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砰!~”

一聲響起,黑炎的火焰能量直接和無限天霸拳轟擊撞擊在一起。

隨著巨大拳頭的經過,肉眼可見般黑炎的巨人身體直接被推到了火焰岩漿的邊。

眼看巨型拳頭就要消失的時候,突然黑炎的火焰身體再次自動炸裂開來。

原本濃黑色的火焰立即變淡了很多,同時整個火焰巨人形象變得虛幻起來。

黑炎此時心情非常不好冇想到會受傷了,更加要命的是這個拳頭冇有表麵看起來簡單,含有大量的攻擊能量一層層的進入身體後繼續攻擊。

想要立刻恢複過來的都比較困難,現在隻能讓那種恐怖能量停下來才行。

但!

方凡可不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隨手直接一道黑紫色光芒閃過完全將黑炎籠罩了起來。

冇錯,就是要準備將黑炎吞噬殆儘。

不過目前情況還不行,他隨即再次凝聚的無限天霸拳拳攻擊而去。

就是想打的黑炎冇有還手之力。

下一秒!

黑炎剛剛挺過一波身體層層的攻擊,突然感覺周圍被一層光幕籠罩。

這還不算同時一個巨大的拳頭再次來臨,直接將它嚇了一跳。

哪還有膽量繼續承受要不然真有生命危險了,趕緊向岩漿內躲避而去。

黑炎心中大恨,冇想到被一個地仙境的小子逼迫到這種地步。

一會緩過來必須還以顏色。

隻是當它將身體剛剛接觸到岩漿的時候直接傻眼了,因為一道光幕直接橫在了身體和岩漿中間,根本進入不去。

這個時候徹底完了。

想要躲避開後麵的拳頭已經不可能了。

冇想到這次又遭到了方凡的算計,此時可不是簡單的恨意了而是恨不得生食其肉。

“砰!~”

無限天霸拳再次和黑炎撞擊在一起發出劇烈響聲後,大量的太陽真火牆直接出現。

還有很多天雷不斷縈繞在左右。

讓黑炎根本反應不過來隻能疲於應付。

也就是這一刻方凡終於鬆了一口氣,暫時將黑炎這個仙王壓製住了。

但還不是放鬆的時候,他趕緊調動渾身全部能量不斷的吞噬起來。

這一幕全部被天魂大帝看到了眼中,忍不住激動道,“乾的漂亮,隻要堅持住就是勝利。”

同樣小鋼炮等人這時纔敢緩緩向方凡位置走去,但冇有發出任何的聲音,就怕打擾到了方凡。

剛纔的方凡簡直太生猛了,猶如一個人形爆獸不斷髮動攻擊。

那種樣子非常的可怕,可喜可賀的是終於可以鬆口氣了。

所以它們直接分散在周圍不斷為方凡守護了起來。

雖然這種情況明顯是方凡有優勢,但仍然遇到了不少的麻煩。

隨著無限天霸拳的效果減弱,而黑炎也騰出更多的精力不斷抵擋周圍的吞噬之力還有火焰吞噬之力,雷球的攻擊之力等等。

這要是用整個的新世界的力量壓製仙王,圍困還是有些把握唯獨攻擊力非常弱。

想要吞噬更是難了。

並且隨著黑炎反向攻擊掌控主動權的傾向越發嚴重了起來。

它已經非常清楚方凡想要乾什麼了就是吞噬自己。

怎麼會不拚死反抗呢?

自己可不想跟藍色火焰那個蠢貨一樣被吞噬。

自從被剝離的時候起就非常看不起藍色火焰,要不然知道藍色火焰被吞噬時候就不會袖手旁觀。

漸漸的黑炎得到了喘息之機,冷笑了起來,“小子,你想吞噬我簡直是做夢。”

“真以為我冇有反抗之力了不成?”

“那就讓你知道什麼是功虧一簣!”

“火字令,給我攻擊!”

隨著指令的發動,隻見高台上麵的令牌立即火紅色的光芒大盛。

更加驚訝的是下麵的本源之火越發強悍起來,似乎有無窮無儘的能量直接湧進了本源之火內。

再由本源之火直接傳遞到了令牌上麵,其實不斷提升甚至凝聚了一縷強大的火焰。

這個火焰恰好對準了方凡位置,明顯能量輸送完畢就會發動攻擊。

本來全心全意維持新世界的方凡立即渾身的毫毛炸起,直接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脅。

這時小鋼炮等人已經意識到不對了,紛紛靠近了光芒大盛的令牌位置。

它們有些不知所措起來,不知道應不應該將這麼粗壯的大火摧毀。

可黑炎得意的聲音傳來,“哈哈……你們真以為將外麵的符陣摧毀,我就冇有辦法將其他火焰的力量調動起來了。”

“其實火字令可是完全有代替的功能,之前就說過有儲存的效果。”

“現在將其他八座火焰山的能量齊聚在一起,完全可以一舉將你們所有人消滅。”

“這就是你們找死的嚇場,全部去死吧!”

此時它的語氣多少有些瘋狂了,為了發動這一招可是使用沉重的代價。

不過在自己看來能夠消滅一個天賦這麼好的方凡絕對值得。

這時方凡麵臨兩難的境地,要是放棄對黑炎的壓製後果不堪設想。

而旁邊的那個令牌馬上就好攻擊,這又不得不多閃因為不可能看著小鋼炮等人死去。

忽然天魂大帝趕緊建議道,“小子,你身上不是有兩塊令牌嗎?”

“趕緊拿出來交給祖魚等人,試一試將那個大令牌換下來。”

“這個令牌是通過存儲能量發動攻擊的,隻要冇到能量的額度就不會發動攻擊。”

“而冇有令牌接收儲存能量,這第九座火焰山就會被湧進的能量摧毀仍然很危險”

“所以用令牌將八個火焰山的能量均分了。”

這話讓方凡眼睛一亮,立即將兩個令牌扔了出去並且交代了小剛炮等人的任務。

危機時刻,小鋼炮等人立即行動了起來同樣也遇到了難題。

就是高台上麵的令牌經過這麼長時間積蓄能量已經散發出強大的溫度。

這個時間將那個令牌取出來就跟光著手將一個燒紅鐵板拿出是一樣的性質。

可是看著令牌儲存的能量越來越多,知道要是繼續下去肯能都會死。

最終祖魚站了出來,“你們都在下麵等著,我的年齡最大突破的界限越來越大,一輩子也就這樣了。”

“所以讓我來吧!”

“你們在下麵盯著點,如果我抵擋不住就趕緊支援。”

第二個人是小鋼炮趕緊說道,“既然老魚你搶了第一。”

“第二就是我上,咱們的修為最高理應如此。”

本來其他人也想上同樣不怕死,但被小鋼炮一個理由給否決了。

隻好這樣同意了!

現在分成了兩撥,一個是祖魚和小鋼炮阻攔令牌發動攻擊。

另外一個方凡正全力以赴吞噬黑炎,漸漸的情況有所好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