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信!這一切都不會是真的!”

宮可可近乎咆哮出聲,聲音都在發抖,她看向年博彥繼續開口。

“年總,是你說的跟宮素素分手了,是你說的回來參加我生日宴,是你說的給我驚喜!”

“生日宴我來了,驚喜也如約送了,素素是我太太,不存在分手一說。”

年博彥臉色淡然,清冷又拒人千裡之外。

宮可可一陣陣眩暈,心跳快的發慌。

嗬嗬,原來年博彥說要給自己的驚喜,就是這個驚喜。

欺騙!偽裝!利用!算計!

宮家一家三口,還傻傻的將管家,當成了宮素素的老公,也傻傻的以為年博彥徹底嫌棄了宮素素,原來所有的所有,都是年博彥和宮素素算計好的計謀!

宮可可清晰的記得,自己在聚會上,挑撥是非,說宮素素壞話,當時那麼多人都在,辛昊天、齊紫晴、閔斯宇,還有那麼多上流社會圈子的朋友,他們都在場。

這些人裡,一定有知道實情的人,一定將她當成了傻子般看待。

宮可可覺得自己,就是個跳梁小醜!

宮可可從小時候,就特彆喜歡跟宮素素比,不管是學習,還是衣食住行,就冇有一樣不攀比的。

“年博彥,我不肯相信,即便是你喜歡宮素素,年傢什麼樣的家庭,怎麼會接受宮素素這樣身份背景的女人!你根本就冇能順利娶到宮素素,是不是這樣?”

現在被徹底打臉,打的那麼疼,自己已經成為A國最大的笑話,即便是不想相信,不願意相信這個事實,她也隻能被迫接受。

“還有你這個賤人!憑什麼跟我爭年總!憑什麼!我一直以來的目標,就是年博彥,我決不允許他娶你回家!你憑什麼成為年太太?”

宮可可抬手指著宮素素,憤怒斥責。

宮素素看的清清楚楚,宮可可對年博彥的執著,近乎到了喪心病狂的程度,宮可可多會演戲,宮素素心裡最明白,宮可可撐不住了,在情緒敗壞的情況下,露出了廬山真麵目。

“宮可可,我是不是真的嫁給年博彥,你跟萬姨心裡不清楚麼?當初你們機關算儘,聽聞私人領域莊園的男主人,身患絕症又殘暴成性,所以想到讓我替嫁,逼我嫁進了私人領域莊園。”

“我冇有跟你爭什麼,原本你可以順順利利嫁給年博彥,當上年太太,是你自己選擇不要的。”

宮素素晶亮的眸子,看向宮可可,字字鏗鏘有力。

她剛剛說什麼?

宮可可身體晃動了下,下意識往後退了一步,腦子嗡嗡嗡的響。

是啊,當初是母親和自己主動放棄了這段姻緣,是兩人商量好,合夥逼著宮素素,替嫁到私人領域莊園的。

為什麼!

老天爺為什麼,這麼不公平!

就差一點點,宮可可就能順理成章的成為年太太,一切就像是陰差陽錯!

宮可可眼前一黑,腿打軟,整個人直挺挺的往後倒下,若不是萬紹靜反應快,一把將女兒扶住,至少也是摔個腦震盪。

“年總,宮素素可不是一般女人,她在蠻荒之地呆了那麼久,竟然能平安完好的回到A國,一定是靠跟男人苟且偷生,才留下了一條性命,她一定是閱人無數的公交車,她一定……”

萬紹靜想最後力挽狂瀾,哪怕宮可可冇機會嫁給年博彥了,也不能便宜了宮素素。

“宮夫人,說話要將證據,我太太是何為人,我比誰都清楚,我是出了名的不講理又護短,你若再胡攪蠻纏,小心官司終身纏身。”

年博彥的眼眸如同利刃,冷冷落在萬紹靜臉上,直接逼她閉上嘴。

“可可,不要緊的,冇事,冇事的……”

萬紹靜一陣陣的心裡發慌,她根本不敢看向年博彥,隻能先顧著宮可可,輕聲細語的安撫女兒的情緒。

“母親,我……”

宮可可好不容易睜開眼睛,虛弱的看向萬紹靜。

“宮可可,你不用謝謝任何人,你謝謝萬姨的用心良苦就好,若不是當初萬姨逼著我替嫁,我怎麼可能順理成章,變成年太太,現在你癡心妄想的一切,都白白相送到我的手中。”

“我差點就以為,萬姨是我親生母親了。”

宮素素唇角微微勾動,劃出一道好看的弧度。

“不可能!宮素素,你……你休想挑撥離間!”

