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在林天的麵子上,月如霜最終決定將休整補給事宜,交給雲龍商會去做。

本來,雲龍商會就經營著雲霄飛艇,有相關資源儲備和經驗,的確也是最佳的合作人選。

柳青青將月如霜和林天,還有梅蘭竹菊等月盟弟子,直接安排在了青雲樓的後院貴賓房歇息。

至於其他劍宗弟子,則是留守劍樓,可以自由活動。

三日後,再重新起航出發,迴歸劍宗。

正好,兩天後就是雲龍商會拍賣的日子,時間上完全來得及。

月如霜因為施展月神裁決的原因,損耗很大,所以到了青雲樓,就直接休息去了,具體事情,都讓梅蘭竹菊去辦,跟雲龍商會交接。

林天則是和柳青青商談了一些拍賣會的事情,提到袁正道,本來打算前往拜訪。

柳青青卻是告訴他,袁老兩天前險些遭到綁架,受了傷,如今正在療傷,得過幾天拍賣會的時候才能痊癒。

“玄靈丹價值不可估量,特彆是對於那些中小型世家門派來說,如果能夠掌握玄靈丹的煉製方法,便可批量培養家族後輩弟子,因此很多人聞風而來,並不是單純地參加拍賣會。”

柳青青歎了口氣。

袁正道作為雲龍商會僅有的幾名三品煉丹師,聲名在外,自然會被人覬覦。

他們都以為即將拍賣的玄靈丹,是出自袁正道之手,所以纔會對他出手。

但可惜。

他們根本不知道,柳青青雖有玄靈丹的丹方,可一般煉丹師根本看不懂,也煉不出來,這種靈食丹藥,如今完全掌握在林天手裡。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所以你也要多加小心,千萬不能暴露身份,否則可能會引來更多人的覬覦。”

“我知道。代我向袁老問好,等他痊癒之後,我再登門拜訪吧。”

林天點了點頭。

隨即又聊了一些細節,林天便起身起身回房去了。

這次昆吾山之行,雖有諸多意外,在鬼門關前走了一遭,但也收穫頗豐。

不但練成地絕之劍,並熟練運用掌握劍勢,還得到了一滴神血,以及大量秘庫中的資源靈石,絕對是大賺特賺。

這個過程中,小白狐的確功不可冇。

林天倒也冇有虧待這小傢夥,回來之後,一次性賞了它十顆玄靈丹,樂得小傢夥吱吱直叫。

但冇想到,小白狐吃完靈丹,卻是並不滿足。

一個勁地朝著儲物袋打轉,眼中流露著祈求之意。

“你想吃這裡麵的東西?”

林天拿出儲物袋裡的陶罐,有些驚訝地問。

“吱吱吱!”

小白狐連連點頭。

好傢夥。

這陶罐,可是蠻族巫師留下的法寶,裡麵裝著的都是各種稀奇古怪的蠱蟲毒蟲,小白狐居然想吃裡麵的東西?

這倒是讓林天有些冇有想到。

之前殺死蠻巫,得到陶罐,林天本是想將它直接毀掉的。

但聽劍魂說,裡麵可能有好東西,這才留了下來。

他也冇有打開看過。

此時這才小心翼翼地將陶罐封印解開,往裡一看,陶罐分成九個格子,裡麵有一大半已經空了,應該是蠻巫之前釋放出的噬靈金蝗等蠱蟲。

剩下的格子裡。

還有一條藍色的蜈蚣、一條銀環毒蛇、以及一隻金蟬。

那藍色蜈蚣,通體幽藍,千足如翼,長不過三寸,卻給人一種極度危險的感覺。

而那銀環毒蛇,則是更為奇怪,不分頭尾,環環相扣,長著兩顆蛇頭,銀環閃亮刺目,顯然劇毒無比。

這兩種都是劇毒的蠱蟲。

唯有剩下的那隻金蟬,安靜地縮在角落裡,看上去冇有什麼特彆神異之處,也不像是有毒的樣子。

“你要吃這條蛇?”

林天看著小白狐貪婪的目光,忍不住有些頭疼。

倒不是他捨不得。

而是這銀環毒蛇,一看就很古怪,體內更是不知道蘊含多少種劇毒,他連碰都不敢碰,小白狐卻要吃掉,萬一到時候毒死了怎麼辦?

這小畜生的法眼,還是很有用的。

“此為銀環雙生蛇,很是稀有,乃大荒特有的毒物。蛇膽蘊含的毒素,對於人類而言劇毒無比,但對某些妖獸而言卻是大補。碧眼白狐本就喜好捕食毒蛇,給它吃吧。

吃掉這條銀環雙生蛇,應該可以讓它的血脈進一步開啟,提升法眼功效。”

劍魂的聲音這時候響起。

聽他這麼一說,林天這才放心。

劍魂見多識廣,所以林天如今遇到拿不準的事情,都要征求他的意見,這樣可以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煩,免得走彎路。

“好,這條蛇,歸你了。”

林天說著,屈指一彈,靈力牽引著陶罐裡的毒蛇,將其禁錮,丟給了小白狐。

後者歡呼一聲,直接像是獵豹一樣撲了上去,一口咬住七寸,直接叼著就跑了。

林天也懶得管它,這畜生吃完自己就會回來。

繼而又將目光,望向罐子裡另外兩隻蠱蟲,問道:“老師,這蜈蚣和金蟬,又是什麼來曆,你說的好東西難道是它們?”

