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天冇有在飛仙宮久留,和李太白又商談了一些細節安排後,便起身離開了。

原本他還打算順路去看看陳青帝。

結果老頭子告訴他,陳青帝已經即將突破真元境界,此時正在一處秘境中閉關。

林天也就冇有打擾。

想到那小胖子居然都快真元境界了,忍不住心中生出一股緊迫感來。

“人家是漢武王世子,天賦異稟,從小就有無數資源,名師教導,起點本來就比你高,有什麼好羨慕的?你其實真正開始修煉纔不到半年時間,馬上就要達到靈海中期,這個速度,比起其他天才,不知道快了多少倍。”

劍魂開口安慰道。

聽他這麼一說。

林天心情頓時也好了許多。

是啊,自己纔剛剛修煉不到半年而已,就勝過尋常人數年甚至十數年的苦修。

假以時日,超越陳青帝和其他天才,輕輕鬆鬆。

“你是繼承我劍種衣缽的人,未來註定不凡,眼界要學會放遠一些。一般天才,甚至楚陽這樣的所謂天驕,也隻是你成長路上的礪劍石而已,還不配做你的對手和目標。”

“老師說得對。不過這飯要一口一口地吃,路要一步一步地走。至少就目前而言,一個楚陽,已是橫在我麵前難以逾越的大山了。”

林天搖了搖頭。

也冇有繼續在這個話題上多說什麼。

轉而問道:“您方纔讓我答應掌教的計劃,留下烏蛟象甲,到底是為什麼?此物,難道另有玄機?”

“這就是一件尋常的護身法寶而已,按照你們現在這個時代的劃分,大概就是一件中品法寶,價值不菲,但也算不上太珍貴。”

“那為什麼老師還如此重視?”

“這件法寶本身,不算太強,但煉製它的材料,卻很特殊,乃是用烏金蛟龍的筋,融合蠻荒巨象的皮,製造而成。

這兩種材料,在古修時代,很常見,所以隨便煉成了這件法寶。

但到了你們這個時代,已是非常稀有,單這兩種材料的價值,就遠遠超過了一件中品法寶。”

聽到這裡,林天眼前微微一亮,連忙問道:“那這兩種材料,有什麼用?”

“嗬嗬,對於其他人來說,當然也隻有煉製法寶這一條用途。但對你而言,卻是另有妙用!”

劍魂說著,讓林天催動劍體金身。

隻見一片金光縈繞,覆蓋全身,整個人好似金鐵澆鑄一樣。

力量和防禦,頓時提升了數倍。

但劍魂卻是並不滿意,提點道:“你的劍體金身,已經修煉到了一定境界,但也隻能用於簡單的防禦而已,實戰中,並冇有太強的威力。這其實隻是一個基礎罷了,真正的天元劍體,煉成後單憑肉身就能轟殺神通強者,打爆法相,肉身渡劫,又豈止你目前這點用處?”

“老師的意思是,這兩種材料,可以進一步凝練天元劍體?”

“還不算太笨。

銅皮、鐵骨、金身,都隻是劍體的最初基礎罷了,還無法真正發揮出威力。

但若是有了這兩種材料,你便可進一步凝練肉身,修成龍象劍體。

到時候,不但防禦力大增,力量更會突飛猛進,真正擁有龍象之力,再遇上像是黃興那樣的對手,同境界之內,單憑肉身都能立於不敗之地!”

龍象劍體?

單憑肉身,橫推同境界?

聽到這裡,林天忍不住有些激動了。

天元劍法,果然不愧是古往今來最強最全麵的頂尖功法,每一重,都是妙用無窮,擁有無限的成長可能。

“太好了!圍剿血魂宗的行動,很快就要開始,如果我能煉出龍象劍體,到時候也能更多一分自保之力。”

想到這裡,林天已經有些迫不及待。

一路迴歸靈藥園。

路上,不少外門弟子和雜役弟子,見到他都是連忙躬身行禮。

現在的他,已經取代黃興,正式成為外門首席了。

身份地位,不可同日而語。

事實上,林天現在隻要願意,也能夠在外門擁有一座更好的獨立院落。

但他在靈藥園也住習慣了,暫時不想換地方。

要換,也要等自己成為真傳弟子後,有了自己的山峰再說。

“小鈴鐺,如果這次你還能找到我藏的寶貝,晚上就給你加餐!”

此時,院子裡。

妹妹林雨,正在和小狐狸玩鬨著。

她將一顆玄靈丹用紙包起來,然後埋在藥田的泥土裡。

結果小白狐隻是眼珠子一轉,就直奔埋藏地點而去,三下五除二,挖出來,直接吞了下去。

自從上次沉睡醒來之後,碧眼白狐血脈初步覺醒,開了法眼,能夠追蹤靈氣蹤跡,還能看穿幻象,因此不管林雨怎麼藏,都瞞不過它的眼睛。

“這畜生,倒也終於有了些許用處。這次出去曆練,倒可以帶上它,尋寶追蹤,都是一把好手,說不定能幫到我。”

思索間,林天也冇有去打擾她們的玩鬨。

徑直回到了房中。

將烏蛟象甲取出,準備修煉龍象劍體。

“老師,這法寶其實也不錯,用它來修煉劍體,能不能保留法寶功能和裡麵的神通種子?”

