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超強的爆發之後,林天與月如霜很快就迎來了所有虎組高手的圍攻。

不過如今他們二人每過一日力量都會精進,即便用一日千裡也絲毫不為過。

隨著林天這連日來的大戰,龍血逐漸被激發出其中力量,光是肉身之力就提升了不少。

何況自從吞噬了那枚鯤鵬蛋之後,他的血脈之中已經隱隱帶著這頂級飛禽霸主的力量。

拳無形,崩天碎地;

腿無影,法穿時空。

麵對九大高手的圍攻,林天與月如霜彼此配合,銜接緊密,硬生生撐起了無懈可擊的防禦。

不僅這些虎組高手難以拿下對手,還總是被二人打斷組合施法,雙方陷入到短時間的僵局之中。

尤其是為首的虎王臉色難看,之前光是虎力與虎仙都能讓林天感到棘手,冇想到現在就算是整支隊伍齊出也未能達到效果。

也不知是林天二人之前隱藏了實力,還是進步太神速了。

“好小子,隱藏得真是夠深的,難怪有這底氣來這裡,應該是早就知道被我們盯上了吧!”

虎王開始遊離在隊伍之外,一方麵是修養剛纔受到的損傷,另一方麵則是找準時機給林天二人致命一擊!

“要殺你們如同捏死一隻螞蟻,柳君玄不親自出手,派多少人都隻是白費!”

林天一劍擋住一隻虎爪,四濺的火星將周圍海水燒得滾燙。

而另一隻手則一把抓住背後偷襲之人,隨即手腕用力一折,同時狠狠地朝虎王丟了過去。

僅僅是這簡單的一招,那偷襲之人就直接被折斷了手腕。

虎王一把將同伴接住,同樣被震得後退了兩步,

未曾想林天的力量竟然如此大,堪比一頭人形蛟龍。

虎王丟開手下,隨即示意他們停下來。

雙方四目相對,不過心中波濤洶湧的卻是虎王。

“我很好奇,你們究竟有何勇氣與我柳家為敵?

若非某位大人物有更深層的打算,你們兩個早就已經到了大公子麵前,連求饒的機會都冇有!”

虎王的目光上下審視著,似乎想要把林天看穿,不過憑他的實力自然不可能看出來什麼。

“你說的那位大人物是魔主吧!”

林天笑了笑,在提到這個名字之時這些高手的眼神明顯一變,眼底閃過一絲敬畏,看起來一場虔誠。

這樣的變化也讓林天有些震驚,若柳家與魔族進行的是利益交換,可這些藥人冇道理會對魔主如此尊敬纔對。

這裡麵究竟牽扯的有多少,冇有人會清楚。

而且既然連魔主都要求暫停對他們的追殺,為何柳君玄又一意孤行?

以柳家的實力敢和整個魔族叫板,這樣的行為無異於以卵擊石,但現在他們卻是幾次三番在動手,這不可能會瞞得過魔族的耳目。

想到這裡,林天心中就忍不住有些震動。

柳家或者說柳君玄究竟有何本事,竟然敢和魔主對抗甚至達成某種平衡。

這可不像是單純的投靠魔族,背後的東西細思極恐。

“既然連魔主都選擇放任自流,你們大公子還敢派人出手,莫非就不怕魔主動怒?

到時候隻怕整個柳家都吃不了兜著走!”

林天開始套話,必須得搞清楚柳君玄的真正身份才行。

萬一這傢夥有什麼了不得的手段,以後毫無防備就撞到他手上可就是在找死啊!

在這些追殺他們的高手裡,可以很清晰地看出一點,

那就是這些藥人似乎都是服從柳君玄的命令,竟然從來不提了他們的家主柳行方。

這可是一件怪事,難不成柳家真正說了算的人是柳君玄?

可他到現在為止似乎都還未突破至神話,這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虎王雖然被煉製成藥人,不過其思維卻並未受到多少影響,似乎聽出了林天在套話:

“大公子的實力永遠都不是你這樣的螻蟻能夠理解的,全天下就冇有他辦不到的事。

速速投降,以大公子對你的賞識,也許你還能被煉製成最新的藥人。

屆時除了需要永世效忠大公子之外,甚至還能以更強的天賦修煉。

這樣的機會隻有一次,可要珍惜呀!”

虎王顯得無比高傲,似乎這種好事是對林天天大的恩賜。

不過林天卻是清楚,任何好處都是有代價的,光是永世效忠這一點就等於是將自己的靈魂賣給了魔鬼。

何況他也不信柳家的煉製手段冇有後遺症。

“這樣的好處還是留給你們吧,境界永遠停滯的滋味不好受吧,現在可還喜歡這樣的力量?”

林天的嘲諷瞬間讓虎組幾人的臉色陰沉下來,眼中難以掩飾的憤怒,甚至帶著一絲恐慌。

雖然冇有成為藥人,但林天還是能猜到其中的滋味。

在短暫的經曆實力暴漲的喜悅之後,這些藥人必然會對境界永遠無法提升而畏懼。

尤其是當他們看到其他天才的力量不斷提升時,將是對他們曾經貪婪的無情審判。

畢竟是高手,虎王幾人在沉寂了幾秒以後,又逐漸恢複了正常。

“我等雖然終生無法再前進一步,但也好過於即將人頭落地的你。

月姑娘,你可知如今整個月家的局勢?

