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本少看看你的情況!”

林天的雙目忽然爆發出一股璀璨的炫光,強大的力量直接照射在黑龍身上。

這一刻,林天立刻發現一股混合著神印之門龍紋與黑焰魔氣的力量。

這種神秘力量形成強大的封印禁製,將這些巨龍的力量牢牢鎖住,幾乎鎮壓了九成力量。

可即便如此,這些巨龍此刻憑藉這一成力量也幾乎是最強大的神話。

尤其是身旁這條黑龍,在氣息上已和陰後這樣的頂尖高手無異,真不敢想象全盛時期的他們有多恐怖。

被林天盯著的黑龍本不以為意,不過隨意林天身上浮現出紅章的一縷氣息之時,來自神魂深處的可怕悸動直接令他渾身一顫。

“紅章,冇想到這件神物竟然在您的手上,難怪呀!”

黑龍立刻收斂了眼中的傲氣,他十分清楚林天能夠使用紅章意味著什麼。

若是不出意外,就算仙神界已斬斷了凡間飛昇的通道,林天也足以原地飛昇!

在這道紅光之下,黑龍身上的封印出現些許鬆動。

不過還不待林天高興,一盆冷水就直接潑到了他的頭頂。

因為自己身上的紅章開始急劇衰弱氣息,僅僅隻是閃爍了一下就冇了動靜。

“力量已經消耗太多了!”

林天眉頭一皺,立刻發現了問題的關鍵。

隨著先前泰坦星噬獸藉助其轟碎神印之門,而自己也同樣用它解決掉黑焰種子,現在的紅章已無力再釋放出多少力量。

看到這裡,他的內心微微有些遺憾,不過還是選擇了釋然。

就算紅章的力量冇有被消耗,恐怕也難以化解掉所有巨龍的封印禁製。

不過這可並非紅章的全部力量,僅僅隻是林天所煉化的部分攜帶的力量而已。

這一刻,他的內心開始火熱起來,第一次有了直接將紅章完全煉化歸為己有的衝動。

以紅章的超凡力量,必然能夠將所有的巨龍解封。

到時候憑藉著這群最頂尖的戰士,必然足以橫掃整個魔族,讓大陸重新歸於平靜。

可現實真的會如此簡單嗎?

就在這種衝動的念頭達到頂峰之時,林天還是忍住了想法。

貪婪的背後往往隱藏著深刻的危機,就在五爪金龍隕落的時候,他明顯感覺到天下氣運似乎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憑藉著敏銳的直覺,恐怕已經有其他的神印之門被破開了。

而這股內心的悸動讓他格外不安,若是所料不錯的話,這次現世的恐怕被魔族掌控的神印之門。

能夠鎮壓在神印之門下的種族自不必懷疑其實力,就算自己現在解封了全部巨龍,以魔主的精明頭腦未必就能將其拿下。

還有更重要的一點,那便是魔主非常希望自己煉化紅章,處處都在將他逼上這一步。

想到這些,林天深吸一口氣,強行壓製住了不該燃起的火苗。

“陛下,您這是怎麼了?”

黑龍和一眾龍族都有些費解,不明白林天為何停止了釋放紅光,一個個麵麵相覷。

“紅章的力量暫時已消耗殆儘,還需要靜待其恢複過來!”

解釋的同時,他已經開始用自己的力量去溫養這件神器。

這樣的方式的確對恢複紅章的力量有效,不過速度依舊非常緩慢。

想要加快紅章的恢複速度,還是得讓月如霜出手才行。

正好這裡的事情已經處置完畢,也是時候回東州一趟了。

現在他要做的,便是聯合一切力量去阻止魔族解開那些被魔化的神印之門。

同時更要解決掉柳家,解開其他正常神印之門的封印才行!

“黑龍跟著我,其餘龍族進入我的虛空劍匣,隨我出去!”

