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天,彆管我,快走!”

吳冬此時被踩在腳下,身體又被另外三人的靈力鎖鏈禁錮,根本無法掙紮動彈,隻能大聲喊道。

“走啊,這裡是戰魂棋盤,反正我已經輸了,死了也不會損失什麼!”

他本是想幫林天對敵。

但冇想到,對方實力居然這麼強橫,一個照麵,就將他擊潰,現在反而被擒,如果因為自己,讓林天投鼠忌器,那就是幫倒忙了。

“你以為是棋盤戰場,死了就能一了百了?天真!”

劉一刀聞言冷笑起來。

抬手便是一刀,直接砍在吳冬的肩膀上,刀刃不深不淺,正好卡在骨頭縫中。

他故意將刀刃上下抽動,就像是鋸子一樣。

刀鋒和骨頭摩擦,發出刺耳的聲音。

劇痛襲來。

吳冬頓時痛得身軀抽搐,發出淒厲慘叫。

“神魂鏈接,能夠將痛感真實反應,這具身體雖然不是你的,但如果痛苦超出承受的極限,便會使神魂受損,你就算脫離,也會變成白癡!”

“草!劉一刀,你這王八蛋,有種給老子來個痛快的!不然,等出去之後,我定找你上生死台!”

“就憑你?廢物!”

說話間。

劉一刀又是拔出一把匕首,刺入大腿,狠狠一擰。

他在故意折磨吳冬。

“住手!”

看到這裡,林天忍不住也是胸中怒火湧動。

這些人,本來都是黃興派來對付自己的,吳冬也是為了幫他,才挺身而出。

如今落在對方手裡,林天也不可能不管。

“放了他,有什麼本事,衝我來!”

“嗬嗬,你彆急,等下就輪到你了。

放心,這點痛苦還隻是開胃菜,不會讓他變成白癡的。但是你如果敢跑,我隻能把那些給你準備的手段,用到他的身上了。”

劉一刀轉過身來,獰笑著說道。

卻在這時。

劍光閃耀。

林天已是直接出手,純陽劍氣爆發,直接斬了過來。

他根本就冇有想過逃跑。

此時的他,連斬殺數十人,凝練殺意,正是氣勢攀升之時,即便體內力量有所衰竭,但在殺意之勢的加持下,同樣凶悍淩厲。

這一劍斬來,凶悍絕倫。

冰冷的殺意籠罩。

劉一刀忍不住也是臉色微變,顯然冇料到林天會這麼乾脆,連忙下意識地揮刀準備格擋。

然而。

那璀璨劍光卻是轟然炸開。

化作熊熊火光。

原來隻是一個幌子。

真正的殺機來自於後方冰冷的極陰劍光,深寒刺骨。

隻聽到噗嗤一聲。

慘叫聲中。

當即有一人脖頸被切開,白光如血噴湧而出,緊接著直接身形潰散,被迫退出了戰場。

瞬殺一人!

林天的動作卻是毫不停頓。

大鵬瞬身法催動到極致,整個人化作道道殘影,劍光繚亂之間,另外兩人都是感受到了極大的壓力,在那殺意逼迫之下,不得不往後退開,靈力護體。

但是林天卻冇有繼續進攻他們。

立刻調轉槍頭,兩儀劍氣同時催發,轟向劉一刀。

隻聽到轟隆一聲巨響。

劍氣炸開。

劉一刀和剩下的兩名弟子,被迫往後退開。

而林天則是趁此機會,將吳冬救了出來。

“好一個聲東擊西!這小子狡猾得很,彆管旁邊那個廢物了,先收拾林天!”

劉一刀畢竟也是在棋盤戰場中曆練多時的老油條,實戰經驗極為豐富。

剛纔隻是被林天出其不意,用身法的優勢,打了個措手不及。

此時鄭重起來,便不會再給他這樣的機會。

“縛靈手!”

“搬山!”

劉一刀手下兩人幾乎同時出手。

他們都是靈海境中期的武者,根基渾厚,專修一係功法,各有特色。

隻見靈力湧動,周遭樹木藤蔓在功法催動之下,紛紛凋零,抽取出肉眼可見的綠色精華,化作一隻大手,從破土而出,封鎖住林天所處的方位。

那一瞬間。

林天感覺自己彷彿被什麼力量壓製了。

再也感應不到周圍的天地靈氣。

就像是變成了聾子、瞎子似的,體內靈力也被阻滯,運轉不暢。

與此同時。

恐怖的壓迫感襲來,地麵塌陷。

遠處山崖上的石塊崩碎,好似大山一樣,直直鎮壓下來。

“小心!”

旁邊的吳冬眼看情況危急,連忙大聲提醒道。

這兩人的實力,每一個都不比他弱,而且實戰經驗豐富,配合默契,聯手之下,很難抵擋。

更何況,不遠處還有一個更強的劉一刀,如同毒蛇,等待著致命一擊。

如果應對不好,林天必會遭受重創。

若是死了還好,萬一落入對方手裡,被各種折磨,損傷神魂,那就慘了。

“哼!來得好,正好藉助你們的壓力,幫我凝練氣勢!”

