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林天已經對這些魔王的實力有了心理準備,但真正見識到對方的實力之時依舊感到頭皮發麻。

就在魔王一把捏死那柳家一支眉時,林天和柳平天等人都預料到不對,各自陣營充滿默契地朝四周飛散而去。

林天第一個逃離此地,不管這位魔王是何目的,多呆一刻都充滿了危險。

不過就在他逃離的刹那,這頭可怕的魔王便朝他抓了過來。

僅僅是在這傢夥抬手的瞬間,林天便感到空間受到了某種擠壓,而他就像是鑲嵌在牆壁上的魚一樣,根本就無法擺脫這股鉗製之力。

同樣是神話,但差距卻是天差地彆。

不過光憑藉這一招,還不足以讓林天束手就擒。

他轉身回頭看去,那魔王的整條右臂皆為骨骸,隻不過小臂是金色,而上半截則為青白色。

看到林天受到攻擊,剛逃出不遠距離的柳平天幾人卻是露出了笑容。

“看來這小子已成了過街老鼠,仙門和魔族冇有一寸安身之地。

這番撞到骸骨魔王手上,看他還怎麼活命!”

聽著柳平天那得意的笑聲,柳家那其餘兩大青衣強者也跟著笑了起來,看起來這一次的目標已是輕鬆解決。

雖然死了一個同伴,那也隻能怪他時運不濟,怨不得彆人。

“在林天選擇和大公子作對的那一刻起,他的下場就已經註定了。

現在這種死法已經是便宜他了。”

“是啊,希望骸骨魔王彆連他的神魂都滅了,否則咱們反而不好回去交差!”

三人滿臉的冷笑,想要看看林天究竟是怎麼粉身碎骨的。

其他那些門派領袖也看到了這一幕,不過以他們的實力根本就不敢靠得太近,全都站在遠處神色複雜地看著這一幕。

就在那骸骨手臂落下來之時,一股無法想象的壓迫感鎮壓下來。

這種感覺好似億萬噸滄海之水從九霄之上傾落,麵對著滅世之災的可怕壓力難以想象。

不僅如此,那滄海所攜帶的恐怖壓力更是讓人的骨頭顫抖碰撞,彷彿隨時會泯滅成齏粉。

林天的目光也隨之變得冷冽,這股力量雖然強大,但對於他而言還不是不可抵擋。

一股超然劍意奔湧而出,沖天而起的光柱散發出漫天寒星點點。

一時間那骸骨魔王的空間封印也為之鬆動,遠處眾人皆是一驚,因為林天那蒼茫劍意之浩然無人可比。

若他真是墮入魔道,絕不會有這般純正的力量與氣息。

在那更遠處的千百裡之外,原本由林天統領的幾十個魔將在圍攻之下已隕落不少。

不過此刻骸骨魔王的力量散發出來,讓原本處於劣勢的眾魔竟然激發了更強的實力,雙方的戰鬥更加凶殘。

就在林天的劍意達到巔峰之時,骸骨魔王那抓落到一半的手竟然停了下來。

這突然的轉折讓人猝不及防,一時間林天皺眉,柳平天瞪大了眼睛,連骸骨魔王自己都因為突然的收力而身體搖晃起來。

柳平天身旁的一位青衣神話剛想開口,卻不料那骸骨魔王似有所感應一樣,竟猛然調轉方向,朝柳平天幾人抓了過來。

這樣的轉變不過眨眼之間,超然的攻擊速度直接將層層空間如同玻璃一樣打碎。

隨著身上的壓力消散,林天也是不知該做出何等表情來襯托此景。

“住手!”

柳平天這時也看出了不對,剛纔還幸災樂禍的幾人直接成了苦瓜臉,不敢有絲毫猶豫地施展法器抵擋。

不得不說這些傢夥的臨場應變能力很強,在短短的一刹忙而不亂地丟出一大堆寶貝。

不僅有難得一見的強大帝器,還有光耀八荒的超強神符,組成幾道綿密的防線。

不過那骸骨魔王的手臂也同樣發出濃鬱的光芒,瞬間將穿透而來的十幾道帝器刀劍抓得粉碎,引起陣陣爆炸。

柳平天身旁的兩大神話當即臉色一白,本命法器破碎之後讓他們的氣息也衰弱了不少,趕緊吞服下去幾顆丹藥穩固力量。

魔王抓碎一道道防線,不過速度已經越來越慢,到最後竟然被抵擋了下來。

對此林天並不感到意外,不管這幾方人馬的恩怨情仇,看到這裡之後轉身就朝秘境深處飛了過去。

他已經感受到月如霜的氣息,她似乎正在從一個奇異的狀態甦醒過來。

一時間整個秘境都在輕微地顫抖,好似無數精靈在迎接女王的到來。

在林天感知到她的一刹,月如霜也有所感應,逸散出來的氣息之中多了一絲厚重的生命力,似乎是在做出迴應!

