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年後。

“白小姐,我是小一班的葡萄老師,你現在有空嗎?可以過來一趟嗎?”

“葡萄老師,請問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公寓內的一個房間裡,裡麵擺滿著瓶瓶罐罐,白卿卿正在做最新的一個研究,但是被一個幼兒園老師的電話所打斷。

“我都不知道應該怎麼教育你的兩個小孩,他們小小年紀居然學著打架,把班級裡一個小朋友的手都抓破了,現在對方家長要求你賠償。”葡萄老師無奈的說。

“可以,我知道了,我現在馬上過來。”白卿卿放下手頭上的工作,換上一套休閒裝,急匆匆的朝著幼兒園趕去。

走進老師的辦公室,白卿卿第一眼看到的是自己的兩個寶貝,大寶一向都是樂觀開朗的,此刻悶悶的站在一旁,而小寶更可憐了,縮在角落裡正在掉眼淚。

“清宴,清容的媽媽來了,那我們來說說賠償的事情吧。”葡萄老師一本正經的開口道。

“在聽你們說這個之前,我要先問問我的兩個寶貝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白卿卿非常不滿的說,早上送兩個孩子出來的時候,他們還是興高采烈的,現在卻那麼委屈,她的心怎麼可能不痛。

而且她自己的孩子她瞭解,他們不是爭強好鬥的性格,他們都是非常友好的。

“大寶,和我說說,今天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小寶在哭。”白卿卿來到大寶白清宴的麵前,蹲下身,與他平視著問道。

大寶看了眼一旁站著的一個趾高氣昂的小男孩,帶著童音指向他說道:“是他先欺負我們的,他說我們是窮光蛋,說媽媽是一個無業遊民,還說我們冇有爸爸,小寶氣哭了,我一衝動,我就上去揍他了。”

白卿卿抿緊了唇,很明顯是氣到了極致。

她安慰似的摸摸大寶的頭,開口道:“你做的很好,你保護了我,也保護了妹妹,你是一個勇敢的小男子漢!”

“天呐,白清宴的媽媽,你就是那麼教你家小孩的嗎?打人了,居然說他勇敢,他這樣的行為簡直是一個野蠻人!”一箇中年婦女驚呼道。

白卿卿抬眸看向她,女人被她那麼一看隻覺得一瞬間的呼吸不順,這個白卿卿長得真是過分的漂亮!

也正是因為那麼漂亮,所以年紀輕輕不學好,才幾歲啊,就懷了孕,現在孩子都那麼大了,女人這樣想著。

“我對於孩子的教育一貫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百倍償還。”

“我覺得在這次的事情中應該反思的人是你吧,不要用你成人的世界去破壞孩子純真的內心。”

“你家小孩說我們是窮光蛋,說我是無業遊民,說我家大寶小寶冇有爸爸,我想這都不是他能知道的事情,一定是有人在他的耳邊說。”

女人抿緊了唇,一時間有點心虛,她前一段時間確實是和孩子多嘴了一句,可是這也不能怪她啊,這個白卿卿長得那麼漂亮,帶著兩個小孩轉學過來,誰都會想著去打聽一下他們家的情況,真是不打聽不知道,一打聽嚇一跳啊,家庭環境居然那麼複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