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爭從來冇有溫情脈脈,冇有紳士風度,更冇有騎士精神,俄羅斯戰場上那種慘烈纔是常態,一切都是為了無所不用其極的殺死對手。

用殺死來形容還不夠。

應該是殺光纔對,就像長平之戰白起坑殺40萬趙軍那樣,將對手的戰爭潛力徹底耗光,一勞永逸。

北非盟軍之前的作戰,跟俄羅斯戰場一比就像過家家一樣,投降了還想要和身份相匹配的待遇!

做什麼夢呢?

在戰俘營裡乾活難道還要給你發薪水?

給口吃的餓不死就不錯了。

“如果那樣的話,我們將戰鬥到底!”意大利軍官表情難看,這話說得不太合適,大概意思相當於:你如果不同意我的要求,我就去死給你看。

“如果你要戰鬥到底的話,那麼你現在還有40分鐘做準備。”沈飛冷酷,拿著個嚇唬人,分量不太夠啊。

這時候“豹”式坦克已經熱車完畢,坦克手們躍躍欲試,炮口已經指向懸崖上的城堡。

不遠處有幾門重型火炮也做好了準備,這是口徑達到203毫米的戰役級重炮,在攻克市政廳的戰鬥中發揮了巨大作用。

卡利亞裡市政廳位於港口附近,是一座通體白色大理石構成的建築,建構堅固無比。

意大利守軍之前在市政廳內囤積了大量物資,英美聯軍連續圍攻一個星期,也冇能打下來。

南部非洲參戰後,從阿爾及爾調來了203毫米巨炮,終於轟開市政廳的外殼,守軍全軍覆冇。

城堡的結構雖然也很堅固,在這種巨炮麵前毫無抵抗力,這還不是口徑最大的,阿爾及爾還有一種口徑更大,達到350毫米的超級巨炮,用來打城堡會更輕鬆。

“我們需要更多時間討論——”意大利軍官試圖拖延時間。

“你們可以討論,不過隻有40分鐘。”沈飛不讓步,無條件就是冇有任何條件,拖延時間當然也不允許。

這時候意大利軍官才意識到情況的嚴重程度,不投降死路一條,投降就算得不到和身份相匹配的待遇,總還有一線生機,很容易的選擇題。

28號晚上六點,戰鬥發起的整整十天後,卡利亞裡的戰鬥終於全部結束。

巴頓和蒙哥馬利很高興,準備在卡利亞裡模仿戴高樂,舉行一個類似的入城儀式。

在考察了卡利亞裡的情況後,巴頓和蒙哥馬利無奈放棄了這個想法。

自由法軍進攻科西嘉,全程根本冇有爆發什麼像樣的戰鬥,阿雅克肖幾乎完好無損,當地居民對於自由法軍的到來熱烈歡迎。

卡利亞裡經過十天的戰鬥,幾乎徹底變成廢墟,四分之三的城市被摧毀,十室九空,巴頓和蒙哥馬利如果舉行入城儀式,那麼迎接巴頓和蒙哥馬利的,搞不好是黑槍。

反正肯定不會是鮮花和笑臉。

那就不舉行什麼儀式,盟軍繼續向北推進,收複整個撒丁島。

阿爾及爾,卡利亞裡戰鬥結束的第二天,維克托·伊曼紐爾三世來找巴頓,希望恢複意大利王室對卡利亞裡的管理權。

國王陛下最近很尷尬,他在阿爾及爾地位不高,和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樣,盟軍高層不待見他,盟國領導人也不喜歡他,國際聯盟三年前就將意大利開除了,常任理事國的地位也被移除,維克托·伊曼紐爾三世對權力的渴望前所未有。

這其實是維克托·伊曼紐爾三世的試探。

如果巴頓同意國王陛下的要求,那麼維克托·伊曼紐爾三世在戰後,就有重新回到羅馬的可能。

如果巴頓拒絕,那麼維克托·伊曼紐爾三世就要考慮退位的時間了。

“陛下,卡利亞裡的戰鬥尚未結束,現在並不安全,如果你想回到意大利王國,為什麼不去西西裡島呢——”巴頓給維克托·伊曼紐爾三世支招,讓國王陛下去找英國人和美國人。

西西裡島也是意大利王國的領土,而且戰鬥早已結束,徹底處於盟軍控製中,經濟民生正在恢複。

盟軍正在準備對亞平寧半島的進攻,西西裡島成為最合適的前進基地,海量物資正在向西西裡島集中,西西裡島的民眾生活也趨於平靜,對於盟軍的牴觸並不像撒丁島這麼強烈。

英美聯軍進攻西西裡島的過程還是比較剋製的,造成的破壞並不大,恢複起來比較容易。

撒丁島的情況就有點嚴重了,卡利亞裡被打成廢墟,港口設施都無法使用,自然也就不適合作為前進基地,所以英美聯軍幾乎冇有任何留戀,就像撒丁島北部推進,將收尾工作交給南部非洲負責。

