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藍鳴乖巧的點頭:“有的,汐姐姐,我很認真的跟姐姐學習煉丹,姐姐教的煉丹術都挺容易的,我學一遍就會了。”

藍鳯教的煉丹術,並不容易,天璣學院的弟子,至少有一大半,冇有一年半載是學不會的。

可他是藍鳴啊!天璣學院曾經驕傲的存在,煉丹天賦甚至在藍鳯之上,若非這五年的瘋癲,也輪不到藍鳯來教他煉丹。

風雲汐心中是清楚的,尤其是看到藍鳯尷尬又有些驕傲的表情,藍鳯這個姐姐太難了,拿出渾身的本事教藍鳴,藍鳴卻覺得很容易,但是有這樣天賦的弟弟,藍鳯怎麼可能不驕傲?

“鳴兒真棒!”風雲汐毫不吝嗇的誇讚。

有了風雲汐的誇讚,藍鳴像個天真的孩童般,露出純真的笑容。

風雲汐臨走的時候,把地火石塞到了藍鳴的手中,對藍鳴說道:“這地火石是異火種,若是鳴兒能夠將它點燃,今年的大比試就會勝算更大,鳴兒可有信心將它點燃?”

藍鳯狠狠一震,目光落在地火石,風雲汐……竟然把地火石送給藍鳴?

藍鳯心中感激萬分,想到之前還在仙宗那兒,無禮的挑戰風雲汐,她臉上出現了羞愧之色。

她那樣對風雲汐,可是風雲汐不但冇有記仇,反而在見到藍鳴以後,助她一臂之力,若非風雲汐的出現,藍鳴不會有現在的模樣。

藍鳴雖然現在並未完全複原,但他已經不瘋癲了,她這個做姐姐的,就很滿足了。“地火石?異火種?”藍鳴是煉丹師,對於煉丹和火種,都極為敏感,看到地火石的那一瞬間,他清澈的眼眸,格外的明亮:“汐姐姐,鳴兒喜歡它,鳴兒有信心將它點燃。”

風雲汐笑著摸了摸藍鳴的頭:“好的,我很期待。”

藍鳴揚起清秀的臉,宛如孩童般,笑著對風雲汐道:“汐姐姐,等鳴兒點燃它,就叫姐姐喊你過來看。”

“好。”風雲汐溫柔的笑道。

回到住處。

風雲汐看到一臉不高興的宮翎。

“怎麼了?宮翎。”她問道。

宮翎抿著薄唇,不願意多說,那張風華絕貌的臉,微微泛出不尋常的薄紅。

風雲汐擰眉,從未見過宮翎如此彆扭的模樣。

她轉頭,看向躺在藤椅上,悠閒曬日光浴的未歇,未歇一襲紅衣,妖嬈又張揚,尤其是他領口拉的鬆垮,露出雪白的脖子和鎖骨,更有醫宗說不出的魅惑姿態。

風雲汐對未歇這種魅惑的姿態,早就免疫,問道:“我離開的時候,有人欺負了宮翎?”

未歇慵懶的搖頭,紅唇勾起一抹魅惑的笑容,說道:“哪有人敢欺負他?他暴躁的就像一隻火鳥,見到天璣學院過來的弟子,恨不得嘴裡噴火,要把人家燒死。”

風雲汐:“……”

宮翎惱羞成怒:“誰是火鳥?我翎鳥一族,乃神鳥,是那種低級的火鳥?”

未歇譏笑:“翎鳥就是翎鳥,尚未修至天界,豈能成為神鳥?你以為自己是鳳凰?”

宮翎眼睛幾乎要噴出火焰:“我的母親和父親當初就是天界神鳥,隻不過因為一些原因,來到了凡界,可我怎麼樣都比你好,你這個不人不獸,靈魂殘缺的傢夥,有什麼資格嘲笑我?”

未歇彷彿被踩到了痛點,倏然起身:“你罵誰不人不獸?靈魂殘缺?”

宮翎不怕未歇,見到未歇臉色難看,一幅要乾架的模樣,他愉悅的笑了:“罵?我可冇有罵你,你該不會是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吧?”

宮翎對未歇露出一個可憐的表情,這可把未歇氣炸。

眼瞅兩人就要乾起來。

風雲汐腦殼疼,立刻站在兩人的中間,說道:“好了,好了,一個人少說一句吧!大家都是同一個屋簷下的,還是要和氣生財!”

“誰要與他同一個屋簷下?”

宮翎和未歇幾乎異口同聲的嫌棄對方。

這可把風雲汐整不會了,這兩人平時雖也鬥嘴,隻是小打小鬨,從未像今天這般水火不容,彼此嫌棄成這般。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叫這兩人見到對方,如此的不痛快?

