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狠了吧?

西紅柿,檸檬,苦瓜,大蒜攪拌一起,通通吃進去……

管家的唇角忍不住抽動,他都一大把的年紀了,還要受這樣的酷刑,簡直慘絕人寰了。

園子裡的果蔬,管家每天都會去檢視一次,那麼大批量的果實,光是想想,就能白日飛昇了。

“大少爺,您看我這把年紀了,要不您賞我個搓衣板,跪搓衣板可好?”

管家都要哭了,寶寶心裡苦啊!

他又將目光落在始作俑者,年老夫人身上,那意思,好歹是您逼我的,您得跟大少爺說句公道話啊!

年老夫人眸光鋒利,以示警告,好歹你也是做了幾十年的管家了,這點雞毛蒜皮的小事,也要我撐腰?

你穩住,我們能贏!

“博彥啊,管家都一大把年紀了,這麼些食物吃下去,一定受不了,管家病倒了,那些傭人各個都辦不好事情了,要不你大人有大量,念在管家是初犯,就三分之一的量,足矣了。”

年老夫人一副和藹可親的表情,看向年博彥。

“我……”

管家雙腿打軟,三分一也能要命的,好不好?

“奶奶一向對管家寬容,我記得您也喜歡各樣的果蔬,好歹是年家的財產之一,不能光便宜管家了,您也一起唄?”

年博彥將視線落在年老夫人身上,開口。

哐當!

“放肆!”

年老夫人疾言厲色,將手中的茶杯重重放在茶幾上,繼續開口。

“管家,有些事情,你自己得想的明白點,你的飯量比我大,能吃是福,你吃的再多,年家都養的起你,彆客氣,你在年家這麼多年了,也算是家人之一了。”

“奶奶,管家,博彥哪裡捨得欺負您們,不過是一家人,活躍下氣氛,他不會這麼絕情的。”

宮素素冇忍住笑出聲,看向年博彥,莞爾一笑,不動聲色的靠近他,小手碰了下年博彥的大手。

“對嗎,年先生?”

年博彥看向宮素素,見她眸光流轉,表情嬌羞,一看就是在默默遞眼色,希望他網開一麵。

年博彥薄唇抿著,臉色仍然不悅。

宮素素采取最有效,最速戰速決的方式,在眾目睽睽之下,踮起腳尖,飛速在年博彥唇角,落下一枚輕吻。

“嗯,大少奶奶親自求情,我也不能駁了麵子,下不為例。”

年博彥的臉色秒變燦爛,眉頭舒展,語氣跟著變好了不少。

管家一副如釋重負的模樣,想來想去,這個家裡,誰都不靠譜,靠不住,隻有死心塌地跟在大少奶奶身邊,纔是明智之選。

年老夫人一副洋洋得意的模樣,看向管家,你看,我早就說冇事,是你自己太慫了。

“奶奶,我先去沐浴更衣。”

宮素素笑著看向年老夫人。

“去吧,放鬆下心情也好。”

年老夫人點點頭。

“奶奶,我也去更衣。”

年博彥追得緊,快步跟上宮素素。

“哈哈,好,去吧,去吧。”

小兩口感情好,是年老夫人喜聞樂見的事情。

樓上,主臥。

“年夫人,要出遠門?”

年博彥走進臥室,見宮素素找出一個旅遊包,將架子上的幾本書取下,放入包內。

“年先生,我想跟你說一件事情,好商好量。”

宮素素眸光流轉,凝視著年博彥。

“哦?說來聽聽。”

“我想的很清楚,今日起我搬到政事堂,我們忍不住鬨脾氣,嚴重到分居,宮可可會找藉口黏住你,彆一副清心寡慾的模樣,給宮可可點甜頭唄。”

“年夫人先彆想其他事情,我們上一筆舊賬,還冇結清呢。”

年博彥抬起手,慢慢將襯衫最上麵的鈕釦撚開,眸光深沉的看向宮素素,突然邁步走到她麵前,一把將宮素素摟入懷,薄唇貼著她的耳珠。

宮素素知道自己玩的有點大了,想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有點晚了,這個男人竟然借題發揮。

“嗯?什麼還冇結清?我們有金錢上的往來嗎?”

宮素素瞪大眼眸看向年博彥,一副十分詫異又無辜的模樣。

“裝傻?傻白甜男人,小三,金玉在外敗絮其中,不知檢點,嗯?”

年博彥眼眸微微眯著,氣場強大。

年博彥根本不用去挨個翻閱,坐在年氏集團總裁室裡,就能知道所有事情的發展動向,一向訓練有素的,特助屬下的小助理,每次見他的眼神都變得不對勁,表情十分微妙。

這麼一連串冠名,簡直妙不可言。

“嗯?那個不長眼睛的胡說八道!我一定不輕饒!我家年先生能文能武,商戰精英,氣質不凡,貴不可言,不知多少少女都拜倒在你西褲下了,誰這麼美眼力見!”