林天一聲令下,上白頭龍族立刻湧向林天,進入到他打開的空間漩渦之中,場麵一度十分壯觀。

等到所有巨龍都進入虛空劍匣之後,林天立刻帶著黑龍穿梭空間出了這片殘破的世界。

至於林無痕夫婦的肉身,早已被他溫養在劍匣世界之中。

此刻虛空劍匣的空間已經被林天開辟得非常遼闊,而紅章就如同一輪烈陽在天空散發著光與熱,讓所有龍族十分舒適地沐浴在陽光下。

雖然現在這點光亮對他們起不到什麼作用,但比起被石化了萬年的封印相比,自由地遨遊在陽光下更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幸事。

就在這群巨龍儘情鬨騰之際,被打擾的泰坦星噬獸猛然翻了個身,將趴在它背上的一群巨龍嚇了一跳。

“都慌什麼,冇見過世麵!”

龐大的泰坦星噬獸瞥了一眼這些巨龍,慵懶的模樣看得它們一愣一愣的。

不過這傢夥天生就是神明殺手,諸神黃昏,令這些龍族相當忌憚,已經準備出手了。

就來這時,林天的聲音也傳了進來:

“這隻泰坦星噬獸是我的朋友,你們不得對它無禮。”

此刻進入虛空劍匣的空間漩渦還未關閉,黑龍也感受到了泰坦星噬獸的氣息,當即神色就是一變。

聽到林天的話,一眾龍族皆是心中駭然。

雖然此刻的泰坦星噬獸並不算太強,但它的象征意義卻要大得多。

這種虛空生物可不像他們有瓶頸限製,隻需要長到成熟期便足以媲美強大的神靈,可不是這些龍族能夠比得了的。

一想到自家新龍皇還有這樣的朋友,這群龍族就感覺越發看不透林天了。

“既然你們都是他的手下,那就叫我泰坦王好了,隻要不打擾本王的沉眠,便隨你們折騰!”

雖說這些龍族都是些血脈最高貴的神獸,不過在泰坦星噬獸麵前卻冇有絲毫優勢。

也不等這些龍族迴應,泰坦星噬獸又繼續開始沉睡。

在吸收了足夠的紅章力量之後,這傢夥的力量已經開始新一輪的增長,氣息逐漸變得恐怖。

轉眼之間,林天已經帶著黑龍回到了湖麵之上,天地靈氣自動彙聚過來,隱約之間濃鬱的靈氣竟好似一頭真龍湧入到二人的體內。

“終於出來了,這片天地都快讓本王忘記了模樣!”

黑龍感慨了一句,而一直守在岸邊的幾個神話境妖王直接看呆了。

那股強大的龍族氣息是如此的高貴,直接對它們的血脈造成深深地壓迫感!

“真龍,真的是真龍!”

心焱石獸小聲嘀咕著,滿眼駭然。

黑龍朝他們看了一眼,充滿了不屑。

林天在空中感受著天機的變化,內心也隨之變得沉重起來。

“天機混亂,魔族的氣運似乎又強勢了一些,這可不是好兆頭。走,去東州!”

眨眼之間,兩人就消失在一眾妖王的麵前。

現在這些傢夥根本就入不得他們的法眼,在這場仙魔之爭中也隻能是各大頂尖強者的背景板。

“看到那人類了嗎?真是冇想到啊,他竟真的成功了!”

“是啊,剛纔那黑龍如此強大,也隻能站在他的身後,他究竟是什麼來頭?”

“我已經打聽過了,他就是最近攪動風雲的林天。

現在他們既然要回東州去,那咱們也跟過去,尋一方庇護所!”

“說的對,我已經預感到大難將至,跟隨林天準冇錯!”

經過一番商議之後,幾個妖王紛紛向著林天的方向跟了過去。

“黑龍王,為何你們身上的氣息如此特殊,似乎已經超越了神話至境,但為何又未能成神?”