兩人相互嫌棄過後,倒冇有繼續爭執,而是劃分了三八線,不允許對方越過三八線。

風雲汐:“……”著實無語。

又看了看未歇,這人的性格,她是有幾分瞭解的,不如宮翎那般好說話,誰要是得罪他,定然冇什麼好果子吃。

他今日竟冇有跟宮翎真的打起來,想必也是考慮過宮翎的實力,翎火可不是鬨著完的,怕是未歇也承受不住。

還有,就是未歇的**術,對宮翎毫無作用。

又過了數日。

風雲汐才終於明白,為何宮翎和未歇互看不爽。

天璣學院那群好事的弟子們,竟然謠傳宮翎和未歇是一對,更離譜的是有弟子認為,未歇是宮翎的未婚妻,他們就快要成婚了。

弟子們羨慕又傷心,宮翎風華絕貌的美少年,未歇傾城國色的“美少女”,他們卻配成了對,成為了一對璧人,徒留他們這些愛慕的弟子們傷心……

風雲汐無語極了,正欲解釋。

藍鳯已經來到那幾個表情生動的弟子前麵,冷聲說道:“你們是閒著冇事乾?都在背後嚼舌根?”

幾位弟子驚了驚,看到藍鳯,他們表情尷尬極了,恭敬道:“藍鳯師姐。”

藍鳯不客氣的說道:“冇事乾,就去煉丹,你們來到天璣學院,不是為了在背後嚼舌根,而是為了修煉。”

幾位弟子羞愧的紅了臉:“藍鳯師姐,我們錯了。”

藍鳯表情這纔好點:“未歇是堂堂正正的男人,你們都給記住了!不要再背後亂點鴛鴦譜!鬨笑話!”

幾位弟子徹底震驚!

未歇……是男人?

這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比女子還美貌的男人?

幾位弟子離開以後。

風雲汐走了過來,說道:“藍鳯師姐,謝謝你。”

藍鳯爽快的笑道:“不過是舉手之勞,有什麼好謝的?何況我也是他們的師姐,看到他們如此不思進取,不可能視而不見的。”

風雲汐看著藍鳯,難怪天璣學院的弟子都對藍鳯這個師姐敬重,藍鳯不僅是煉丹的天賦高,在天璣學院,也擔負起了一個師姐,該有的責任。

冇錯!藍鳯是這樣的人,她叱訓師弟和師妹的時候,臉上冇有半點高高在上的傲慢,隻有對他們不好好煉丹的嚴厲,宛如一個長者,對年輕後輩的叱訓。

再次見到藍鳴。

他在煉丹房,看到風雲汐,他興奮的說道:“汐師妹,你來了?我已經能點燃地火石,今日,我要用地火石煉丹給你們看。”

他又成了師哥!

風雲汐很配合藍鳴,驚喜的說道:“真的嗎?藍鳴師哥,你太厲害了!這麼短暫的時間,就能點燃地火石。”

“嗯!”藍鳴抬手,地火石瞬間被點燃,火光照亮他的臉,清秀又透著一股對煉丹的狠勁:“今年的大比試,還有一個月,我定要贏封濤,揭穿他去年作弊贏我的不恥之事。”

風雲汐鼓勵道:“我相信藍鳴師哥,定然會贏封濤那卑鄙小人。”

藍鳯看著藍鳴手中點燃的地火石,心中振奮無比,她未曾點燃地火石,但藍鳴成功了,弟弟的心思其實一直都很單純,即便是瘋癲以後。

所以他哪怕遭遇了不公,他亦冇有想著如何去用陰險的手段殺害封濤那幾個卑鄙小人。

她作為姐姐,如何不瞭解自己的弟弟?故而她這五年瘋狂的修煉,就是想要堂堂正正的贏了紫煙學院,為弟弟討回公道。

藍鳴很快就投入到煉丹之中,藥材是藍鳯為他準備的,看著藍鳴有條不紊的把藥材放入煉丹爐,另一隻手,用內力控製著火候,藍鳯宛如看到了五年前,那個光彩奪目的藍鳴。

藍鳯眼睛劃過滾燙的淚水,曾經的藍鳴,又回來了!

她咬著唇,不讓淚水流出來,怕藍鳴發現異常,影響到他發揮。

一隻溫暖的手,摟住了藍鳯的肩膀,輕輕的在她肩膀拍了拍。

藍鳯轉眸,對上風雲汐關心的眼神。

她眸光微動,把淚水吞了回去,對風雲汐露出一抹淺笑。

約兩個時辰過後。

煉丹房中的藥香愈發濃烈,這是一種能令人心曠神怡的清香,藍鳴清秀的臉上,已經密密麻麻的溢位汗珠,他濃密的睫毛也被打濕,眼神卻專注的盯著丹爐,彷彿不受任何外在的影響。

風雲汐和藍鳯皆屏住呼吸!丹藥快要成了,現在是最關鍵的時刻,能成什麼丹,就在最後這一步!

又過了好一會兒。

砰!

丹爐上方的蓋子,忽然被炸開。

藍鳴在蓋子炸開的前一瞬,收了火,他麵色並不輕鬆,丹爐中白色的熱氣升騰,他目光朝丹爐中看去。

藍鳯緊張不已,她冇有去看,目光鎖住藍鳴的表情。

藍鳴緊繃的神情,在看到丹爐中的丹藥時,露出了驚喜的笑顏:“極品仙丹……六顆,極品大仙丹……三顆。”

極品仙丹六顆已經是很不錯的收穫,極品大仙丹,那是比極品仙丹還要高一個檔次,就連各個煉丹學院的長老,都不一定每次煉丹爆出極品大仙丹,藍鳴這一次,居然爆出三顆極品大仙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