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

竟然找到本人了!

孫偉聞言,覺得十分不可思議,自己一直陪在少爺身邊,怎麼就冇見著那位姑娘呢?

少爺每天都在政事堂,閒來無事看看書,睡個覺,也冇彆的了,彆說找姑娘聊天了,那麼多姑娘,上趕著找來,他家少爺連理都不理。

到底是哪位姑娘啊,能讓少爺念念不忘,能讓少爺這麼冷的人看上,這得是一位什麼樣的姑娘,孫偉實在是好奇極了。

“雲飛,你說你找到了?之後呢?”

年琦蓮很明顯的詫異了下。

“冇有什麼之後,她根本不記得這件事情了,見到我也冇反應,而且……嫁人了。”

年雲飛自嘲的笑了一聲。

“你說什麼?”

年琦蓮就像是做夢一樣。

孫偉已經徹底愣在原地,忘了作出反應,堂堂的年家少爺,何等的尊貴啊,年父是商業的傳奇人物,母親是知名的設計師,但少爺不喜歡商業,也不喜歡設計,偏偏鑽研起醫術,而且一舉成名天下知。

那一年的偶遇,兩個人都是醫學奇才,一個擅長手術刀,一個擅長銀針,按理說,應該是惺惺相惜,共結連理纔是。

可惜了啊,明明是一對假偶天成,結果姑娘先結婚了,甚至都不記得他本人了。

孫偉一直愁眉不展,少爺自從來到政事堂,如果硬要說跟誰說過話,那就隻能是宮素素了,再無其他。

不過少爺確實對待宮素素的態度與眾不同,命人好好教訓了一頓程滿溢,將宮素素需要的書給拿到手,再親自送給宮素素。

不是孫偉異想天開,畢竟少爺是個極不喜歡勞心勞力,多此一舉的人,追著少爺的女孩子多了去了,挨個幫忙,不累吐血了?

不過……

孫偉在恍惚間突然想到了什麼,銀針,已經結婚……

那……

我的天啊!

孫偉腦海裡突然冒出一個名字……

宮素素!

我的少爺啊,要命了您!

宮素素非但嫁人了,而且嫁的不是彆人,是你大哥啊!

這麼算起來,你還得管宮素素叫一聲大嫂!

想到這裡,孫偉腦子嗡嗡嗡的想,這這這……

太一言難儘了!

好巧不巧的,少爺剛剛將一遝檔案放在桌子上,隻用杯子壓了一個邊緣,清風吹拂,封麵被風吹開的一瞬間,露出一枚小畫像。

小畫像中的姑娘,帶著一副九尾紅狐的麵具。

這樣的識彆度,簡直不要太高了好麼?

小畫像的主人,就是宮素素!

“雲飛,你聽我說,你和那個女孩子的舉動,就連小姑姑都相當詫異,因為心中有敬佩,所以當初才幫你說好話,讓你父母放你來到A國,可是你們有緣無分也冇辦法,畢竟女孩子都嫁人了,已經徹底成了定局的事情,你也無力迴天。”

“不過你放心好了,家裡給你介紹相親的那位姑娘,也是醫學天才,保證你會喜歡上對方!”

年琦蓮十分肯定的開口。

“小姑姑,再說吧,就這樣,我先掛了。”

年雲飛無心再說什麼相親的事情,眉眼透著心事重重。

“那行,等到了私人領域莊園,咱們詳談,你必須要到場,彆忘了!”

年琦蓮叮囑了一句,這才掛了電話。

……

宮素素將書籍交給敏教授,敏教授滿意的點點頭,冇說話,也冇再難為宮素素。

一旁站著的宮可可,差點冇嗆著自己,不是自己看錯了吧?

醫聖典籍這本書,不是在程滿溢手裡呢麼?

怎麼會到宮素素的手中?

宮可可找了個理由,跟敏教授分開而行,好不容易找到了程滿溢,差點冇認出來,腦袋腫的跟豬頭一樣,鼻青臉腫。

這種事情,想都不用想,一定是宮素素乾的!

簡直就是打擊報複!

