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昊天得了失心瘋?徹底被封了?怎麼回事?”

宮素素看到訊息,以為自己看錯了,愣了下。

“這有什麼稀奇的,還不是因為金主祖宗的生日宴會,我冇然他滿意開心,心情一個不爽直接斷了我的前途,讓屬下告訴我,想清楚了讓我找他……”

齊紫晴回了一條。

“晴晴,辛昊天這人真是令人想不通,事情也不是你挑起來的,跟你沒關係,打擊報複也得找對當事人吧?更何況你都已經被他報複的那麼狠了,他還要苦苦相逼嗎?”

宮素素覺得辛昊天,真是無理取鬨了。

“晴晴,你彆怪我多嘴,辛少真的心理不太健康,辛家的環境你比我更清楚,太嚴峻了,那樣黑暗的環境中長大,註定了辛少的性格不會陽光,他對你好,也是出於打擊報複。”

“一步步讓你習慣他的存在,習慣了他對你無條件的好,然後等你愛上辛少的那天,無法自拔的那天,再將你從雲端推入深淵,徹底打壓你。”

“辛少相貌堂堂,溫文儒雅,惜字如金的他,倒是多了點高處不勝寒的味道,令人看不透的神秘感,但是這些對你,都是致命毒藥。”

“你迷戀的越深,他的報複感就會越強,不如徹底離開他,我是真的很擔心你。”

宮素素是真心為了齊紫晴著想,辛昊天和年博彥,雖然家庭環境相似,但是兩個男人對待女人,可真是天壤之彆了。

齊紫晴自己心裡明白,辛昊天恨毒了她,所以才這麼報複自己,她無意中聽到了辛昊天和他母親的全部對話,她不是聖母,但是站在辛昊天的角度很能理解了,畢竟母親這個樣子,放誰身上,都不會輕易地就此罷休的。

“就這樣吧,你過來吧。”

齊紫晴回覆了一條。

作為齊紫晴的閨蜜,宮素素不可能不去的,她擔心齊紫晴的狀況,畢竟都淪落到賣貨了。

除此之外,還要去找宮國智和宮可可,要個說法。

……

克勞斯酒店。

宮素素去的時候,剛巧看到了宮國智,宮可可算是宮家的救命恩人了,有了風光無限的好女兒,宮國智是商場得意,被眾多老闆捧著,供著。

最近宮國智忙的不亦樂乎,托了宮可可的福氣,各種宴請不斷,訂單合同拿到手軟。

“哎呦,這不是宮家千金宮素素麼?大名鼎鼎的年太太啊,國智,你還不趕緊看看什麼情況?”

在一起喝酒的朋友,看見宮素素,靠近宮國智的身邊,嘀咕了一句。

宮國智聞言愣了幾秒,順著那人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見了宮素素的身影,腦子有點嗡嗡響,她又想乾嘛!

宮國智心裡這叫一個心塞,每次碰到宮素素,準冇好事!

“哥幾個先喝著,我去看看。”

宮國智起身,邁步走到宮素素麵前。

“素素,你來這裡做什麼?”

“明人不說暗話,宮總,我來要我母親留下來的醫學盛典。”

宮素素看向宮國智,淡然開口,她的語氣十分肯定,就看誰心裡素質更好了。

果然,宮國智聽到醫學聖典幾個字,當時臉色慘白。

不可能的!

宮素素怎麼會知道醫學盛典的事情,自己和宮可可,並冇告訴過她!

黎若雨的醫學聖典,是他偷偷拿給宮可可的,不然宮可可的醫術,不可能如此程度的突飛猛進。

宮國智是拿走了醫學聖典,但不代表他會還給宮素素,那可是極為難得的好東西。

“宮素素,你給我說話注意點,我並不知道什麼醫學盛典!”

宮國智理不直而氣壯。

“宮總,該知道的事情,就算你和宮可可不說,我一樣知道的一清二楚,更何況這件事情是宮可可自己承認的,她自己偷了我母親的手稿,能懸壺濟世我也不說彆的了,她學藝不精,倉促下針,一定會鬨出人命的,所以我必須要回來。”

宮國智聽了宮素素的話,心裡這叫一個火大,暗中罵宮可可,好端端的,乾嘛要將事情告訴宮素素!

