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盟國所有成員裡,意大利王國的情況最糟糕,連波蘭流亡政府的地位,都比意大利王國好很多。

波蘭雖然是作死小能手,立場是很堅定的,雖然國土全部淪陷,

還是組建軍隊加入盟軍,和軸心國血戰到底。

這樣的行為肯定要表揚的,所以瓦迪斯瓦夫西科爾斯基在倫敦一直被奉若上賓。

三個月前,瓦迪斯瓦夫西科爾斯基乘坐的飛機,從直布羅陀剛剛起飛就墜入大海,機上所有人成員全部遇難。

這起事件被一些媒體過度解讀,西科爾斯基被形容成權力鬥爭的犧牲品。

卡廷森林慘案爆出後,西科爾斯基多次要求國際聯盟對卡廷森林慘案進行調查,如果情況屬實,

西科爾斯基將要求國聯對俄羅斯進行懲罰。

這遭到俄羅斯方麵的強烈反對,就在西科爾斯基遇難前三個月,大鬍子決定斷絕和波蘭的所有關係,這件事造成了嚴重影響。

俄羅斯和波蘭都是同盟國成員,現在戰爭還在持續中,俄羅斯和波蘭理論上正在並肩作戰,大鬍子此時斷絕和波蘭的關係,對盟軍內部的團結和士氣都造成了一定影響。

當然這並不代表大鬍子就一定要置西科爾斯基於死地,俄羅斯現在冇有時間,也冇有能力在地中海興風作浪,即便西科爾斯基乘坐的飛機墜毀有其他因素,和俄羅斯也冇有關係。

和西科爾斯基乘坐的飛機墜毀相比,

安布羅西奧乘坐的汽車遇襲受到的重視程度明顯更低。

阿爾及爾本地的勝利訊息報,隻在不起眼的角落裡刊登了一個一句話新聞,對這件事進行了報道。

巴頓還是很重視的,

要求阿爾及爾警方徹底調查襲擊者的身份,

並且加強重點區域,

以及對重點對象的保護工作。

“襲擊者是意大利人,

在發動襲擊之後已經被安布羅西奧隨身的衛士擊斃,為安布羅西奧提供安保服務的是保護傘公司,不過意大利王國出的價錢有點低,所以安布羅西奧隻有四名隨行人員。”布拉德辦公室效率還是很高的。

保護傘跟布拉德關係親密,最開始的時候一個對外一個對內,共同負責情報工作,後來才慢慢發展成現在這個樣子,兩家的業務基本冇有重疊,關係依然很好。

很多保護傘公司的雇傭兵,本身就是布拉德辦公室的情報人員。

保護傘公司的能力,在巴西內戰中一戰成名,一名經驗豐富的安保人員,每個月的薪水可以達到上千蘭特,意大利王室給不起這麼高的薪水,隻能退而求其次,規模上也有削減。

“對方的目的是什麼?”巴頓還是很關心安布羅西奧的,畢竟安布羅西奧也是元帥。

“誰知道呢,

可能是泄憤,

也可能是清除叛徒,意大利國內對於國王投降這件事爭議很大,很多人認為國王應該留在羅馬,和意大利共存亡,而不是乘坐飛機離開。”阿爾文臉上的表情是嘲諷,他自己也是這麼認為的。

胖光頭執政時期,不管是加入軸心國,還是向英法宣戰,都需要報請國王批準,如果維克托伊曼紐爾三世不同意,那麼意大利就不會走到今天這一步。

戰爭爆發前期,意大利吃了一波戰爭紅利。

現在軸心國岌岌可危,國王卻為了保證戰後地位主動出逃,將意大利人置於德國人的魔掌下,這肯定會引發意大利人的憤怒。

情況就是這麼糟,德國統治下的意大利,意大利人最恨的可能不是入侵者,反而是意大利國王。

“戰爭結束後,咱們的這位國王,估計很難回到羅馬了——”巴頓不看好意大利王室的前景。

無法回到故土的何止是意大利國王,波蘭流亡政府也危險,如果是盟軍攻入波蘭收複失地還好說。

萬一是俄羅斯占領波蘭,看大鬍子對波蘭的態度,估計波蘭流亡政府在戰爭結束後,很難重新奪回權力。

“他活該1阿爾文不可憐三世陛下,這人一戰中反覆橫跳嚐到了甜頭,現在故技重施,卻不小心演砸了。

巴頓拿起電話:“告訴我們的前線部隊,不需要有顧忌,放開手腳打——”

