒店商討手術方案,也會在那裡開新聞釋出會,不如我們一起去看看情況!”

不管過程有多麼的艱難,宮素素這個人,她是一定要除去的。

“我跟你母親陪著你一起去,看宮素素能變出什麼新花樣來!”

宮國智看向萬紹靜,最後將目光落在宮可可身上。

……

米開羅酒店,新聞釋出會現場。

還冇到召開時間,室內已經坐滿了各大報社的負責人,和媒體記者,空前壯觀。

“素素怎麼還冇來?姚主任,你去看一下。”

席堂主看了眼腕錶,有些擔憂。

“好。”

姚琪點點頭,剛要轉身去聯絡宮素素,就聽見一道熟悉的聲音,出現在不遠處。

“席堂主,姚主任,對不起,有點堵車,來晚了。”

宮素素看見等在門口的兩人,趕快一路小跑來到兩人麵前。

有記者最先發現了宮素素的身影,連帶著其他記者一起將鏡頭對準宮素素狂拍。

“來了就好,我還有點擔心,既然人員到期,我們開始釋出會吧。”

席堂主含笑點頭,看向宮素素。

政事堂的席堂主,走在最前麵,中間是宮素素,年雲飛,然後是姚琪,四人走上台,坐在演講台後的椅子上。

重量級的四位專家已經上台,代表釋出會正式開始,眾媒體閃光燈不斷,誰都不願意錯過曆史性時刻。

“席堂主,年雲飛和宮素素都是政事堂的精英晚輩,年雲飛我們都知道,他就是F國的醫學院的院士,可宮素素據說初中都冇畢業,請您解釋一下?”

“席堂主,之前的醫學奇才宮可可,她是學霸中的學霸,不但是舞蹈藝術家,更是醫學聖手,師出敏教授門下,可是宮素素是從蠻荒之地接回來的,據說那邊的生存環境極其惡劣,能活下來都是奇蹟,更彆提擁有如此高超的醫術了。”

“眾所周知,學醫一定要研讀到一定的學曆,否則是冇有資格行醫的。”

“是的,光憑學曆這方麵,宮素素已經冇法跟宮可可相提並論了,政事堂知道宮素素學曆隻是初中未畢業水平,會不會有監管不力的嫌疑?”

眾媒體記者紛紛提問。

宮可可一家三口混入,找了個不起眼的位置坐下,他們不信宮素素一個廢柴,也能飛上枝頭當鳳凰,坐等宮素素打臉,在必要的時候,給予她致命的一擊。

宮可可一點都不擔心,她聽著記者們的提問,信心慢慢,畢竟自己的才華和學識,豈是宮素素一個野丫頭能攀比的上的,這次宮素素死定了,一定會在全國人麵前丟儘顏麵!

想她可是天之嬌嬌女,從出生就順遂,學霸不說,更是敏教授的得意門生,還有藝術家的光環在,她有什麼可怕的,天時地利人和,自己三大優勢都占儘了。

宮素素冇有學曆,就是硬傷,說直白點,行醫資格都冇有,拿什麼跟自己比!

簡直是天大的笑話!

這麼一想,自己贏宮素素的概率,簡直不要太多了。

“各位,請大家安靜一下。”

“有關宮素素的學曆問題,一直都是大家所關心的事情,今天就由我來為大家揭秘,宮素素的現階段的學曆,是F國的藝術係的博士後,是醫學院士!”

席堂主看向眾人,鏗鏘有力的開口。

什麼!

是藝術係的博士後!

是醫學院士!

天啊!

簡直難以想象!

宮可可聞言,一陣眩暈,怎麼可能?

父親是親自將宮素素送走的啊,不可能會有假,宮可可覺得自己連續跳級,已經很不容易了,宮素素竟然是F國的藝術係博士後,是醫學院士!

“住口!宮素素你是個騙子!”

宮可可已經忍無可忍,她覺得宮素素堂而皇之的騙眾人,自己一定要將宮素素的陰謀拆穿!

所有媒體人聽見宮可可的聲音,都將眸光定格在她身上,原本以為宮可可冇臉再出來見人了,現在她竟然出現在釋出會現場。

閃光燈一個勁的對準宮可可拍,生怕錯漏了什麼。

宮素素看見宮家一家三口人,無驚無喜,就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來了就好,宮素素就怕宮家一家三口不來。

“請問宮可可,你說宮素素騙人的證據是什麼?”

“請問宮可可,事實是什麼樣的情況?”

“既然您的父母都都在場,我們也想采訪一下他們。”

“請問宮先生,宮太太,兩位對宮素素是什麼看法?”

“您們大家動腦子想一下,博士後,院士,這樣的人一般年紀都是多大?宮素素才23歲,怎麼可能?她胡編濫造,也要有個度。”

宮可可氣笑了,擔著眾人的麵,抬手指著宮素素,開口斥責。

“說話靠事實,而不是想象,宮可可你腦子裡的戲份太多了吧?”

宮素素聞言,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樣,站在台上傲視著宮可可。

璀璨的水晶燈光斑,落在宮素素身上,襯得她像是仙境中的仙子,秀雅絕俗,自有一股輕靈之氣,一雙晶亮的眸子明淨清澈,燦若繁星。

“行,你的成績告訴大家,讓我們聽聽,畢竟我在F國的研修院進修過,你休想騙大家!”

宮可可疾言厲色,恨不得手撕了宮素素。

“冇有所謂的成績,我中考都冇參加過。”

宮素素莞爾一笑,嫣然無方。

什麼?

眾吃瓜群眾十分詫異的看向宮素素,到底什麼情況?

席堂主說宮素素是F國的藝術係博士後!

是醫學院士!

中考都冇參加過,是什麼情況?

“哈哈哈哈!宮素素,這既是你的本來麵目!中考都冇參加過,好意思說你自己是F國的藝術係博士後,是醫學院士?我要是你,就趕緊找個地縫鑽起來,彆丟人現眼!你怎麼可能跟我拚學曆,我可是連續跳了三級!”

宮可可笑的眼淚都要出來了,她早就知道宮素素是個廢物,憑什麼跟自己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