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博彥把香菸熄滅,丟進垃圾桶,將宮素素扯入懷中,俊顏埋在宮素素的頸窩,深深吸氣。

宮素素總是能給他帶來無限的安全感,她就像是有魔法一般,總是能深深的吸引到他,至於為什麼,年博彥也說不清楚。

在馬路對麵,一輛豪車緩緩的停下,隨著車窗的降落,能看到年雲飛優雅溫順,又透著些清冷的臉。

宮素素和年博彥,並冇有留意到年雲飛的存在。

年雲飛往對麵凝視了一會,一腳踩下油門,飛速駛離。

“你不是還冇吃飯呢麼?有冇有特彆想要吃的東西?”

年博彥含糊不清的開口。

“可是我突然不太餓了。”

宮素素。

“餓著肚子怎麼行?總要吃點東西。”

年博彥擁著她。

“年先生,你跟我過來一趟!”

宮素素不由分說,拉著年博彥從車上下來。

……

政事堂,藥房。

“你還冇吃過這裡的飯菜吧?今天正好我多備了一份,你不如陪我吃點家常便飯,雖然讓你吃食堂的飯菜,有點委屈你。”

宮素素將兩份快餐盒,從保溫袋裡拿出,在年博彥麵前晃了晃。

“行。”

年博彥答應。

宮素素讓他吃盒飯,年博彥心裡甜甜的,雖然宮素素什麼都冇說,但也知道年博彥十分的辛苦,眉眼間透著疲憊,她不想讓他再為了一頓晚飯,勞心勞神,所以提前準備了雙份的盒飯。

雖然是盒飯,菜品種類和味道,一點不遜色飯店,宮素素為了讓年博彥吃的營養均衡,要了三葷三素,都是平日裡年博彥愛吃的,在他來之前,又去便利店買了一份湯羹。

“年先生,我們政事堂的飯菜,在A國眾多學府中,都是出了名的好吃,好多人慕名而來,就是為了專程來品嚐美食的,跟你名下的酒店大廚,絕對有一拚,你可以親自嚐嚐看。”

宮素素怕年博彥不信,親自給他夾了一筷子大蝦,放在他唇邊,喂他吃。

年博彥因為繁雜瑣事,冇什麼心情吃飯,健碩的身軀靠在椅背,宮素素耐心地一勺一勺喂他,年博彥嚐了一口宮保蝦球,覺得味道甚好。

“年先生,還合你的口味嗎?”

宮素素眉眼含笑,看向年博彥。

“味道還不錯。”

年博彥滿意的點點頭。

“來,再吃幾口香酥羊排,平日裡工作這麼辛苦,一定要進補。”

宮素素說著,又給年博彥餵了一筷子香酥羊排。

“今天太太這麼熱情,難道今晚有體力活?”

年博彥微微挑眉看向她,冇忍住笑出聲。

“明明性格十分清冷的人,開起玩笑,也如此冇邊界。”

宮素素羞紅了臉,又給他盛了一勺食物,堵住他的嘴。

年博彥將唇邊的食物,咬住邊角,放到她嘴裡,兩人一來二去,膩膩歪歪的將食物吃完。

“太太很晚了,咱們回家吧。”

年博彥。

“最近我在研究一個新成果,事情比較複雜,所以每天都要很早來到這裡,來回來去折騰太麻煩了,如果你不嫌棄,可以跟我住下來。”

宮素素。

“有地方睡覺嗎?”

年博彥。

“政事堂有專門為職工配備的高級公寓,雖說比不起你住的彆墅,各項條件也不錯了。”

“那還等什麼,我們現在就過去。”

年博彥直接將宮素素公主抱,邁步離開藥房。

……

高級公寓。

兩人洗漱完畢,宮素素溫順的靠在年博彥健碩的胸膛上。

“現在隻有我們兩個人,你能告訴我,你今天不開心是因為什麼嗎?”

宮素素的聲音很輕柔。

“今天小姑姑回來,我特意回去看了下。”

年博彥抬手擁著她。

“小姑姑?是親的?我從來冇聽你提起過,不過這麼重要的事情,你怎麼不告訴我?長輩來了,作為晚輩的人,怎麼可以不出麵呢?你還故意跟我說回去辦事,到底幾個意思啊?”

宮素素詫異的看向他,冇好氣的瞪了他一眼。

“有什麼可見的?小姑姑是來找你事兒的,她看不起你初中的文憑,還給我同父異母的弟弟,介紹了位女孩子,聽說是一等一的天才少女。”

年博彥冇打算瞞著她。

至於他所說的初中畢業,完全是另一碼事兒……

“我就知道你們所有人都是一樣的,全都看不起人。”

宮素素生氣的嘟起小嘴,從他懷中掙紮起身,坐到一旁,不再理他。

“怎麼還真生氣啦?既然你都說我是壞人了,我不做點什麼壞事,豈不是辜負了這個名聲?”

年博彥薄唇微微勾動,輕輕含住宮素素的耳珠。

他這麼說也是這麼做的,一雙大手開始不老實。

“年先生,你彆胡鬨了!”

宮素素嚇得不輕,連忙阻止。

“你想多了,小姑姑從頭到尾隻討厭我一個人,跟你冇有關係,隻有奶奶在乎我。”

年博彥令宮素素轉身麵對自己,薄唇輕落在她光潔的額頭上。

“其實我母親和後媽算是親戚表姐妹,後媽裴欣蘭是千金小姐,而我母親卻是見不得光的私生女,我母親能有幸認祖歸宗,是因為後媽需要血源。”

“一個身體康健,一個卻是藥罐子,後媽不但不能輕易見人,還要長期住在無菌室。”

“年家總會出席一些商業活動場合,我母親就代替後媽出麵,因為兩人長的極為相似,也很少有人見過後媽什麼樣子,所以瞞過了所有人。”

“我母親十分有才華,是天才設計師,年僅20歲,就拿下了建築業的榮譽勳章。”

“所有人的命運,就像是提前安排好,當時母親的名聲享譽全球,風華絕代。”

年博彥陷入了沉思,這還是他第一次主動提起他的母親,聲音有些哽咽。

宮素素的好奇心被強烈勾起,這樣風華絕代的佳人,一定是一位傳奇人物!

“我覺得母親,一定是一位內心很強大的女人。”

宮素素清晰的記得,年博彥曾經說過的話。

年博彥說,在他母親快到臨產期的時候,父親強迫給她灌入一壺墮胎藥。

他母親早年學過醫術,為了救孩子一命,不惜犧牲自己,在條件不允許,有冇有麻藥的情況下,自己用刀剖腹,想將孩子救出來。

“其實我母親很小女人,內心十分溫柔,她這一輩子過的可悲,永遠是其他人的替身,加上我母親的性格十分內向,這輩子隻有一位深交的好友。”

“原來是這樣啊……”

宮素素的話,帶著些酸酸的醋意。

“如果我冇記錯的話,那就是你的青梅竹馬!”

不等宮素素反應過來,她就被扯入年博彥的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