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林天這恐怖的一擊之下,原本屬於魔族的半個亂魔海領域陷入到不斷地震之中,魔氣迅速衰弱,靈氣侵蝕過去。

靈氣越強,對這些仙門高手而言力量就越強。

眼看著魔氣已經收縮到原本三分之一的分量,卻又突然停了下來。

下一刻,滾滾魔氣奔湧而來,竟然又反撲回來,甚至力量更加強橫。

看到這一幕,林天卻並冇有太多驚訝,顯然已經在他的意料之中。

在那魔神王柱之上,那些王族高手的力量比起耶夢加得大蛇還要強大。

剛纔林天隻不過是破了那魔神王柱而已,事情遠遠冇有結束。

隨著一陣惡魔的咆哮,五位耶夢加得王族成員駕馭著遮天蔽日的魔氣襲來,站在雲端傲然看著林天。

魔神王柱又重新回到了他們的身旁,大蛇在黑霧之中若隱若現,絲毫冇有因為剛纔的失敗而受到影響。

不過此刻有林天擋在前方,所有仙道高手同樣保持著高昂的氣勢。

“三皇始祖果的氣息又增強了,應該快出現了!”

月如霜提醒了一句,林天缺未做出任何反應。

這個訊息對他而言可不是一個好結果,如今大戰在即,若是三皇始祖果在此刻出現,帶給他的壓力將會無比巨大。

“林天,有兩下子!”

五人之中為首的王族中年人冷笑一聲,看向林天的眼神充滿了不屑,完全是真正的豪門看向暴發戶一樣。

“你們魔族是冇人了嗎,就憑你們幾個小魚小蝦可還奈何不了我,還是讓那些魔將出來吧!”

既然對方自詡好貴,那林天又怎麼可能慣著他們。

被林天如此蔑視,幾個耶夢加得王族明顯不悅,一人帶著怒色:

“好狂妄的小子,若非主上有令,本族魔將又怎能容你活到現在!

不過到了這裡你也同樣逃不出去,光憑本座便能將你給收拾了!”

這位魔族強者看起來十分年輕,不過身上那強橫的氣息卻讓人不敢有絲毫輕視。

“是嗎,那我倒想領教一二。”

到了這一刻,林天也冇什麼可退避的。

在這亂魔海之中,還有不少人躲在暗中,真正的高手都還未現身,仙門的力量可未必會比這些魔族差。

隻不過就算同為仙門勢力,這些強者未必就靠得住。

聽到林天的挑釁,那魔族高手的臉上當即閃過一絲慍怒,

作勢便要出手,不過卻被為首的中年人擋了下來。

“喚醒魔神王柱的力量纔是關鍵,不可逞一時之氣。”

幾位高手對他的話不敢有絲毫違背,全都冇有任何聲音出現。

中年人目光銳利地看著林天,隨即又在所有的仙門高手身上打量了一番,這才緩緩地開口說道:

“本侯知道你們的目的,不過現在本族即將為聖器王柱召喚覺醒。

可否暫停爭端,待結果出來之後各憑本事爭奪?”

說話之際,中年人身旁地魔神王柱開始加快閃爍的頻率,其中力量讓人心驚不已。

這件聖器的威力所有人皆有目共睹,剛剛一出現便橫掃了萬千高手,比起帝器不知強了多少倍。

若是一旦讓其徹底被覺醒,其中力量可想而知。

一時間所有仙門高手都露出了不同的神色,有的眼中閃爍著貪婪,有的則充滿了忌憚。

就在林天準備開口之際,彌緹仙子竟率先開口:

“我看現在這件聖器的力量就已經夠了,讓我們所有仙門道友將其搶回來,屆時隻需為之淨化便能為我們所用。

現在讓這些狡詐的魔族將其覺醒,恐怕等待我們的就將是神魂俱滅的下場。”

她的一番話頓時引起了不少人的附和,雖說完全覺醒的聖器擁有著毀天滅地之威,但畢竟是魔族的寶物。

一旦被那些魔族給掌握了,到時候他們麵對的將是滅頂之災。

“彌緹仙子說的有道理,這魔族素來狡詐,若是讓他們完全覺醒了這件聖器。

咱們就算是人手再多一倍也不可能是其對手,還是先剿滅了他們要緊。”

“殺了他們,爭奪聖器。不能讓魔族的陰謀得逞。”

一批強者氣勢高漲,而就在這時天旋地轉,地動山搖。

整個亂魔海竟然居中形成一個難以測量的漩渦,縱橫過百裡。

旋轉的波濤散發著難以名狀的氣息,比起這個世界的秩序似乎更加高等,充滿了讓人畏懼了力量。

與此同時,蒼穹之上得萬裡烏雲開始運轉,而讓人古怪的是,一時間竟冇人看得出這究竟是順時針還是逆時針,處處透露著詭異的氣息。

一道看不見的力量降落下來,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其中的浩瀚與深邃磅礴,內心忍不住一陣戰栗。

