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季敏點了點頭,帶著女兒跟在白卿卿的身後,來到一個卡座裡。

“坐下吧。”白卿卿熱情的開口道,緊接著看向小朋友,溫柔的問:“想不想吃一個小蛋糕?”

小女孩的眼睛亮晶晶的,剛想點點頭,季敏一把將女兒拉過去,道:“不用不用,我們吃不慣那個玩樣兒。”

“是我送她吃的,不會很甜的。”白卿卿摸摸小女孩的頭髮說道。

聽白卿卿說是送的,季敏這才同意下來,他們家裡已經夠困難的了,可不能再亂花錢了。

三個女人和一個小女孩坐在一起,小女孩吃著甜甜的蛋糕,嘴角洋溢著微笑,另外三個女人的表情卻是非常嚴肅。

“季敏,你最近有你老公的訊息了嗎?”崔以雲詢問道。

季敏搖了搖頭,道:“左晨一定是出事了,而且一定和win公司的工程脫不了乾係,不然為什麼問他們什麼事情都不知道?”

“有冇有一種可能,左晨或許真的是去其他地方打工了呢?隻是不方便聯絡你而已。”崔以雲詢問道。

聽到她的話,季敏激動的站起來,擺擺手說道:“不可能的,絕對不可能的,阿晨不做那麼不靠譜的事情,要是真的去其他地方,一定會和我說的!”

“而且——”

“而且什麼?”白卿卿看得出來,季敏還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冇有講,她連忙的追問道。

“而且我剛來工地的時候看到一個工友的手中戴著一塊表,那塊表是阿晨!”季敏肯定的說。

“那有可能是左晨給那個工友的呢?”崔以雲提出一個合理的猜想。

“絕對不可能的,那塊表是阿晨爸爸的遺物,阿晨不可能給任何人的!”季敏說著說著,著急的哭出來。

“季敏,我們會為你找到左晨的。”通過這次和季敏的談話,隻要她不說謊,白卿卿肯定左晨的失蹤確實和win公司有關,這或許可以成為白卿卿扳倒趙西野的把柄。

“謝謝你們,你們都是好人。”季敏一個人孤身在外,真是受夠了太多太多的白眼。

“我要問一句,那個工友叫什麼名字,你知道嗎?”白卿卿詢問道。

“不清楚,其他工友都叫他阿奇。”季敏回憶著說道。

“好的,我們明白了,季敏如果你肯相信我們,我願意為你打這場官司。”崔以雲鄭重的開口道。

“可我冇有錢。”季敏哭喪著一張臉說道,若不是冇錢冇勢,她也不會走到今天這個地步。

“我是無償的,我本身也就隻是一個毫無經驗的小律師而已。”

“謝謝,你們的大恩大德,我都不知道應該怎麼報答纔好。”季敏真誠的說道。

這件事情敲定下來,白卿卿和崔以雲在下午來到win公司負責的湧錦灣工地外麵。

“他們會讓我們進去嗎?”崔以雲有點不確定的說道。

“如果就那麼走進去肯定不會讓我們進去,如果是以記者的身份肯定也不會讓我們進去。”白卿卿淡淡的說道。

“那我們應該怎麼辦?”崔以雲有點苦惱的問,要是走不進這個大門,她們從何查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