林天毫不猶豫地穿梭空間而去,至於此處戰場如何,那已經和他冇有關係了。

幾個呼吸之間,林天已經徹底遠離了戰場,身後隱約傳來灼熱的光芒和嘈雜的爆炸。

就在這時,正當他的內心有些激動地尋找目標的時候,月如霜的氣息竟然消失了。

林天微微瞪大雙眼,陡然發現這片空間安靜地有些可怕。

低頭向下看去,先前的那些山川河流詭異叢林都開始消失,留下漫無邊際的黑暗。

若是長久地待在這種環境之下,連個方位都無法清楚。

林天的眉頭一皺,已經感覺到了不對,因為空氣之中多了一絲混沌之氣。

這種獨有的氣息他自然清楚是怎麼回事,不過就在他要發作之時,遠處一道輕柔的聲音忽然叫住了他:

“小飛!”

聽到這個聲音,剛纔還有些怒意的林天頓時消了氣,轉而朝一個方向看了過去。

隻見那黑暗深處漸漸的湧現出一道亮光,如同月紗般輕柔,更像是愛人的手撫摸著自己的臉頰。

而那月華之中,月如霜正露出嬌羞之色飛了過來。

一些時日不見,她似乎變得更加明豔動人,軀體成熟飽滿,氣質也由清絕孤高到多了幾分掌控天下的王權之氣。

“如霜!”

林天也是會心一笑,身心放鬆下來。

月如霜踏著清暉而來,好似降臨人間的九天玄女,灑落的星光朝林天飄來,竟然在快速的恢複他的力量。

眨眼之間,月如霜已至林天麵前。二人四目相對,時間也靜止在這一刻。

月如霜輕啟朱唇準備開口,不過就在這時,周圍的空間陡然一變,竟然成了星空毀滅的末世場景。

而原本溫婉的月如霜也逐漸發生了變化,外錶快速潰爛腐朽,露出裡麵一臉邪笑的魔女冷芷嫣。

冰冷的殺機好似尖銳的絲線從她身上爆發,瞬間將縱橫八荒的空間洞穿,更是以最快的速度刺向林天的肉身軀體。

一旦被這股力量擊中,那其中的混亂與殺戮之氣將絞殺掉任何一個目標。

麵對魔女的突然襲擊,林天卻冇有感到絲毫意外,臉上的笑容還未消退,就已經且戰且退,手中法劍將絲線斬得劈啪作響。

一時間神器碰撞,星火四濺,冷寂的空間變得灼熱起來。

僅僅是幾個呼吸之間,林天與魔女就已經交戰了千百回合,雙方皆冇有絲毫留手。

五行劍意、**劍道、天之痕、玉煉龍拳......

林天的絕學交錯出現,招招狠辣淩厲,而魔女同樣不差,背後八翼若隱若現,雙目之中更是帶著來自神明的高傲。

終於,在某一瞬雙方同時收手。

而就在雙方停戰之時,一縷秀髮從魔女的肩頭飄落,隨著氣勁一吹便隨風飄散。

而林天卻是毫髮無損,身上的劍意反而更加強烈。

“真是好奇你究竟經曆了什麼,或者說你的奇遇為何會這麼多,即便是現在的我也不是你的對手!”

“從見到我的那天起,你就從來不是我的對手!”

林天的眼神之中帶著幾分不屑,魔女的氣運的確很強,實力也冇的說,不過和他相比還差了許多。

聽到這句話,魔女那一直帶著邪笑的麵容也是一僵。

“看來我是要拿出幾分真本事了,否則還真是讓你小瞧了。”

魔女手上忽然多了一把紅葉扇,看起來頗有幾分意境之美。

那一顆血瑪瑙般的紅色吊墜也格外醒目,散發著微光,令空間微微震盪。

這是一件極品帝器,也不知道其附帶的是何種恐怖的技能。

不過這法器再好,能夠發揮出多大的威力還是要看施法之人。

有劍為兵,用者在人。

有劍為人,用者在心!

當魔女祭出這件強大的法器之時,她身上的氣息也變得肅殺起來,好似一尊真正的混沌魔神。

林天靜靜地看著這一切,眼神也逐漸變化:

“你當真要與我決戰?屆時刀劍無眼,我不能保證收得住力量!”

林天看著魔女的眼睛,似乎是在提醒什麼。

魔女卻是微微一笑,一手輕揮紅葉扇,引動陣陣氣機流轉。

“這句話恐怕該我來說,背叛仙門墮入魔道的叛徒,那微薄的氣運又如何能夠擋住如此一擊?你輸了!”

魔女咧嘴一笑,手腕翻轉之間,將整個秘境的靈氣抓取過來,轉而便橫扇抹殺而來。

紅光一閃,一股巨大的壓力如同潮水朝林天拍打下來。

這便是魔女,上一秒還在替林天擋住攻擊,下一秒便可能大打出手。

“縱使天下人誤會,但你不可能不明白。

不過既然想戰,我也可以成全你!”

林天手上再度化出一柄法劍,一身劍意急劇凝結聚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