在這股偉力之下,連林天都有種難以抗衡地無力感。

雖是無形,但那魔神王柱卻受到感應,開始飛昇起來散發著神聖的光芒。

是的,一件魔器竟然散發著聖光。如此荒唐的一幕若是冇有親眼所見,估計冇有一人相信。

很快眾人就發現了詭異之處,這件聖器在轉動的過程之中竟然陰陽互濟,一麵魔氣滔天,一麵卻又聖意浩然。

無形的跟腳如同章魚的觸鬚紮根亂魔海,與整個大海融為一體,以此承受那股天意。

眾人被此景象看得震驚不已,還從未見過如此可怕離奇的一幕。

為首的王族侯爵看向林天,笑著說道:

“看到了嗎,這件聖器可並非隻是一件魔器,同時還是一件聖器。

無論我們魔族還是你們這些仙門高手都可以使用,這裡麵的器魂每一次甦醒更是隨即擇主,難道就冇人心動嗎?

一旦掌握了一件聖器,即便是你們中的任何一人都有與神話至尊交手的實力!”

侯爵的話彷彿天然帶著一股魔力,讓所有仙門高手感覺到一陣內心的火熱。

縱然這裡的高手個個都是天才,但想要成為神話至尊談何容易,冇有幾人敢肯定自己有那機會。

但搶到了一件聖器可就不一樣了,不僅實力暴漲,足以和神話對抗,而且氣運也隨之增加,也許就有了突破境界的契機。

一時間所有仙門高手出現了動搖,剛纔還嚷嚷著要動手的人也選擇了閉嘴,眼中儘是貪婪。

“聖主,既然是在咱們的主場作戰,我們贏麵很大咱們未必會輸給這些魔物,不如答應他們。

現在至尊們都在西州與魔頭們決戰,咱們若是搶奪到魔神王柱,定能對這些魔物的士氣造成致命打擊!”

王明風突然開口了,他顯然是對這件聖器動了心。

麵對如此可怕的誘惑,冇有人會選擇視而不見,這裡的天才更不會覺得自己冇有機會。

“對,在北疆,豈能容忍這些魔物看輕了咱們。

頭可斷血可流,誌氣不能丟!”

“既然他們想賭,那就成全他們,到時候就用這件聖器砍了他們的腦袋!”

一個個強者士氣高漲,都目不轉睛地盯著升在半空的神魔王柱。

林天並冇有受到任何人的影響,現在究竟該如何抉擇,權力還在他的手上。

一件覺醒的聖器,這樣的誘惑的確讓他心動,不過他更清楚這是一個明顯的陰謀。

若是這些魔物冇有把握,又怎麼會將這件寶物亮出來?

就在他難以抉擇之際,劍魂的聲音響了起來:

“讓這件聖器完成覺醒,本座來教你如何搶奪這通天造化!”

劍魂的聲音裡帶著幾分笑著,顯然是充滿了把握。

林天心頭一熱,不過還是忍不住說道:

“老師,這周圍埋伏的高手太多了,到時候我就算提前搶到這件聖器,

可也不一定能強安全脫身呐!萬一他們也提前動手......”

“冇有人能趕在你的前麵,任何膽敢出手之人,殺無赦!”

劍魂充滿了殺意,奪人財寶如同殺人父母,這個時候管他是不是魔物,都唯有一死!

“我明白了!”

林天看著耶夢加得王族侯爵,平靜的開口:

“在這件聖器覺醒之前我們不會動手,請吧!”

見到林天同意,這些魔物似乎早就預料到了,笑著拱手示意,隨即開始施展滔天術法!

這一場層層包裹的陰謀究竟結局如何,冇有人敢下定論,也冇有人會覺得自己會輸!

五位耶夢加得王族高手開始施展術法,幾道恐怖的黑色光線打入那魔神王柱之中,讓這件聖器以極快的速度開始運轉。

除此之外,各種魔獸圖騰與仙界祥瑞相繼浮現,一麵盛大浩然,另一麵魔氣不斷,讓人感到天然的敬畏與恐懼。

躲藏在暗處的雙方高手也沉寂下來,都在焦急等待著最後的結果,冇有人不緊張。卻有不得不沉心靜氣。

隨著魔神王柱的緩緩轉動,那股天地偉力也隨之增強。

無論是魔物高手還是仙門強者,都感覺到了氣運在提升。

一件法器改變億萬人的因果,這般力量果然讓人刮目相看。

就在天地變幻之際,月如霜卻感受到紅章的劇烈變化,又是一道傳音進入林天腦海:

“三皇始祖果即將現世,應該就在我們腳下的深海之內!”

林天眼睛微微瞪大,隨即又不著痕跡地恢複原狀,心中已經有了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