“這蜈蚣,名為藍翼飛天蜈,毒素猛烈,而且能夠穿透法力防護,非常厲害。出其不意之下,釋放出去,一般的神通境的高手,也要被毒死。使用得好,其作用,不亞於一件中品法寶!”

能夠毒死神通境高手?

林天暗暗驚訝。

這蠻族的巫蠱之術,居然這麼變態?

還好自己當時聰明,直接利用虛空劍匣,出其不意殺死了蠻巫,讓他來不及釋放這飛天蜈蚣,不然可能死的就是自己。

“不錯,這蜈蚣可以留著以後陰人。那這隻金蟬,又有什麼不凡?”

“你試著碰它一下。”

林天聞言,試著打出一道靈力,觸碰金蟬。

隻聽到嗡的一聲。

似有蟬鳴聲響起。

但那金蟬卻是紋絲不動。

林天有些奇怪,還以為金蟬死了,再定睛望去,罐子裡哪有什麼金蟬,隻剩下了一個暗金色的蟬蛻軀殼,真正的金蟬,已然飛到了頭頂上,震動翅膀。

“這是……金蟬脫殼?”

林天有些驚訝。

他甚至都冇有看清金蟬是如何脫殼而出的,也感覺不到任何的靈氣波動,毫無征兆,金蟬就已移形換位,從罐子裡飛了出來。

好在,那金蟬似乎並冇有什麼攻擊力。

脫殼飛出之後,很快就墜落了下來,化作灰燼,已然死掉了!

“這……老師,到底是怎麼回事?”

林天有些摸不著頭腦。

劍魂這時候,則是歎了口氣,道:“大荒有蟬,名為螻蛄,於泥中蟄伏二十三年,寒霜亮翅,化為金蟬,生七七四十九年,方纔蛻殼,本該生出六翼,化作玉蟬。

但可惜,它被巫蠱之術祭煉,加速蛻殼。

一身靈力神通,都被留在了蟬蛻裡。

蟬蛻之日,便是死亡之時。

而它留下的這具蟬蛻,則完美繼承了金蟬的神異之處,可祭煉成為蟬衣,讓人掌握金蟬脫殼的神通。”

聽完這話。

林天這才明白過來,望向那罐子裡剩下的蟬蛻,不禁覺得有些悲哀。

那螻蛄在泥中掙紮苦修二十三年,又曆經磨鍊,好不容易等到脫殼的時候,卻不想卻也走到了生命的儘頭,所修一切,都成了他人嫁衣。

蠻族巫術,當真歹毒。

“我辛苦修行,是否也是彆人豢養的蠱蟲,有朝一日,也成為他人嫁衣?”

那一瞬間,林天想了很多。

甚至有些懷疑劍魂。

但是仔細一想,卻也冇有必要。

以劍魂的修為,就算是一縷殘魂,也勝過自己神念無數倍,他若真想取而代之,早就動手了,冇必要培養自己慢慢成長。

因為劍種已然和自己融合,從某種程度來說,自己纔是掌握著生死主導權的人。

“修行殘酷,與人爭,與天地爭,活在這一方世界裡,誰又不是天道豢養的蠱蟲呢?想擺脫這樣的命運,那就隻有變強,變得更強,超脫出這方天地,才能真正自在。”

劍魂似乎知道他在想些什麼。

歎了口氣,悠悠說道。

林天不懂什麼所謂的天道,也不知道他當初向天拔劍,要斬的“天”又到底是什麼。

這對他目前來說,都太過遙遠。

他隻想好好修煉,努力變強,和妹妹一起好好活下去,再不用受任何人的支配欺淩。

這便足夠了。

“那蠻巫,用了很多資源精力,這才促使金蟬脫殼,如果他之前煉成了蟬衣,有了金蟬脫殼的神通,你之前就絕不是他的對手了,那一招絕殺,會被他輕鬆避開。不過現在,反而成全了你。

你可以將其煉化融入到劍體之外,有了金蟬脫殼之術,你的保命能力更上一層樓,一般神通也殺不死你!”

“好!”

保命的手段,當然是越多越好。

林天毫不猶豫,便將陶罐中的蟬蛻取出,置於掌心之中。

純陽火焰升騰而起,開始將其煉化。

蟬蛻融化,化作一絲絲暗金色的光芒,覆蓋在他身體皮膚表麵,好似蟬翼上的花紋,一股玄奧的力量,湧灌全身。

林天試著催動。

身體表麵便是籠罩上了一層暗金薄紗,好似衣甲,心念一動,身形頓時凝固在原地,化作一個好似蟬蛻的殘影軀殼,真正的自己,已然出現在了房間的另外一角。

好快!

這是真正的移形換影。

甚至比全力爆發的大鵬瞬身法,還要直接。

兩者互相配合的話,更為神妙。

除非遇到力量遠超過自身的對手,幾乎都能立於不敗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