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呦!”

鄭弈航還以為醜無顏隻是隨便說說,冇想到她竟然玩真的,小東西的勁頭還真大,這一腳踹下去,還挺疼的。

“醜無顏!你是不是瘋了?你知道小爺是誰啊,你還敢踹我?找死呢?”

“管你是誰,姑奶奶心情不好,踹就踹了,一邊呆著去!”

宮素素冷冷看向鄭弈航,瞪了他一眼,邁步離開。

嘿!

都是醜無顏了,竟然還這麼囂張!

“你給我站住!”

鄭弈航哪受過這樣的氣,邁步就要追上去。

“鄭少,少見啊。”

一道清冷的聲音,出現在鄭弈航身邊,高大的身軀直接橫在鄭弈航麵前,堵住了他的去路。

宮素素後退了幾步,抬眸看去竟然是年雲飛!

“原來是年家二少,是很久冇見了,不過……你怎麼在這裡?”

鄭弈航見攔路的人是年雲飛,也就不再跟宮素素較勁了。

“醜無顏,難怪你敢在太歲頭上動土,原來有年家二少護著,夠有本事的啊,年二少可是F國出了名了高冷,不近女色,竟然為你破例了。”

鄭弈航笑的彆有深意,看向宮素素和年雲飛。

“鄭少除了情情愛愛這點子破事,就冇點正經事了吧?男女就不能是好朋友了?”

宮素素皺眉看向鄭弈航。

鄭弈航冷笑,鬼纔信她的話,年雲飛是四大豪門的公子哥之一,高冷的要命,自視清高,多少名媛佳麗想要追他,差醜無顏一個朋友?

“我去,二少,你好這口啊?還一個勁的倒追?我真是歎爲觀止了。”

鄭弈航微微挑眉看向年雲飛。

年雲飛依舊是白衣少年的打扮,清爽利索,頭髮黑玉般有淡淡的光澤,眼眸宛若繁華薄澈的午夜星空,優雅溫順,又透著些清冷。

年雲飛屬於清爽冷峻型,鄭弈航屬於妖孽型。

他將宮素素護在身後,就算鄭弈航想找茬,也得先過自己這關。

年雲飛深知鄭弈航不是良人,玩世不恭,女朋友多到他自己都數不清了。

“鄭少費心了,這些與你無關,畢竟她是冷老夫人的救命恩人,鄭少還想要拳腳相加?不知道冷老夫人知道這個訊息,鄭少是不是又活夠了?”

“你……”

提到姥姥,鄭弈航像是被神仙定住一樣,不敢多廢話,也真是無語,自己孫子不疼愛,偏偏胳膊肘往外拐,老夫人一向不喜歡陌生人靠近,更彆提紮針和吃藥了,真是活久見了。

“得嘞,既然年二少這麼說了,薄麵我得給足了。”

鄭弈航深深看了眼宮素素,轉身離開。

“你算是被鄭弈航給盯上了,他這種紈絝子弟,你還是遠離比較好,望眼全國,除了冷老夫人,任何人的話,他都不當事。”

年雲飛見鄭弈航的身影淡出視線,才轉身看向宮素素。

“我……謝謝二少爺的幫助。”

鄭弈航這種人,宮素素見的多了,根本冇當事,但仍然感謝年雲飛的幫助,省了不少口舌爭辯。

二少爺麼?

剛剛鄭弈航這麼稱呼年雲飛,現在宮素素也跟著稱他一聲二少爺,明顯是不動聲色的疏遠彼此的關係。

“閒來無事,過來溜達一圈而已。”

年雲飛點點頭。

年雲飛也冇那麼閒得慌,宮可可放出的訊息,說宮素素找他有事,又冇有他的聯絡方式,自己代為轉達了。

宮可可不知道年雲飛的背景身份,更不知道他竟然是年博彥同父異母的親弟弟,訊息發的隨心所欲,隻為了將年雲飛框到政事堂,隻要提到宮素素,準保管用。

年雲飛的心中,確實有宮素素的一席之地。

“我要去看資料,一起吧。”

宮素素冇多想,反正都是順路,故意迴避,反而不好。

“嗯。”

年雲飛應了一聲。

藥房。

畢竟是宮可可約了宮素素見麵,等了一會,宮可可還冇到,宮素素心中疑惑,宮可可什麼時候這麼沉得住氣了?

“二少你忙你的,宮可可約我見麵,我就在這裡等她,她有樣東西,要完璧歸趙。”

宮素素一雙晶亮的眸子看向年雲飛,絲毫不帶雜質,清澈乾淨,年雲飛低下頭。

年雲飛一向自視甚高,很少把誰看在眼裡,這種明裡,暗裡的爭鬥,他見的太多了,兩個女人的私事,他從來冇興趣參與其中。

宮可可一定有問題,先將宮素素約到藥房,又約了自己過來,說是毫無關聯,自己都說服不了自己。

“大哥……他善待你嗎?”

年雲飛最終還是開口了。

“博彥對我是真心的好。”

宮素素聽到年博彥的名字,心裡甜滋滋的。

“上次那件事情,他很生氣,他有冇有暴力對待你?”

年雲飛。

“二少爺。”

宮素素的臉色變得很嚴肅,開口聲音清冷了些。

“年先生畢竟是你大哥,他是個很正常的人,也是我丈夫,冇有任何一個妻子,喜歡聽彆人說自己丈夫不好。”

宮素素的話不多,簡單的兩句話,就表明瞭立場,看得出,是在用心護著年博彥。

年雲飛冇反駁,覺得宮素素很有意思,所有的知情人中,也隻有宮素素,不把年博彥當妖魔鬼怪了。

“琪琪給你的墨蓮,你用來提煉毒素,又不惜生命危險,以身試藥,擺明瞭是幫我哥治病吧?墨蓮的毒性我清楚,你怎麼熬過來的?”

年雲飛冇打算拐彎抹角,直接問出口。

宮素素抬眸看向年雲飛,他是F國最具盛名的醫學晚輩,年僅25歲就成為醫學院的院士,騙不了他,不如坦白相告。

“大哥不知道這件事情吧?他也一定不清楚,你在用命冒險去挽救他的病情,第一次可以算你運氣好,你能保證每次都熬過來嗎?”

“墨蓮我尋到過,也對它進行了研究,副作用十分大,不是你輕易可以嘗試的,這次是你運氣好,墨蓮的餘毒是冇辦法徹底清除乾淨的,人要順從天意而為,不可逆天而行,你現在的行為,無異於找死,而且會死的非常痛苦。”

“若是他知道了,還能讓你繼續以身試險嗎?還會讓你肆意妄為嗎?如果他被矇在鼓裏,我會去跟他說,你想想看,他會是什麼樣的反應?”

年雲飛的眼眸,宛若繁華薄澈的午夜星空,看向宮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