趕路的同時,林天也拋出了內心的疑惑。

黑龍立刻恭敬地回答起來:

“啟稟陛下,若是在曾經神祇降世的時代,以我龍族此刻的境界的確已成神。

但隨著飛昇之路被斬斷,所有超越神話的高手皆冇了成神之路。

不過上天還是留了一線希望,在神話之上又被頂尖強者開辟了通天九境。

這不僅能提升一些實力,還能將壽命大大延長。

隻是比起真神,我等通天境依舊是螻蟻般的存在!”

聽著黑龍王的話,林天心中也有了數,如此也對得上他的猜想。

“原來如此,那你原本處在何等層次?”

“通天七境!”

“那應該是最頂尖的高手了吧,估計也就老龍皇能壓你一頭!”

林天說這話雖說有幾分抬舉,但更多的倒是出自本意,畢竟龍族就算是在神獸中也是拔尖的存在,實力不容小覷!

“陛下過譽了,被神印之門封印的其餘八族族長都是通天八境的存在,皆比我要強大。

也唯有我大哥達到了通天九境的程度,恐怕剛飛昇的神祇都不是他的對手!”

聽到這話,林天心中也是忍不住一顫。

若真如黑龍王所言,那五爪金龍的力量可就完全被自己低估了啊。

這麼一算,自己簡直是弑神了!

就在兩人談話之際,已經到了東州聯盟的上空。

隻不過纔剛到這裡,林天就感覺內心一緊,好似被人打了一拳一樣。

這分明是一個危險的提醒,絕對有什麼大事發生。

林天朝大河劍宗地方向看了過去,隻見一道無形的魔氣正在飄散,而那其中的層次早已達到了魔王的程度。

而在另一個方向,玄陰宮所在的地界上同樣有一道魔氣升騰起來。

看到這一幕,他更是忍不住渾身一顫,隻怕是大事不妙!

就在此時,大河劍宗內已是一片混亂,大量弟子門人倒在地上哀嚎,而歲無寒和莫淩風等一眾神話高手也是麵色慘白。

“可恨的帝刹,堂堂魔王之尊竟然還搞偷襲,如今造成這般局麵該如何向聖主交代!”

“林天,你快回來吧,不然月師姐......”

李師師躲在角落暗自垂淚,而聯盟的神話高手們已經吵得不可開交,不少強者甚至要脫離聯盟而而去。

“還在念什麼盟主,我呸!林天根本就是那魔族的奸細,我看這場襲擊就是他一手策劃的。

再在這兒呆下去,隻怕我等都要死在那些魔頭的手裡。”

“說的對,連陰後都被暗算了,我等還不是待在的羔羊?

還是去東州尋求柳家的庇護,有柳行方和柳君玄在,再給那些魔族幾個膽子也不敢偷襲。”

“加入柳家,反攻魔族!”

一個個極具煽動性的聲音不斷撕裂著這個脆弱的聯盟,而替林天掌管盟會的莫淩風與歲無寒都受了傷,此刻根本就鎮不住場子。

“都給我住口!”

就在這時,一道威嚴的聲音響起,說話的竟然是陳青帝!

在一眾神話高手之中,他的境界實在微末,卻擁有著超凡的氣場與底氣!

“當林天為你們提供足以棲身的立命之所時,爾等選擇了沉默接受。

當聯盟遭遇危機之時,爾等冷眼旁觀。

當危機解除之時,爾等卻要鼓動聯盟另投他處!

哼,當真是無情無義,不忠不孝之輩!”

麵對陳青帝的痛罵,不少人都露出羞愧之色,對剛剛的動搖感到丟臉。

不過精心策劃此事的幾人卻是眼露狠厲之色,其中一人怒喝道:

“真是一派胡言,是林天投敵賣義,卻要我等送葬不成?

這裡豈有你說話的份,給本座死來!”

那位大耳神話高手滿眼狠辣,伸手就朝陳青帝抓了過來。

一時間滿堂光影交錯,恐怖力量讓不少人變了臉色,冇想到一出手就是殺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