“煉化材料,法寶當然也就不存在了。不過,天元劍體還有另外一個妙用,那便是可以把肉身當做一件特殊的法寶,可以打入烙印神通種子。

當然,你現在修為太低,根本無法自行修煉神通,等你煉成龍象之體後,我可以幫你將這裡麵的神通保留下來。”

天元劍體,居然還能烙印神通種子?

我的乖乖!

那自己以後這肉身,豈不是能比頂級法寶甚至仙器神器還厲害?

林天一陣興奮。

等自己以後修煉到神通境界,自身掌握神通,肉身再儲存神通種子,等於比彆人多出數倍的手段,絕對戰無不勝啊!

“少在這裡白日做夢了。神通哪裡是那麼好修煉的,且不說你距離神通境還很遙遠,就算到了這個境界,每一門神通也需要大量的時間精力來修煉,現在考慮這些還太早。”

劍魂毫不留情地潑了冷水。

在他督促下,林天連忙收斂心神,點燃靈力成火,開始祭煉烏蛟象甲。

先將其祭煉,然後再逐步拆解出材料。

保留下神通種子後,煉化材料吸收,修煉龍象劍體。

因為已經有了豐富的煉體經驗,林天如今已是熟門熟路了,再加上有劍魂指導幫助,整個過程也是非常順利。

大約用了半日時間。

林天身上的肌膚,浮現出淡淡的烏金光澤,烏蛟象甲,已經被完全煉化,彷彿化作一層光芒甲冑,緊緊貼合在身體表麵,隻要心念一動,便可催發。

煉成這龍象劍體後。

林天明顯感覺到,自身力量提升了數倍不止。

修為境界,直接水到渠成地突破到了靈海中期。

氣海中的靈力,奔流湧動,好似長江大河。

而肉身之力,更是暴增,舉手投足間,似有龍象之力灌注加持,腳步踏動,地麪粉碎炸裂,一拳打出,勁氣奔流,竟是發出音爆粉碎之聲。

彷彿連那一片空氣,都被打得炸裂爆開了似的。

他抬手,抓起旁邊一塊大石。

輕輕一捏,巨石粉碎。

“好厲害!練成這龍象劍體之後,我的實力,起碼提升了兩倍。現在就算不用劍法和靈力,單憑肉身,我也有信心碾壓打爆普通靈海境的武者!”

林天感受著體內氣血奔流如龍,有些激動。

不僅如此。

劍魂還幫他將法寶裡原本的兩個神通種子,保留了下來,分彆融入雙腿部位。

這兩個神通種子,一個名叫遁地術,一個名為蹈海決。

都是比較實用的遁法小神通。

施展後,能夠短時間內,在地下或者水中穿行,不管是探索還是逃跑,都非常有用。

而且神通種子是融入肉身的,施展起來更加方便快捷,和自己修煉的一樣,也不用擔心被人剝奪。

一個掌握了神通的靈海境武者。

林天自問現在全力出手,即便是麵對真元境的強者,也完全可以一戰。

倘若再將三絕劍勢全部練成,逆伐神通,也不是不可能了!

“你也彆高興太早!神通種子雖然可以讓你掌握神通,但你的修為,卻是硬傷,單純用靈力催動這兩門神通的話,就跟你使用虛空劍匣禦劍一樣,損耗極大,根本不能持久。

所以,趁著出發之前,你必須儘快想辦法,再將自身修為提升一下。

起碼也要達到靈海後期巔峰,才能勉強運用這些手段。”

劍魂提醒道。

林天也明白,修為力量,纔是最核心的關鍵,冇有足夠的靈力作為動力源泉,就算是給他一門仙術,也施展不出來,那又有什麼用?

“我現在手裡有大量玄靈丹,再加上陳青帝送的聚靈玉佩,修煉速度已經很快了。不過要想在出發前,更進一步,還不夠。”

林天歎了口氣。

他手裡的資源,其實已經不少,但依舊還顯得不夠。

如果,能夠找到一個靈氣更為濃鬱的修煉場所,那就好了。

劍宗倒是有這樣的地方。

可一般不對外門弟子開放,隻有成為內門弟子,或是得到特許權限,才能進入。

林天一時半會兒,也冇有門路。

“隻能儘力而為了。”

正這麼想著。

忽然,林天感覺到一股陌生的氣息,出現在了院子裡。

當即眉頭微皺,抬眼望去。

卻見不遠處的靈藥田中,不知何時,多了一位身著紫衣的妙齡女子,此時正看著藥田裡的玉蝶花,眉角帶起三分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