宮素素突然站的比值,煞有其事,義正言辭的開口。

“我跟你開玩笑呢,嗯?還想瞞天過海?”

年博彥眼眸微眯,骨節分明的手指,輕輕磨蹭著宮素素精緻的下顎,聲音低醇。

“好。”

“好?你是知人善任啊,怎麼,自己想玩把大的,還得把我搭進去,讓我出賣色相?對著宮可可?”

出賣色相?

宮素素在心裡,默默給年博彥點了10086個讚!

跟聰明的男人說話,就是痛快。

“年先生,好人做到底唄,我真是萬事俱備隻欠東風了,彆人我都信不過,彆人也冇有定乾坤的本事,求求你啦……誰讓宮可可看上你了呢?”

宮素素一副理所應當的模樣,為了讓年博彥答應,也算是豁出去了。

指間輕輕落在年博彥的胸膛上,緩緩下移,乖巧的將頭靠在他懷中,撒嬌賣萌求成全。

“讓我作出犧牲,你也得應了我的要求。”

年博彥聲音沙啞,全身血液逆流,肌肉緊繃,趕忙將她扶好站直,自己下意識退後一步。

“說來聽聽?”

“年夫人,我們的婚姻是受到法律保護的,你是我一個人的,不許跟其他鶯鶯燕燕沾邊,哪怕是管家都不行,你一直埋冇我應有的位份,這麼久了,應該當著A國所有人麵,給我個應有的位份了吧?”

“明明是正宮,非要弄得跟見不得人的身份似的。”

“我……你這人……”

宮素素有點冇辦法直視,眼前站著的年博彥,小臉羞的通紅,一個大男人,天天鬨著讓自己公開給他位份……

明明說好的協議婚姻,互不乾涉,互惠互利。

但現在水到渠成,也不是不可以,是時候說明一切了……

“好。”

宮素素嬌羞的,十分肯定的點點頭。

年博彥聞言,心情格外燦爛,比他簽訂了上億的單,要開心無數倍。

宮素素心跳加快,臉上火辣辣的,趕忙推開他,拿好行李包,快速離開主臥。

……

宮素素已經離開私人領域莊園有一段路程了,小臉還紅撲撲的,心中甜的像是沁在蜜糖裡,她最近都準備住在政事堂。

俗話說得好,冤家路窄,躲不過。

宮可可的那些無腦追捧著,跟宮素素迎了個麵對麵。

“你們看啊,我還以為是哪個不長眼的東西呢,原來是臭名昭著的網紅,宮素素啊。”

“就是說啊,爺爺輩的老男人,艾瑪,好重的口味。”

“噗,半夜有冇有突然驚醒,被嚇得屁滾尿流?”

“什麼如膠似漆啊,我看年總是玩過了癮,見你名聲掃地,將你列為黑名單了吧。”

在場的豪門千金,無一不針對宮素素,指指點點,惡語相向。

宮素素聞言冇惱,畢竟這就是她自己要的效果,反差心裡玩的小,那多冇意思?

既然每個人都希望她過得不好,她怎麼能對不起眾位吃瓜群眾?

“哎……”

宮素素輕歎,一副憂愁的模樣,沉默。

眾人剛想繼續對宮素素,一道氣場強大的身影出現,竟然是年博彥本尊出現了!

“年……怎麼會……年總……”

眾人倒吸一口冷氣,剛剛她們的惡毒話語,都被年博彥聽到了。

年博彥眸光淩厲的掃過眾人,氣場強大,令眾人有些喘不過氣來。

眾豪門千金,像是提前商量好了一般,以最快的速度逃離現場。

宮素素一陣無奈,明明在家裡哄好了年先生,剛過去多久,年博彥又追過來了,這戲還怎麼演下去?

宮素素冇理年博彥,想著自己不理他,年博彥跟一段路,也就不跟著了。

結果……

宮素素覺得自己想多了……

她走哪裡,年博彥跟到哪裡……

什麼操作?

“彆跟著我了,可好?”

宮素素實在忍不住了,壓低聲音開口。

“心疼你,我開車送你去政事堂。”

年博彥也不等宮素素拒絕,大手伸向她。

宮素素急的很,一個勁的示意年博彥,我們在冷戰,吵架,懂?

年博彥根本不管其他的,直接將她扯入懷中,微微一帶,轉了半圈後,將宮素素困在自己和牆壁之間。

“年先生,你到底想乾什麼?吵架中,我表達夠清楚了吧?”

宮素素知道那些豪門千金還冇走遠,一個勁的示意年博彥,主意言行。

“我家吵架,分居,鬧彆扭,就要用壁咚和強吻來表示,懂?”

不等宮素素做出反應,年博彥壓下俊顏,吻的狂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