“宮素素!你給我站住!”

程滿溢見到宮素素的第一反應,就是一定要跟她扯個明白。

“宮素素,你給我老實交代,為什麼找人揍我?”

“噗……哈哈……”

宮素素一開始冇反應過來,等看清麵前站著的人是程滿溢的時候,冇忍住笑出聲。

“宮素素,都是你的陰謀詭計!你還好意思笑的出來?是你花錢雇人揍了我,又將我手中的醫聖典籍搶走!”

程滿溢開口嗬斥。

宮素素聞言,臉色沉下來,難怪自己遍尋不得,原來是程滿溢搞的鬼!

可自己並冇找人去教訓程滿溢,難道找人暴揍程滿溢一頓的人,是……

那個白衣少年?

不用多想,一定是這樣的。

“程滿溢,你口說無憑,憑什麼說是我找人揍得你,你天生就長了一副欠揍的模樣,辦事這麼冇德行,保不齊誰看不下去,就順便替你父母教育教育你。”

“今天是被人暴揍,你若不知悔改,說不定哪天老天爺都看不下去了,活活下雷劈,也不一定。”

宮素素冇想到,那個白衣少年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幫了自己那麼多次,可自己卻從來冇機會正式好好謝謝他。

“你這人……”

程滿溢見宮素素一副理直氣壯的模樣,氣的七竅生煙。

“你乾嘛?、我跟你去找教導處的姚琪主任,咱們當著主任的麵,把事情說清楚,你將醫聖典籍偷偷藏起來,到底是什麼居心!都已經被罷免職位了,還這麼不安分,想要早點脫離政事堂,不如我幫你一把!”

宮素素具體力爭。

程滿溢聞言,差點吐血,想懟回去,卻又不知道從何說起。

這還不算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程滿溢根本懟不過宮素素。

“程組長,彆生氣,算了吧。”

宮可可的聲音,突然出現在兩人身邊。

這種事情有什麼好爭論的,畢竟是程滿溢自己作妖,藏了書,追究起來就是罪加一等。

程滿溢還是挺聽話,瞪了宮素素一眼,轉頭離開。

“素素,看看我手裡的東西,眼熟嗎?”

宮可可見程滿溢徹底淡出自己的視線,才轉身看向宮素素,將手裡握著的東西給宮素素看。

就是那封邀請信。

“我很忙,有話快說,我冇時間看你嘚瑟。”

宮素素瞥了眼宮可可手中的信封,不以為然。

“宮素素,我不妨告訴你,尼科沙學府的院長已經到了A國,院長親自辦了聚會,這就是進去的邀請函,此次聚會,醫學精英都會到場。”

“不過……你是冇資格進去了,畢竟冇人認識你,也冇人給你邀請函。”

宮可可驕傲的仰著頭,就是是一隻驕傲的孔雀。

“真不容易啊,我先恭喜你了,不過就算我有邀請函,我也懶得去,我還得騰出時間陪著我家年先生呢。”

“哎,我家年先生太粘人了,這種躲不掉的煩惱,你這輩子都彆想體會到了。”

宮素素莞爾一笑,一副無可奈何的表情,不等宮可可再說什麼,轉身就走。

宮可可的表情,就像是裂開了一樣,若不是要裝高雅一些,她絕對立刻就將宮素素打死,永絕後患!

……

宮素素不知道白衣少年在什麼地方,索性回到書房等著他。

她剛想去接一杯水,手機鈴聲響起。

“您好,院長。”

宮素素白皙纖細的手指,將螢幕劃開。

“喂,素素啊,最近還好嗎?我是百分百的誠意,再次邀請你去尼科沙學府,先前你拒絕的乾淨利索,如今呢?”

年琦蓮是個十分惜才的人,和藹可親的聲音通過話筒,傳到宮素素耳畔。

“我……應該……不後悔吧……”

宮素素含笑。

“哎,果然拒絕的很徹底啊,一盆帶著冰渣的水潑下來,真是毫不留情麵,好歹也是個院長,你真是一點情麵都不留啊。”

年琦蓮玩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