命令隨著電波很快傳到前線,沈飛和林德伯格接到命令的時候,卡利亞裡的戰鬥已經接近尾聲。

有了南部非洲軍隊和自由法軍的參與,戰鬥過程被陡然加速,很多意大利士兵看到四色迷彩出現在戰場上,腿就軟了一半,稍加抵抗意思一下就馬上投降。

這意思就是我已經儘力了,現在屬於我的戰爭已經結束了,我將以另一個身份,到南部非洲的戰俘營裡活到戰爭結束後。

城堡裡的意大利守軍還在堅持。

沈飛和林德伯格這幾天也冇有發動進攻,隻命令部隊守住下上的唯一一條路,彆讓城堡裡的德國人和意大利人跑了就行。

南部非洲軍隊進攻的時候侵掠如火,防守的時候優勢更大,德國人和意大利人根本找不到機會。

這時候陸軍的重型坦克也終於通過簡易碼頭上岸,一個裝備了“豹”式坦克的坦克連趕來支援,加強對城堡的封鎖。

“城堡裡的德國人和意大利人應該很糾結吧——”沈飛不知道從哪兒弄了瓶撒丁島當地的葡萄酒,和林德伯格忙裡偷閒喝一杯。

“肯定糾結啊,換我這時候要開始準備投降了吧。”林德伯格開玩笑,他是個很強硬的軍人,已經獲得了兩枚勳章,如果他遭遇這種情況,那麼多半是要血戰到底的。

沈飛和林德伯格這幾天也冇閒著。

前天沈飛手下的一名迫擊炮手,將一枚迫擊炮彈的戰鬥部拆掉,把傳單裝進去打到城堡裡,從內部瓦解敵人。

設計傳單的人有點損,內容花樣百出,比如:你在前線作戰,你的鄰居正在享受你的房子,和你的妻子——

這樣的話配上一些讓人難以描述的插圖,的確是很容易讓人著急上火埃

宣傳單的作用還是很重要的。

北非戰役期間,英軍就使用宣傳單,成功瓦解了一支意大利軍隊的士氣。

當時一名意大利士兵手持英國人的傳單到英國人的陣地投降。

英軍這一次冇有食言,給了意大利士兵在傳單上承諾的待遇。

意大利士兵很滿意,臨走的時候向英軍索要更多傳單,理由是意大利陣地上有很多人因為冇有傳單,所以不敢投降。

由此可見,意大利人比英國人更重視契約精神——

啊呸,鬼都不信。

“意大利人可以投降,德國人估計不會。”沈飛對德國人還是很瞭解的,雖然後事媒體對德國吹噓的也有點過,德國人在作戰意誌上確實比意大利人強很多。

“哈——”沈飛正要說話,坦克連埃迪少尉過來通報最新命令。

“好訊息,兄弟們,我們可以放手大乾一場了——”

然後埃迪少尉就看到了地上的空酒瓶,表情瞬間變得很難看。

發了個克,有好喝的不叫我,說好的戰友兄弟情呢?

“抱歉,我們倆不想讓你酒駕——”林德伯格認真臉,話卻不怎麼認真。

南部非洲酒駕是很嚴重的違法行為,根本冇有通融的可能,隻要被逮到,最起碼也是吊銷駕照。

坦克手們也是有駕照的,每一名透過考覈的坦克手,衣服的特殊位置上都會增加相應的技能徽章,比如精確射擊啊,戰地救護啊,駕駛汽車等等之類的技能,一目瞭然。

當然了,就算一輛坦克出現在公路上,警察也冇有資格讓坦克手吹測試儀,憲兵纔有這個權力。

“嗬,我特麼是車長,又不是駕駛員,你們倆吃獨食還有理了不成?”埃迪很生氣,你們就是這麼對待恩人的?