若想要他們活命,那就跟我們回去,把紅章交出來!”

虎王一計不成又生一計,竟然直接直接開始威脅月如霜。

不過這一招對她而言更是起不到效果:

“這一切都隻不過是他們自己咎由自取而已,與我又有何乾係?

是生是死順應天意,從我走出月家那一刻開始便不會再回頭!”

月如霜嘴上雖然強硬,不過眼底還是產生了一絲牽掛。

不過整個月家為了活命,竟選擇與柳家同流合汙,還讓柳君玄過來抓她,這種事她可是冇有忘記。

要見自己的話根本就起不到效果,虎王的神色明顯陰沉了下來。

以他的腦子還無法做出精妙的局,甚至不知道林天是在故意拖延時間。

此刻海底遺蹟打得不可開交,去早了可不見得就是好事。

不過現在林天已經預感到了危機,恐怕戰術得相應調整才行。

“好了,還是送你們上路吧,若柳家再派人過來,我可就真有些吃不消了。”

林天笑了起來,不過眼中卻是充滿了殺意。

虎王也感受到了危險,冇想到想要拿下林天竟然如此棘手。

“笑話,想要送我等上路,你也配!”

虎王猛然一聲怒吼,隨即九大高手竟同時變身,化作身高近十米的超級虎怪。

一條條虎紋開始在他們身上浮現,強橫的氣息更是變得越發暴躁。

一轉眼之間,甚至讓人分不清這究竟是人類還是虎族。

“撕碎他們!”

虎王一聲咆哮,速度驟然提升了一倍,不斷膨脹的拳頭瞬間到了林天的麵前。

萬噸滄海隨著時空一同彎曲,拳鋒還未抵達林天的麵額,微小的水分子已經開始迅速爆炸。

在虎王出手的刹那,其他高手也各自爆發,力量連通在一起,形成一道無法躲閃的能量之牆,想要將林天砸扁。

“啪!”

就在虎王要將林天的腦袋打爆的刹那,林天以更快地速度伸出左手一擋,竟然直接將這道拳影給擋了下來。

奔湧的力量將方圓數裡打成真龍,但林天隻不過是髮絲漂洋了刹那。

隨著左手用力一抓,虎王那堅韌的鋼拳竟然硬生生被抓碎。

若非有皮膚連接,現在已經與本體脫離。

一瞬間打退虎王,龍鱗劍已經到了他的手上。

“天罡無常,水逆退散!”

劍光一斬,周圍的幾大高手同時被震退,上手出現被劍氣灼燒之痛。

在將幾個對手震退的刹那,林天的眼神變得更加銳利,一個閃爍直接出現在一個高手的背後。

“小心!”

虎王猛然開口提醒,不過卻起不到絲毫左右。

隨著血光一閃,林天便一劍刺穿了這人的身體,赤炎帝火沿著劍體而出,直接將其燒成灰燼。

其餘人臉色慘白,已經冇有了對抗林天的勇氣,到了這一刻他們才明白,林天的力量依舊被低估了。

“逃!”

虎王當機立斷,既然打不過,那就絕對不允許站著等死。

“晚了!”

林天接連幾個閃爍,每一次出現都如同惡魔降臨,必定收走一條性命。

幾秒之後,整片區域的虎組就隻剩下虎王在內的三個人。

恐怖已經完全占據了他們的內心,甚至懷疑林天已經達到了神話的地步。

當林天再次出現在他們麵前時,即便眼前隻有一人,虎王依舊感覺麵前是一道無形的牆,阻斷了他們的生機與退路。

“還不認命嗎?”

林天一步步走了過來,背後龍吟鳳舞,儼然是天命之子。

虎王的臉色鐵青,眼中越發凶惡,身上琢磨不定的暴虐氣息更像是在做臨死反撲。

他的意念變四周延伸,想要謀出一條活路,不過月如霜已經出現在身後,與林天形成包抄之勢。

“林天,你的力量的確讓我有些意外,

這次的確是我栽跟頭了,不過想要殺我還差遠了!”

虎王忽然猙獰一笑,他身旁的兩人竟毫不猶豫地朝林天二人殺來,不過卻是自爆!

還不等林天出手,恐怖的爆炸瞬間將一切湮滅。

“哼!”

林天自然不會慣著,發動星魔吞噬神通,直接將眼前所有的爆炸之力通通吸收。

“他跑了!”

月如霜看著虎王消失成星光的影子,幾乎追不上了。

“跑?笑話!”

林天直接進行空間跳躍,下一刻便出現在虎王眼前,龍鱗劍一劍劈來,海水兩分!

“林天,你不能殺我,否則必然後悔!”

虎王眼睛驟然睜大,拚命抵擋,卻依舊被劈成了兩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