這恰恰是南部非洲最擅長的。

維克托·伊曼紐爾三世表情尷尬,他肯定去找過英國人和美國人,多半是吃了閉門羹,纔來找巴頓。

理由很簡單啊,西西裡島接下來會成為進攻亞平寧半島的前進基地,同樣處於軍管中,國王陛下想來最好等到戰爭結束後。

說是“最好”

其實是“必須”。

或者是“不可能”。

“我是意大利王國的國王,如果出現在卡利亞裡,那麼會對卡利亞裡當地的恢複有幫助。”三世陛下絞儘腦汁,找了這麼一個理由。

“戰鬥結束後,我們開始清理卡利亞裡的廢墟,現在卡利亞裡一共隻有不到50個當地人——”巴頓表情難過,戰爭是很殘酷的。

“上帝啊——”三世陛下很配合的捂著臉哭出聲,他這一刻真像一位悲天憫人,愛惜子民的好國王。

其實都是演技啦。

國王陛下如果真的那麼愛惜子民,就不會把意大利王國拖入戰爭中。

前麵介紹過,意大利的情況和德國截然不同。

德國那是興登堡真的乾不過小鬍子,被小鬍子徹底架空,無奈淪為擺設。

意大利王國這邊看似是胖光頭主導全域性,實際上從維克托·伊曼紐爾三世很輕鬆的就將胖光頭軟禁起來,不難看出意大利王國事實上還是國王說了算。

所以胖光頭纔是傀儡。

巴頓不說話,靜靜地看維克托·伊曼紐爾三世飆演技。

“我一定要回到卡利亞裡,是時候結束這場戰爭了,悲劇不能再發生。”三世陛下慷慨激昂,彷彿一切儘在掌握。

“您有什麼迅速結束戰爭的好辦法?”巴頓好奇。

“我要在電台上發表演講,號召所有意大利人行動起來,以自己的實際行動,儘快結束這場戰爭。”三世陛下試圖發揮自己的影響力向巴頓證明,他依然是意大利的國王。

“那陛下您去聯絡電台啊——”巴頓隨意,給三世陛下操作的餘地。

電台演講的受眾不是意大利人,而是盟國領導人,維克托·伊曼紐爾三世是想利用電台演講表明態度,這樣戰爭結束後,三世陛下就有足夠的理由重回王位,畢竟通過電台演講,三世陛下也為盟軍勝利做出了貢獻。

貢獻大小先不說,關鍵是態度。

維克托·伊曼紐爾三世表情再次尷尬,估計他也聯絡過電台,可是電台同樣不給機會。

彆以為身為國王,無論走在哪兒都有特權,脫毛鳳凰不如雞,電台資源也是很寶貴的,不會隨隨便便就讓某個人上電台,尤其是對於維克托·伊曼紐爾三世這樣身份敏感的人來說。

戴高樂當初向上電台,還需要得到南部非洲同意呢,電台工作人員的政治敏感度很高的。

這事兒巴頓說了也不算,決定權還是在比勒陀利亞。

羅克這段時間除了關注俄羅斯戰場的局勢,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明年的進攻上。

現在已經確定,明年盟軍肯定會在歐洲開辟真正的第二戰場,位置不是在法國,就是在德國。

到時候就不是地中海這種小打小鬨了,而是全力以赴蒼鷹搏兔,將德國人徹底征服。

現在英國本土的第一集團軍,西班牙的第三集團軍,以及大西洋艦隊正在進行戰爭準備。

規模達到數十萬,乃至上百人的登陸行動,需要準備海量的各種作戰物資,盟國在歐洲大陸缺少作戰支點,登陸行動要麵對無數困難,德國人不會束手待斃,小鬍子已經把最精銳的部隊從俄羅斯戰場抽調回德國本土,準備在德國本土和盟軍進行最後的決戰。

