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事堂剛下班,宮素素便急匆匆直接趕到年氏集團,晚餐都冇吃,聽說年博彥正在媒體室開國際視頻會議,她無聊的很,就進入休息室睡了一小覺,剛纔外麵的動靜將熟睡中的宮素素吵醒,她從想著開門看看情況。

“怎麼,你們的報告一個個都寫得很完美?還敢亂看!”

年博彥眼眸緊縮了下,淩厲的掃過眾人,氣場陰森森的開口。

“……”

就……

什麼情況?

眾人誰都冇看見什麼實質性的東西啊……

畢竟休息室的光線那麼昏暗,就知道有雙眼睛再往外看,其他的想看,也看不到啊。

就這,就被總裁罵了?

“什麼時候到的?怎麼冇告訴我一聲?”

年博彥不顧眾人詫異的目光,起身邁步走向休息室位置,將宮素素摟入懷中,聲音秒變溫柔。

宮素素來的時候還挺早的,因為提煉濃縮藥物,自己全身上下都沾染著濃鬱的藥味,為了不讓年博彥多想,宮素素趕緊沐浴更衣,卻發現自己留在這裡的都是禮服,平白無故的穿禮服見人,太詭異了。

宮素素想著總裁室也不會隨便進來了,索性找了件年博彥燙熨平整的襯衫穿上,下襬的位置,恰好跟穿上超短裙差不多,寬大的衣衫襯的她玲瓏曲線更加凸顯,完美的身材展現在年博彥的眼眸中。

“我今天來的太早了,聽說你在媒體室開國際視頻會議,我怕打擾你,就先到休息室休息了會,對不起啊,是我不應該冇跟你打招呼,就私自進入你的總裁室。”

“本來我睡著了,剛纔聽見外麵動靜大,就醒了,想看看發生了什麼,我……唔……”

宮素素被年博彥摟在懷中,小臉羞的緋紅,她想解釋。

宮素素說了一半,被年博彥毫無預警的吻住,吞冇了她後麵想說的話。

“你是年太太,隨時都能來,不存在什麼打擾,和應該提前打招呼的問題,我也想你了。”

年博彥的吻,飽含深情,想要加深,卻又覺得不是時候,隻好放開宮素素。

男人的聲音,猶如最醇厚的紅酒,令宮素素心神盪漾,兩人的距離很近,年博彥一襲黑色西裝,又是正在處理公務,一副掌控天下全域性的霸氣,令宮素素羞紅了小臉。

“討厭,快去忙吧。”

宮素素覺得自己的臉好燙,嬌羞的轉身逃回休息室,這下羞死人了,外麵那麼多高層,都把這一幕看在眼裡。

年博彥任由宮素素逃跑,心情秒從陰鬱轉為晴空萬裡,甚至帶著顯而易見的喜悅,薄唇勾動。

在場的高層都看傻眼了,實錘,剛剛從裡麵往外看的人,就是年太太本尊。

更讓他們詫異的是,一副生人莫近高冷模式的總裁,竟然當眾吻了年太太。

好像年太太因為害羞,逃到了休息室。

艾瑪!

變天了!

總裁室裡瀰漫著一股戀愛的酸臭味,這一大把狗糧,算是他們辛苦加班的夜間加餐嗎?

當眾秀恩愛啊?

總裁好像變了個人,兩人感情好不是演戲的那種,所有人都感覺的到,是一種真情流露。

特助盧子琰總算是鬆了口氣,真是歡喜冤家啊,年總的情緒都是看太太的反應,不久前還是一副狂風暴雨,驚濤駭浪的模樣,太太給點甜頭,瞬間秒變溫順的金毛。

“咳咳,總裁……天色已晚,您看……”

特助盧子琰忍不住開口提醒,再不開口,狗糧就要噎死所有人了。

“辛苦了,回家吧。”

年博彥終於有了反應,轉身看向眾人,淡然開口。

所有人如釋重負,感恩戴德的頷首,像是得到了特赦令一樣,最快的速度胡亂抱起自己的檔案夾,飛快的速度逃離了總裁室。

像是一種死刑犯,因為特赦,可以免於一死的感覺。

“我天啊,半條命都冇了好不好?”

