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素素抱著拉斐爾回房間,小狗睡得倒是香甜夢美,宮素素卻失去了睏意。

“年先生,今天要忙的很晚,就不回來了?”

宮素素拿出手機,迅速的發了一條訊息,言辭十分婉轉。

“是的,很忙,不回了。”

年博彥近乎是秒回訊息,宮素素大膽推測,他一定是在等自己訊息。

宮素素心中一陣無語,兩人夫妻感情,竟然這麼惜字如金。

“我們好好談談可以嗎?”

宮素素又發了一條訊息,想要及時跟年博彥溝通,有問題不解決,很容易出事的。

“你趕緊休息吧,我要去會議室開視頻會。”

年博彥發來的資訊和宮素素髮出的訊息,同時同步。

年博彥的態度很明確,就是不想再說了,什麼見鬼的視頻會議,這都幾點了,他一個人瘋狂忙工作,不代表所有人都要這麼晚起床,跟他視頻會議吧。

全都是藉口!

嘭!

宮素素鬱悶的很,將手機扔在一旁的貴妃榻上,拿起旁邊年博彥的枕頭,用力的拍了幾下,又砸了幾下。

悶氣發泄完了,宮素素摟著年博彥的枕頭躺下,慢慢都是年博彥令她安心的味道,入夢也快。

……

政事堂。

宮素素醒的格外早,快速梳洗完畢就趕三關一樣來到了藥房,她到這裡的時候,除了門口看門的大爺,再冇第二個人。

宮素素在藥房裡查了會資料,想到院子裡活動下,剛往後花園位置走了冇多遠,就看到了一個華白頭的老者,看起來身體狀態不好,有些搖搖欲墜,宮素素來不及多想,趕忙跑過去,在老人摔倒前,將其扶穩。

“您怎麼了?哪裡不舒服,我是醫者,可以幫您的。”

宮素素將身份卡給老人看了下,連忙將老者扶到走廊的涼椅上,不敢多耽擱,幫老人做了初步檢查,檢查結果很不容樂觀,中晚期。

她趕忙將銀針和自己研發的迷你儀器拿出來,給銀針進行消毒,準備幫老人渡過劫難。

“天仙美女就是不同於凡俗人,想必我是迴光返照了,竟然見到如此美豔動人的仙子。”

老者覺得眼前事物變得虛無縹緲,像是進入了十裡桃花林,眼前的天仙戴著一副九尾紅狐的麵具,這是看到了狐仙?

“老人家,這裡是政事堂,醫學研究的地方,可不是什麼天宮仙境,冇有仙女,醫女倒是有一位。”

宮素素儘量讓老者放鬆心情,畢竟一會銀針刺入,會很疼的。

“不是天仙?怎麼可能,至少你是美豔動人的狐仙。”

老者看向宮素素,微微一笑。

“咳咳咳……”

老者還想說點什麼,一陣劇烈的咳嗽,手下意識擋了下,溫熱的鮮血順著指縫墜落在老者衣服上。

宮素素的反應極為快,連續為老者紮了6根特製銀針,幾秒種後,老人止住了咳血。

“您的情況……我需要為您解決深度問題,但是會很疼……可以嗎?”

宮素素不打算隱瞞老者,將所需銀針遞到老者麵前。

“我……你……能換個方式麼?我暈針……但是不怕疼……”

老者見到銀針的一瞬間,感覺天旋地轉。

“您閉眼就好了,除此之外,並無其他把握,救命要緊,您忍一忍,可以嗎?”

宮素素的語速很快,畢竟時間就是生命。

“哎,好吧,仙子的吩咐,必須聽啊……”

老者無奈搖搖頭,雙眼緊閉。

宮素素的聲音很是輕柔,像是具有某種安神的能力,老者聽著宮素素的話,心裡竟然變得格外的靜。

銀針快準穩的刺入穴位,從決定用針位置到施針,僅用不到三秒。

老者原本蒼白的臉,好像瞬間冇那麼難看了,看起來很平靜。

宮素素看著手機時間,足足過了二十分鐘,纔將銀針拔出來,老者汗流浹背,宮素素拿出紙巾,幫老人家將臉上和脖子上的汗水擦乾淨,又費勁吧啦的將老者扶進離著她們最近的休息室。

她見老者冇什麼大礙了,才轉身離開。

宮可可一直暗中跟蹤宮素素,見宮素素離開,她想要躡手躡腳的進屋,檢視到底是發生了什麼。

隻可惜,還冇邁步,同僚們就陸續進來了,有幾個好奇寶寶看向宮可可,問她神秘兮兮的,乾什麼呢?

“剛纔有位老者,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可可,你真是做好事不留名,一定是你救了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