“找不到了,丟了!你母親給你留下的醫學聖典,確實是我拿到的,也是我給宮可可的,但就找不到了,我也冇辦法!”

宮國智索性來個不認賬,耍賴皮。

宮素素果然將宮國智的實話詐出來,母親確實給自己留下了醫學聖典!

醫學聖典竟然被偷了十幾年,還是被宮可可拿走了!

宮國智的話,表明瞭是不可能還給自己了。

“好啊,既然這樣,宮總去忙吧,冇事了。”

宮素素微微挑眉,看向宮國智,轉身離開。

就這麼走了?

宮國智十分詫異,他還以為宮素素會糾纏不休。

“就冇事了?”

宮國智開口。

“不然呢?不過雖然宮總說醫學聖典丟失了,可我相信心有靈犀一點通,很快,那本醫學聖典會物歸原主的!”

宮素素笑的意味深長。

總統套房。

“事情辦得如何了?”

齊紫晴從冰箱裡,拿出一瓶玫瑰汽水遞給宮素素。

“問出來了,醫學聖典,確實被宮國智偷走,交給了宮可可。”

宮素素接過汽水,打開,喝了一口。

“你打算怎麼辦?這麼著名的醫學聖典,想必宮可可和宮國智,都冇有給你的可能。”

齊紫晴看向宮素素。

“這還不簡單,現在他們嘴硬的很,我有的是辦法,讓他們親自歸還給我。”

宮素素莞爾一笑。

“那就好。”

如果說夏琪對宮素素還是有些擔心,齊紫晴對宮素素的話,真就是深信不疑的那種程度。

“年太太,快救救我,我被膏藥貼上了……”

宮素素剛要繼續跟齊紫晴說點什麼,手機特設鈴聲響起,纖細的手指劃開螢幕,入眼的是年博彥發來的一條簡訊。

“這這麼大膽?”

宮素素回覆的快,附上一個菜刀的表情。

“毫無疑問,還是宮可可唄,陰魂不散,賴定了我!”

年博彥。

“素素,你這曝光量,能跟我並肩了。”

齊紫晴說著,將自己手機,遞給宮素素看。

又鬨事情?

“你說多少明星要羨慕死你了,你明明什麼都冇做,天天掛在熱搜榜,可是人家明星還得想儘辦法,真是能被你活活氣吐血的那種,話說,你婚姻不保,是什麼情況?”

齊紫晴調侃了一句。

婚姻不保?

宮素素詫異,什麼時候自己婚姻不保了?

她接過手機看向螢幕,是年博彥和宮可可在一起的爆料,年博彥什麼都冇做,隻是靜靜的站在原地,雙手抄兜,是個背影,氣場強大,散發著與生俱來的貴氣。

宮可可一身豔粉色的禮服裙,眉眼含笑,透著顯而易見的癡戀,雙手捧著一束紅玫瑰。

兩人的背景很熟悉。

宮素素想了想,不就是自己現在所在的克勞斯酒店麼?

年博彥來,有情可原,畢竟這裡是他名下的產業,但宮可可在一旁,就變了味道,尤其是那一捧玫瑰花。

因此,年先生上了熱搜,宮素素躺著中槍了。

評論還是毫無例外的一邊倒。

“宮可可加油!就算是年總,也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

“年總V5!一定要拋棄噁心人的宮素素!一定要將小仙女宮可可追到手!”

“祝福年總和宮可可!”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宮素素最終原形畢露!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宮素素簡直太作妖了!她根本配不上年總,還是可可小仙女最合適!”

“一個蠻荒之地回來的野丫頭,能登上大雅之堂嗎?簡直就是笑話!人設崩了吧!”

“快快離婚啊!趕緊迎娶宮可可小仙女!普天同慶!”

“素素,你看看這個頂級綠茶女王宮可可,也太不要臉了吧?死纏爛打,不達目的不罷休,這種倒貼的女人實在是可怕,她怕是餓死鬼投胎的,大堂要是冇人在,我敢保證,宮可可秒秒鐘直接把你家年先生撲倒,就地正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