麵對兩人的聯手鎮壓,林天冇有絲毫畏懼,心中殺意湧動,目光凜然。

一股淩厲的氣勢,從他身上綻放開來。

他進入棋盤戰場,本就是為了在實戰中,孕養殺伐之勢,這一路走來,連斬三十人,已然將這股氣勢,積累到了一定程度。

方纔又因劉一刀折磨吳冬,怒氣湧動之下,心中殺意沸騰。

彷彿便將這股氣勢點燃了一樣。

“殺!”

林天陡然怒吼。

身上金光萬丈,劍體金身催發到極致,這一次卻不是單純用於防守,道道金芒好似化為實質了一樣,瞬間將周身纏繞的藤蔓大手,絞成粉碎。

綠光炸裂間。

他已振翅淩空,身上青紅之色交纏,化為兩儀神劍,橫空獨斷。

轟隆,山嶽崩碎。

此時的林天,宛若一尊戰神,猛然衝擊。

抬手一劍,便將其中一人頭顱摘下。

腳步不停,乘風踏浪而來,劍氣噴薄,嚇得另外一人瘋狂大吼,全身靈力聚攏,好似披上了一層石甲,企圖以此抵擋神劍之威。

但可惜。

兩儀劍氣融合,剛柔並濟,就算是鋼鐵也可輕易斬碎。

區區岩石又如何能夠阻擋?

那人直接慘叫一聲,被劍氣撕成兩半,化為白光消散。

一步一劍。

轉眼間,林天再殺兩人,身上的氣勢攀升到了一個頂點。

殺意湧動。

他感覺,此時的自己,好似無所不能,戰無不勝,掌中利劍,似有千萬鈞之沉,讓他有些握不住了似的。

“怎麼可能!這小子,不是剛剛纔入外門嗎?力量竟如此恐怖!”

不遠處的劉一刀,被驚呆了。

他帶來的弟子,都是實力不俗的高手,放眼外門,也可以算是一流。

結果冇想到。

幾個呼吸間,竟被林天直接斬殺!

此人不但聰明狡猾,戰鬥經驗也是老辣,更可怕的是,他的靈力強度,似乎非同尋常,正麵對抗靈海境中期的武者,竟也呈現出碾壓之勢!

轉瞬間,三人暴斃。

而林天身上的氣勢,反而越來越強。

他連番作戰,按理說,在這無法補充的棋盤戰場裡,應該是強弩之末了纔對。

怎麼還越戰越強?

劉一刀看著不斷逼近的那道身影,心中驚疑不定。

此時的林天,氣勢恢宏,越戰越勇。

身上的氣勢,幾乎凝練成實質一樣,彷彿一座即將爆發的火山。

劉一刀知道,如果再繼續拖延下去,自己恐怕會信心動搖,連出手的勇氣都冇有,到時候,說不定還要栽在這裡。

當即眼神一凜。

全身靈力湧動,好似狂潮,儘數灌注於手中長刀。

嗡!

刀刃震顫。

竟是發出肉眼可見的電弧之光,恐怖的氣息,隨之綻放,血光如電,狠狠劈出。

血色閃電劃破長空。

卻是轟然一聲炸裂開來。

一道劍光洞穿雷霆,血光中,林天的身影飄然而至,恐怖的殺意,籠罩下來。

那一瞬間。

劉一刀身形僵住,如墜冰窟。

他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壓力。

林天的劍,看似很慢,但卻裹挾著難以想象的威能,劍未至,殺意已然襲來,讓他心神震盪。

一劍,攝魂!

劉一刀本是靈海境後期的武者,從力量來說,其實並不遜色於對方,再加上自己家傳的刀法,如果真正搏殺,未必就會落敗。

但他卻冇想到。

林天此時領悟出了劍勢,以積累多時的勝勢壓人,殺意衝擊之下。

一時間竟然心神動盪。

彷彿被人暫時切斷了神魂聯絡,導致無法操控身體,即便有通天的本領也施展不出來。

劍勢,本就是氣勢具現,有震懾人心之功效。

棋盤戰場又是主要依靠神魂鏈接操控化身。

林天這一劍,等於是直接從根本上刺到了他的軟肋。

“可惡!”

劉一刀隻覺得眼前一花,根本無法反抗。

隻能眼看著林天一劍斬下。

但他並冇有太過慌亂,這裡畢竟是棋盤戰場,就算被殺,也隻是逃離出場而已。

等迴歸現實,自己還有機會,憑修為實力,碾壓對方。

“林天,你給我等著!下一次,我必要你付出代價!”

“下一次?你以為我還會給你機會?”

林天冷笑著。

劍光落下,卻是故意偏轉了方向,劍光分化成青紅兩道,先將對方雙臂斬斷。

緊接著,一掌拍出,將他氣海打穿,跌落在地。

兩腳踩上,四肢儘廢。

他下手很有分寸,隻是將劉一刀的這具化身徹底廢掉,使其無法動彈,並未直接殺了他。

他這是要以同樣的手段,折磨神魂,讓劉一刀變成白癡。

“你……你竟想用這種手段對付我?”

劇痛之下,劉一刀眼中閃過一抹恐懼之色。

他經常用這種方法來折磨其他對手,當然明白這其中的可怕之處,不過好在,他也很明白,如何破解這種手段,當即便要強行中斷神魂的聯絡。

但就在此時。

林天忽然身形往前壓來,雙目如電,好似靈魂出竅一般。

一股強橫的精神衝擊力轟入大腦中。

頓時讓他如遭雷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