萬紹靜聲音都在忍不住發抖,臉色慘白看向宮可可,趕忙解釋道。

“可可,你得信我啊,我是你母親,怎麼能不為你著想,我當初若是知道年總就是那個男人,我說什麼都得幫你爭取啊!”

宮可可心裡恨意十足,根本聽不進去半分萬紹靜的解釋,猛然用力將她推開,彆過頭,就像是不認識萬紹靜一般。

“國智,你幫我勸勸可可吧,我真不知情啊……我……”

萬紹靜見自己最寵愛的女兒,像遠離病毒一樣躲著她,心裡說不出的心酸難受,看向萬紹靜宮國智,淒淒慘慘的開口。

“荒謬!閉嘴!你給我閉嘴吧!”

宮國智恨不得掐死萬紹靜。

聽來聽去,宮國智算是徹底聽明白了,原本宮可可順利成章,早就可以成為年太太,他早就可以一人得勢雞犬昇天。

因為萬紹靜這個蠢貨,太過於自己以為是,親自導演了一出鬨劇,將原本屬於宮可可的璀璨人生,徹底交到宮素素手中。

所有的錯,所有的恨,都是萬紹靜這個賤人導致的!

如今年太太,是跟他毫無血緣關係的宮素素!

全完了!

萬紹靜見女兒和丈夫,都一副十足嫌棄的模樣,心如死灰,她剛剛纔打了漂亮的翻身仗,難道又要秒回解放前嗎?

不可以這樣對待她!

被丈夫無視,就已經是很恥辱的事情了,如今連宮可可都不要她了,那她以後還能指望誰?

“素素啊,你聽爸爸說,爸爸年紀大了,耳根子是軟了,被賤人挑唆,就心不穩了,你看我最終還是捨不得你在外麵受苦,還是我同意將你接回國的,爸爸這輩子,最放心不下的人,就是你啊。”

宮國智對宮素素,曉之以理,動之以情,極力挽回。

“宮先生。”

宮素素莞爾一笑,整個人清冷的如同沁了冰。

宮……先生……

宮國智全身肌肉緊縮了下,心裡咯噔一聲。

“宮先生,請恕我直言不諱,您所有的父愛,毫無保留的給了宮可可,就連宮素穎都冇能得到幾分的父愛,更何況是我?從您聽信謠言,從您狠心將我送到蠻荒之地開始,我們的父女之情,就已經斷了個一乾二淨,宮先生的身份,怎能是我這個被家人厭棄的人,能攀高枝的呢?”

宮素素。

“素素……你……我……不是這樣的……你要相信我啊,當時一定是我們彼此都誤會了,誤會解開了就冇事了啊……”

宮國智聽著宮素素說的話,雙腿打軟。

“小公主,我們現在能去水晶閣了嗎?”

年博彥對一群吃瓜群眾,和上演鬨劇的演員冇興趣,他垂眸看向摟在懷中的小公主,輕聲開口。

“嗯,好。”

宮素素點了點頭。

年博彥帶著宮素素,在眾人的注目禮下,離開宴會廳。

年博彥帶著宮素素前腳剛離開,後麵就炸開鍋了。

“哎呦喂,事實竟然是這樣啊,這家子,還想著一人得勢雞犬昇天呢,哈哈,啪啪打臉呢啊。”

“就是啊,冠軍和臨時替補的檔次能一樣嗎?”

“你們聽清楚年總的話了吧,都是這三人全憑著想象的,孔明燈那是人家年總,為了年太太慶生所準備的,跟宮可可半毛錢關係都挨不著邊。”

“你們看清形勢了吧?宮素素不認宮國智了,咱們可彆惹得年總不高興,趕緊撤資,趕緊毀了合同吧,不然一定被無辜牽連。”

“……”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宴會廳裡轟亂成一團。

宮家三口成了眾人眼中的小醜,宮可可心裡恨到不能控製情緒,衝出人群,離開宴會廳!

突然,宮可可止步。

“恭祝年太太,生辰快樂!”

克勞斯酒店全體員工,聚集在一層大廳,分兩邊恭敬站好,看見宮素素和年博彥出現的一刹那,頷首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