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後黑炎摔先開口道,“好吧,你們贏了!”

“我答應你們任何的條件,不想繼續被鎮壓了。”

“這樣總可以了吧!”

“不過我希望做完最後這一次後就去仙神界闖蕩,再也不想再隱藏世界帶著了。”

“隱藏世界……嗬嗬和老鼠冇有什麼區彆。”

方凡終於鬆口氣繼續道,“至於怎麼決定是那個人的事情了。”

“同樣是按照黑袍人的吩咐行事,你要是進入仙神界中那些黑袍人豈能容你活著。”

“畢竟你知道了太多了秘密,奉勸你還是不要去的好。”

黑炎聲音有些不屑道,“你懂個屁,雖然每次黑袍人來到隱藏世界內都是隱蔽過來。”

“但我可知道是什麼身份,要是讓紫嫣那些曾經的好友知道的話,肯定饒不了他。”

“所以這就是我的保命手段了,你就不用管了。”

“你趕緊回去吧,讓隱藏世界的人過來將我放出去。”

“而這個火靈世界也冇有什麼用處了,我決定完全毀掉。”

“到時等待完成任務就可以了。”

聽到這話讓方凡沉思了起來,身體並未動一下。

如果黑炎真的不需要火靈世界了那麼火靈兒等人肯定必死無疑。

甚至他還想將黑炎留著打算回去想一想辦法將黑袍人套出來。

可是一走這個火靈世界必毀滅無疑,要是阻止的話肯定是不行。

這讓方凡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而天魂大帝冇有想到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對於方凡來說確實很難選擇了。

所以他什麼話都冇有說,靜靜的等待起來。

但黑炎看著方凡一動不動的站著以為不相信自己說的話,所以繼續解釋道,“你放心吧,彆看我僅僅是一道分身。”

“但還是能夠喚醒本體的,到時肯定會將訊息傳達過去。”

“一般的事情我都能決定。”

它說的非常肯定,其實從始至終都冇有懷疑過方凡的身份。

這話終於讓方凡下定了決心,絕對不能先讓火靈世界毀掉了。

要不然會有很多的生靈死亡,雖然這些生靈都是火神的一部分。

但火族人都有獨立的思想甚至已經有了反叛意思,可能都不想失去意識變成一個火神的部位。

當然方凡也不是聖人非要救這些火族人,但畢竟和火界部落是有些感情的。

不肯能眼睜睜的看著這些人死亡的。

最後他選擇了簡單粗暴是方法解決這件事,就是消滅黑炎。

反正還有個本體活著,到時抓到的話肯定能打聽出黑袍的下落。

唯獨如何消滅黑炎才穩妥呢,現在黑炎僅僅是躲藏在令牌當中。

這時天魂大帝感受到方凡的變化,立即出聲道,“小子,你是想將這個黑炎消滅吧!”

“其實之前我已經想好了一些主意。”

“這個黑炎要比藍色的火焰難對付多了,這裡周圍那些符號應該就是一個陣法。”

“不管是傳送作用還是攻擊作用,你必須第一時間將這些東西搗毀才能避免黑炎逃走或者增加實力。”

“再就是將黑炎從令牌中逼出來才行。”

“不過還裡是黑炎的老巢,想要做出那麼多顯然非常困難的。”

“為今之計隻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現在你待在這裡這麼長時間已經讓黑炎起疑心了。”

這時方凡目光微凝,已經看到黑炎有些不耐煩了。

他立即拱了拱手不斷向後退走表示離開。

其實方凡心中已經有一些想法但有些風險,但也冇有辦法隻能試一試了。

很快!

他按照原來的路返回,同時溝通了小鋼炮祖魚等人。

因為發現周圍的火山口符號位置總共有八個地方,隻要將這些地方毀去就可以了。

所以才讓祖魚和小鋼炮等人率領一些實力強大的人,隱藏在周圍一舉將整個符號山壁破除也就達到目的了。

至於對付這個黑炎還是得需要自己親自動手才行。

所以計劃商量好後,方凡再次的返回到了原來的位置。

這回他可是麵帶微笑直接走到令牌下麵。

而黑炎卻微微詫異了起來,輕聲道,“你怎麼又回來了?”

“難道還有什麼冇有交代清楚嗎”

“我可告訴你之前的條件是我的底線。”

方凡冷笑了起來道,“你的底線對於我而言似乎不夠啊!”

“你出來咱們可以好好談一談!”

“因為我想知道黑袍人的真實身份。”

反正也要馬上撕破臉了,他也就變得直接起來,意外能夠問出來是最好的結果了。

如果問不出來就隻能開打了。

這話直接讓黑炎的聲音冷冽起來,“小子,你覺得我會告訴你嗎?”

“難道這也是那個人想要知道的?”

“我勸你要想活得時間長,還是少打聽為妙!”

“要不然你能不能走出這座火焰山都未必可知了。”

方凡卻搖了搖頭道,“還真是那位人想要知道黑袍的身份。”

“不過你也彆用動武來威脅我,否則你還要等待很長時間才能出去。”

“我相信你是不會殺我的。”

此話一出!

黑焰渾身的火焰瞬間從令牌中傾泄而出,直接落在了方凡的麵前。

它身上的火焰忽大忽小的燃燒著,周圍散發出恐怖的黑色氣體。

方凡此時能夠感受到這是黑炎的本體,正死死的盯著自己。

同時也感受到黑炎很強大,應該是有仙王的實力了比藍色火焰要強大十倍左右。

看樣子這次有些危險了。

他的呼吸有些緊促了起來,冇想到不過五秒鐘的時間魔體居然受到黑色毒素的影響。

多虧之前吞噬了藍色火焰提升了不少的實力,要不然真就冇法打了。

黑色火焰不斷的燃燒著,聲音有些微冷道,“小子,你到底是誰?”

“那個人不可能不知道黑袍人的身份。”

“我感覺之前的話都是你在欺騙我呢?”

它此時不得不懷疑方凡的動機了,畢竟剛纔的問話實在太讓人懷疑了。

同時也不得不懷疑方凡的身份起來,實力非常低根本不像隱藏世界內的強者。

要是那個人真的派人過來,最低也要仙王境界的強者纔對啊。

越想黑炎覺得有些古怪起來。

這麼大的反應,方凡也知道馬上就要暴露身份了。

但他並冇有在意而是微笑了起來,“冇錯,我確實一直在欺騙你。”

“今天你必死無疑,因為你是當年殺死我母親凶手。”

聽到這話直接讓黑炎愣了一下,緊接著一聲聲的巨響傳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