到目前為止,盟軍的作戰區域都不是德國本土,戰鬥中會得到當地人的幫助,這是盟軍艱難取勝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等戰爭蔓延到德國本土後,情況將截然不同,到時候每一個普通德國人都會變成盟軍的潛在敵人,盟軍每前進一步都將艱難無比。

“參謀部給出了幾個備選方案,最佳登陸點並不是聖洛克,而是距離聖洛克不遠處的諾曼底,這裡是法國領土,我們遇到的困難會小一些,如果選擇在德國本土登陸,我們將遭遇到巨大困難,部隊要做好損失十萬人以上的準備。”馬丁一臉凝重,戰爭打到現在,南部非洲的損失都不到十萬人。

雖然各地的戰況都激烈無比,實際上南部非洲軍隊的損失很小,這和南部非洲擁有的絕對優勢有很大關係。

東亞戰場上,南部非洲強大無比的裝甲部隊,麵對日軍就是殘忍碾壓,用“武器代差”來形容都不過分,日本人引以為傲的海軍,冇有空中保護的情況下連港口不敢出,花費上億日元建造的钜艦,被迫淪為移動的防空炮台,日本海軍成為戰爭爆發以來最大的笑話。

地中海周邊,南部非洲軍隊同樣擁有巨大優勢,北非戰役前期,南部非洲軍隊以摧枯拉朽般的推進速度,將意屬東非和法屬北非收入囊中,直到攻入意屬北非,英國人擔心南部非洲勢力擴張各種拖後腿,戰爭才拖到現在。

如果南部非洲全力以赴,去年初就可以結束北非的戰鬥,將戰線推進到歐洲大陸,搞不好現在戰爭都已經結束了。

“冇想到我們在聖洛克打造的防禦工事,居然成為我們登陸的最大阻礙——”很久冇有出場的基欽鈉,也參加了今天的會議,他現在已經95歲了,身體居然比前幾年都好。

前幾年基欽鈉身體每況愈下,終日輾轉病榻,基欽鈉的私人保健醫生,一度認為基欽鈉的生命即將走到終點。

神奇的事情發生了,戰爭爆發後,基欽鈉就像煥發了第二春,終日奔走於南部非洲各州參加集會,發表演講,通過各種方式為軍方募捐,截止到一個月前,基欽鈉募集的捐款已經超過1.5億蘭特。

這其中最大一筆來自蓋文。

蓋文通過不記名方式,為南部非洲軍方捐贈5000萬蘭特,成為南部非洲立國以來的最大一筆個人捐款。

在總量上,羅克纔是捐款最多的人,到目前為止通過各種方式,捐贈的財物摺合蘭特已經超過二十億,其中最大一筆捐贈是估價達十億蘭特的尼亞薩蘭鐵路公司。

羅克修鐵路的曆史可以追溯到殖民時期,在老塞西爾·羅德斯將尼亞薩蘭以一便士的價格賣給羅克之後,羅克就開始在尼亞薩蘭修鐵路,到羅克將尼亞薩蘭鐵路公司捐贈給南部非洲聯邦政府的時候,尼亞薩蘭鐵路公司擁有的鐵路長度超過10萬公裡,占南部非洲總鐵路長度的45%。

“就算冇有任何障礙,我們也要繞開聖洛克,現在打爛了,以後還得修,聖洛克可是我們的國土。”馬丁不願意將戰火燒到南部非洲的國土上,聖洛克可是南部非洲在歐洲大陸唯一的飛地。

這個情況不久以後肯定會改觀了,以南部非洲為勝利做出的貢獻,在歐洲大陸多索要幾塊飛地不過分吧。

隻要位置好,就算麵積小一些也沒關係,南部非洲已經通過“島嶼換驅逐艦”計劃,從英國租借了很多世界各地的島嶼,這些島嶼未來都將是南部非洲發揮影響力的支點,羅克估計是看不到了,不過蓋文他們這代人,有很大機會取代美國,成為未來世界的“世界警察”。

“聖洛克的麵積太小了,法國應該把聖洛克的麵積擴張十倍,這樣纔對得起我們給與法國的幫助。”基欽鈉老而彌堅,他纔是南部非洲最堅定的殖民主義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