“既然兩個人分,那就不是吃獨食了——”沈飛糾正埃迪話裡的錯誤,漢語水平要加強。

“不逗你了,給你留著呢——”林德伯格從身後亮出滿滿的酒杯。

埃迪馬上眉開眼笑。

真不是多愛喝酒,愛的是這份尊重。

“剛剛有電報發過來,城堡裡的守軍如果還不投降,上麵就派轟炸機過來。”埃迪嘗一口,眉頭大皺,隨手放一邊。

撒丁島的葡萄酒,跟南部非洲的葡萄酒還是有差距。

“那麼我們該用什麼樣的方式,告訴城堡的敵人這個情況?”沈飛也皺眉頭。

“不告訴他們也行——”林德伯格性格陰險,搞那麼麻煩乾嘛,一頓炮彈砸過去,什麼問題都解決了。

“我去周圍的房子裡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到本地人——”埃迪不會讓自己的手下去冒險。

“你彆去,讓米勒去——”沈飛更陰險,不過話說法國人不就是用來背鍋的麼。

米勒正領著他的手下,在周圍的房子裡搜捕敵人呢。

搜捕敵人是真的,趁機發發財什麼的也是真的,英美聯軍在戰鬥爆發前,將整個卡利亞裡炸平了三分之二,本地人要麼被炸死要麼逃走,房子裡的財產就成了無主之物,誰撿了是誰的。

南部非洲士兵不參與這種活動,他們更喜歡使用“交換”等方式,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米勒神通廣大,很快就找來一個七十多歲,走路都需要拄柺杖的老人。

“這大爺能爬的上去嗎?”埃迪滿臉擔憂。

“隻有一種情況才爬不上去,就是你給的錢不夠。”林德伯格掏出一把裡拉,直接扔到老頭麵前的桌子上。

裡拉是意大利法定貨幣,麵值讓人一言難儘,在魏瑪政府統治時期的馬克崩潰之前,裡拉是歐洲最不穩定的貨幣之一。

老頭靜靜地看著林德伯格,一言不發。

“你確定把我當意思,完整的傳達給這老傢夥了嗎?”林德伯格問翻譯,南部非洲軍中會意大利語的人也不少。

“是的,非常確定。”翻譯一臉無奈,伱這動作有點侮辱人的意思,是我我也不乾。

關鍵這任務太危險,萬一上麵的德國人,或者是意大利人的眼神看不清,一梭子機槍掃過來,老頭想跑都冇機會。

不,是冇能力。

“老先生,這是為了城堡裡的人考慮,同時也是為了保護這座古老的建築。”林德伯格換一副麵孔。

老人還是一言不發,看向林德伯格的眼神裡帶著鄙視。

林德伯格的怒氣在積攢。

真以為老子不敢殺人嗎?

“先生,如果城堡裡的人,不在兩個小時之內投降,那麼兩個小時後,我們將按照預定計劃,向城堡發起進攻。”沈飛抓住機會,完成一波收割:“——這城堡看似堅固,實際上隻需要一枚一千磅炸彈,就能將這座城堡摧毀,我絕對不會讓我的士兵去冒險。”

沈飛說完,讓人抱進來一箱罐頭,這玩意兒可比裡拉好用多了。

“如果你願意把這個資訊告訴城堡裡的人,那麼這箱罐頭就是你的。”

老人歎氣,一臉無奈的點點頭。

激怒了戰爭時期的軍人會有什麼樣的後果呢?

大概率是一顆子彈。

和子彈相比,當然是罐頭更好。

為了保證老人能完成任務,沈飛讓人用床單做了一麵白旗,給老人扛上。

看著老人的身影消失在山路上,沈飛和林德伯格還是命令部隊做好進攻準備。

城堡裡的守軍投降最好。

不投降也無所謂,無非是多消耗幾顆炮彈或者炸彈,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時代已經過去了,個人武勇在現代戰場能起到的作用越來越校

等待總是讓人焦急的。

就在埃迪命令坦克手啟動發動機的時候,老人的身影終於出現在山路上。

和一名臉色鐵青,身影蕭瑟的意大利軍官。

“先生,我需要確定,你們能夠按照日內瓦公約的規定,給與我們和身份相匹配的待遇——”意大利軍官有條件,這是最後的倔強:“——否則我們寧願堅持到底,我們有170個人,同時還有大約60名傷兵,他們急需幫助。”

“先生,我也明確告訴你,不久前的結束的卡薩布蘭卡會議中決定,你們隻能無條件投降,冇有提出任何要求的資格。”沈飛強硬,投降還要提條件,給你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