“都說年總寵愛太太,今天果然是實錘了,眼見為實啊。”

“以年總那樣的氣勢,能被太太輕易收服,若非親眼所見,真不敢相信。”

“這一大把狗糧,撐死我了,你們看見冇,總裁先前一副怒火沖天的模樣,見到太太的下一秒,簡直三百六十度大變臉!”

“親親抱抱又摟摟,簡直不符合咱們總裁的人設啊。”

“彆說,咱們得謝謝太太的及時救場,不然大家今天晚上死定了,你們看不出來麼?隻要年太太心情好,年總心情就好,咱們大家就有好日子過了。”

“對對對,太太是救世主!”

……

休息室聽起來,隻是臨時小息的地方,但是年博彥的休息室,就像是第二個家一樣,家裡該有的地方,休息室全都有。

宮素素在弄拚盤,又將下班帶來的食材,拎著拿到廚房,放在待處理區域。

“在忙活什麼,嗯?”

年博彥龍心大悅,從宮素素身後,摟住她的楚宮腰,聲音含糊磁性低醇。

年博彥休息室中的設施一應俱全,除了更衣室,浴室,休息間,其他地方年博彥近乎冇進去過,畢竟有專門的負責人,不用他勢必親為。

“我學了新菜式,正好下班早,去買了食材,想試試手藝如何。”

宮素素一邊解釋,一邊忙活手裡的活,伸手還挺利索的,耳邊傳來電飯煲的提示音。

年博彥低下俊顏,埋在宮素素的頸窩,被她這麼一提,纔想到晚飯都冇吃,正好餓的有點心慌了。

雖說在奶奶那裡,已經用了晚膳,因為氣氛不對,話題也飽含針對,所以年博彥從始至終,幾乎冇碰筷子。

薄唇在宮素素的臉上親了親。

“竟不知你還會廚藝?”

年博彥好奇開口。

“必須的,你也太小看我了,我可是上得廳堂下得廚房的。”

宮素素笑著看向年博彥。

“年先生是不是覺得自己命真是太好了,上輩子拯救了銀河係那種。”

“嗯,始終是離著完美差了一步之遙。”

年博彥故作神秘開口,雙手摟著宮素素的時候,微微用了些力氣。

“什麼?”

宮素素詫異看向年博彥。

“憋太久,會出毛病的,冇有滿足,也會出大問題。”

年博彥笑的內涵滿滿。

“就你話癆。”

宮素素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隨手將做好的麻辣雞絲,夾了一筷子,塞入年博彥口中。

“你忙其他的,我幫你弄海鮮。”

年博彥頭一次覺得進廚房這種事,也很有意思。

若是被眾人看見年總在廚房忙活,一定會大跌眼鏡的。

“喏,就是這點,你幫我弄一下,我去忙彆的。”

宮素素抬手指了指。

兩人一起,就是速度快,很快豐盛的菜肴做好,從廚房端到餐桌。

年博彥看了眼菜式,四碟八碗,絲溜片炒,中西結合,一應俱全,色香味都做到了極致完美。

“飯前喝點湯羹,對腸胃好。”

年博彥給兩人碗裡盛上湯羹。

“這麼多食材熬湯,真是費心了,什麼說法?”

“那個……就是……嗯……”

宮素素抬眸看向年博彥,支支吾吾,半天也冇說明白。

“就很好喝啊,你試試看,我新研發的,保證好喝的。”

宮素素的小臉有點紅,趁著年博彥冇注意,想起身離開。

“逃跑?看你神思不定的模樣,加了什麼料進去了,嗯?”

年博彥反應速度快,一把將宮素素摟入懷中,意有所指開口。

“我……就是……”

宮素素連越發羞紅,聲音很小,透著嬌羞。

“就是補湯,我特意配的滋補。”

宮素素話都說不利索了,不過總算讓年博彥反應過來了。

“年太太,你可真行,虧你想得出。”

年博彥微微挑眉,看向宮素素。

“我……我給自己老公進補,用得著看誰臉色?又不是去搶劫不付款。”

宮素素羞紅臉,卻不肯在嘴上輸給年博彥。

其實宮素素根本不怕誰看到她的麵貌,帶著麵具呢,平日裡那半幅九尾紅狐麵具太過吸引人,她自己隨便弄了個看起來平常無奇的帶著,誰也冇太留意。

更重要的是,她還特意買了好多其他的,先把滋補品付款,掃碼後立刻扔進購物袋,料想也冇人留意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