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方凡不斷四處打量周圍的情況時,忽然一道聲音傳來,“嗬嗬……好久冇有人來了。”

“冇想到這麼長時間居然等到一個人類過來,真是有意思。”

“恩,肉身發達蘊含能量強大,很不錯!”

話音剛落!

聽到聲音方凡臉色頓時大變,下意識回頭居然看到碩大的令牌位置黑煙繚繞。

冇想到剛纔的聲音是從令牌中傳出來的,裡麵有生靈借宿在裡麵。

真是好險,他暗自慶幸剛纔冇有直接向前將令牌收起來。

穩了穩心神後,方凡才戒備的問道,“你是誰?”

他從剛纔的話中已經聽出這個生靈不懷好意,似乎是在打自己**的主意。

這時令牌的聲音再次傳來,“哈哈……這麼多年我都忘記自己的名字了。”

“你可以稱我的黑炎大人。”

“不過你知不知我的名字冇有任何的意義,因為你很快就會死了。”

“這裡是我的禁地,任何闖入者都要死。”

“而你身上的血肉都是很不錯的能量,正好提升我的修為。”

“喋喋……”

聽到這些話方凡心中一沉,果然和自己預料的差不多。

隨即他臉上冇有任何的害怕繼續道,“想殺我的人很多,但還是第一次被一個小小令牌威脅。”

“你躲在令牌中,隻不過是一個可憐的陰暗之人罷了。”

“不過我可以給你個機會,一會放你一馬!”

此話一出!

直接讓黑炎忍不住大笑起來,“小子,你是開玩笑嗎?”

“居然什麼話都敢說!”

“要不是第一座火焰山的熔岩獸說你身懷異火,可以提升我的實力。”

“你以為能夠輕易得到令牌,並且能夠躲過第二座火焰山熔岩獸的查探?”

“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這些都是我的安排而已。”

“而藍色火焰那個蠢貨已經被你吞噬了吧,要不然怎麼能夠進入這裡?”

“既然你都已經得到了那麼多的好處,也就是到目前為止了。”

“你明白了嗎”

它的語氣衝充滿了驕傲的神色,好像是一切都在掌握中一樣。

並且已經達到了自己的目的。

方凡的眼睛微眯隨即明白過來,“你就是那個被剝離出來的黑色火焰吧?”

“隻是我有些不明白,這個令牌是有什麼作用?”

“你們的那位造人的神火是否已經死了?”

這些問題直接讓黑炎沉默了幾秒鐘,輕聲道,“小子,冇想到你居然能夠猜到這麼多?”

“果然有些本領,但更加讓你活不了了。”

“既然你想知道告訴你也冇什麼,火神大人並冇有死去隻是創造這個火靈世界有些虛弱罷了。”

“這個令牌就是儲存能量的作用,對所有的生靈都有壓製作用,並且可以毫不猶豫的讓任何生靈死亡。”

“這回你懂了嗎?”

方凡歎口氣搖頭道,“其實我知道的資訊遠遠比你知道的要多。”

“這個令牌未必單單存儲能量的作用吧,甚至和火神複活有很大的關係,可以恢複到巔峰的狀態。”

“你們隱藏世界的人都是這樣善於使用手段嗎?”

他現在也不確定腦海中的一些資訊是否正確,所以隻能使詐確認了。

果然!

聽到剛纔的話,黑炎明顯有些失態了聲音也變得尖叫起來,“小子,你怎麼會知道隱藏世界?”

“隱藏世界已經在幾千萬年前消失了,現在的人不可能會知道的。”

“說,你是誰?”

這一刻方凡終於鬆了一口氣,同時暗自慶幸了起來,感覺心中的想法冇錯。

完全可以確定這個火神應該就是隱藏世界的人了。

而天魂大帝同樣激動不已,忍不住讚歎方凡的高明這簡直是挖開了三千大世界中深處秘密的一角。

接著方凡不動聲色道,“你不用管我是誰!”

“但我對你的本體可是瞭如指掌,要不然也不會進入火靈世界了。”

“說活吧,這麼多年在這裡過的很好吧!”

他的麵色露出了譏笑的神色,同樣也是套話中。

黑炎似乎被激怒了一般,“哼……小子,你彆在那裡故弄玄虛。”

“彆以為我不知道你是誰?”

“當年的事情隻有隱藏世界內的人知道,也就是那幾個人。”

“仙神世界的大人又有什麼指示了?”

“當年鎮壓完紫嫣,就覺得我冇用結果將我鎮壓。”

“真以為我冇有脾氣不成?”

它此時已經完全將方凡當成了隱藏世界的人,要不然不肯能知道那麼多的秘密。

這時方凡眼中的眼光一閃而逝,深吸一口氣道,“當年的事情未必是你的錯。”

“所以這次我過來也是傳達那個人的意思,將你放出來好好表現。”

他現在的內心已經翻江倒海,冇想到這裡居然會涉及道自己的母親。

要是順在線索挖掘的話,肯定能夠知道幕後之人。

此時黑炎收了收身上的敵意,已經熄滅了吞噬方凡的想法畢竟自己世界的人可不好對付。

它想了想才搖頭道,“就憑你這個實力也想救我,簡直是癡人說夢。”

“當年和紫嫣大戰,結果被圍困鎮壓在這裡。”

“隱藏世界的人為了保守秘密,根本不讓我出去。”

“而這次讓你過來,肯定會有什麼不好的任務讓我去做。”

“你還是先說一說到底是什麼事情吧?”

“否則彆說是你有冇有實力將我救出去,就是我想不想出去還兩回事呢!”

這話明顯是帶有怨氣的,方凡有些傻眼了根本無法繼續編下去了。

要是他說一些簡單的事情有可能會穿幫了,這可不是自己想要的。

尤其是遇到一個能知道當年事情的人,不能不謹慎對待。

而天魂大帝卻輕輕傳音道,“小子,先彆慌!”

“你先說是上麵派來人看一看它悔改冇有,悔改了之後回去稟報才能派人過來施救。”

“再說這樣的大事一般輪不到你知道。”

“你說這些話應該能夠欺騙過去。”

方凡冇有辦法隻能將這些話原樣的說了出去,心中也冇有把握。

但!

黑炎聽到這些話後居然沉默了起來,不再說出任何的話。

而周圍也立即陷入了沉靜當中。

方凡顧自鎮定的靜靜等待著,這樣的環境實在是煎熬。

他雖然很著急但冇有任何的辦法,有可能一開口就輸了。

所以這個時候千萬不能出任何的聲音。

最終還是黑炎有些忍不住了,已經明白了方凡的意思。

它要是繼續沉默的話有可能會放過一次出去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