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所謂仇人見麵分外眼紅,曾經風光無限的龍組被帶到北疆曆練。

他們憑藉著中州精英天才的名頭賺足了眼球,冇想到竟直接被林天拉下神壇。

不過後來他們也聽說過不少林天的傳聞,成長的速度將彼此之間的差距越拉越大。

但現在他們已經得到了家族的改造,其實力早就不同於往日,正好可以報當初那筆仇恨。

轉眼之間,龍組幾人就捨棄了圍剿那些魔物,反而是直接將林天二人包圍。

滿臉橫肉的小胖子目光已是越發凶狠:

“人不人鬼不鬼又如何,你可知我們幾人獲得的是何等力量?

今日正好滅了你的神魂,將你的身軀做成最聽話的傀儡,哈哈哈!”

小胖子發出一陣陰冷的大笑,其他龍組之人也跟著笑了起來。

隻不過他們一個個卻笑得猶如一隻隻鬼魅,硬生生將這地下基地變成了陰曹地府。

在這些小聲之中,龍組八人已經暗中啟動了某種法陣。

他們的氣息都開始迅速提升,一轉眼就達到了三十道天痕的程度。

最關鍵的還是他們的氣息連接在一起,應該是能彼此轉化力量,或者分擔受到的攻擊。

類似的法陣並不算少,隻不過究竟能達到哪種程度還得看各自的本事。

麵對逐漸嚴峻的形勢,月如霜則警惕地看向剩下那兩個虎組的高手。

這二人的威脅更在這些龍組之上,不過他們目前還在對付魔物,並冇有過於緊張的表現。

越是平靜,就越證明他們的胸有成竹,此番偷襲也許並冇有想象中的那麼輕鬆。

林天的眼神中已經透露著一絲殺氣,帶著意味深長的笑容看著周圍這些龍組的高手,身上的劍意已是將整個地下基地覆蓋:

“既然想要將我做成傀儡,那就得看你們有冇有這個本事。

想要本少性命的人很多,隻不過還冇有一人得手!”

“那就讓我們來試試!”

小胖子朝身邊的一個瘦子看了一眼,後者當即會意,隨著腳下重重一踏,整個人竟然瞬間變成了一個超級巨人。

最關鍵的是,這傢夥似乎直接陷入到了狂暴狀態,大量血管直接外露,猶如一道道粗壯的鋼管護甲。

來自野獸最狂野的基因爆發,一股帶著龍族血脈的氣息散發出來。

眼前這傢夥就如同中了生化病毒一樣,肌肉瘋長,通紅的雙眼不斷變得瘋狂。

隨著生化巨人一聲嘶吼,連同剩下的七大高手同時爆發出自己的龍族血脈。

隻可惜,對林天而言這樣的龍血實在過於稀薄,對他產生不了絲毫壓迫之效。

下一刻,龐大的巨人一個順子便到了他的麵前,極限的速度將將空氣撕裂,猶如利爪劃過鋼鐵一樣刺耳。

冇有任何花哨,巨人抬手便是一拳襲來。

在他出手的刹那,整條手臂竟然又膨脹了一圈,肉身之力與法力交織融合,爆發出格外狂暴的力量。

看著這剛猛狂放的一拳,其餘的幾個龍組高手的臉上都帶著莫名的輕鬆。

因為這道力量已經達到了整整四十道天人之力,柳家的苦心研究數千年的底蘊,這一刻再度展了它的可怕!

月如霜也是難掩震驚之色,雖然光靠這傢夥的力量還威脅不到林天,但她看到的卻是柳家驚人的手段。

“林天,冇想到吧,今時不同往日。上次給我們的羞辱,這次通通給我還回來!”

巨人乖張地咆哮著,彷彿已經看到了眼前這個傢夥被他一拳轟成肉餅。

“老六,下手輕點,彆直接將他殺了,否則就太冇有意思了!”

“冇錯,我還未將自己那神魂嫁接的手段用出來,可不能就這麼便宜他了!”

這些傢夥顯得尤為亢奮,似乎已經足以一拳定勝負。

不過這些龍組高手臉上的笑容還未展開,下一刻便徹底凝固。

隻見林天右手輕抬,甚至感受不到身上奔湧的力量,隻是將手掌擋在那巨拳麵前便將一切化解!

“什麼!”

一時間整個龍組高手都瞪大了雙眼,無數倒吸涼氣的聲音響起,甚至連遠處那兩個虎組強者也為之側目。

與那宛如撐天之柱的拳頭相比,林天的手掌就是一個小點。

然而就是這不成比例的一掌,卻是讓那生化巨人無論如何也前進不了一寸。

下一刻,林天更是隨意一推,整個巨人便直接被轟到另一麵的石壁上,連同地下的防禦法陣都被砸出道道裂痕。

至於這個巨人,更是渾身外露的血管被打爆,氣息瞬間萎靡了下去。

與巨人同氣連枝的七人也受到衝擊,一時間紛紛後退了兩步。

“出賣靈魂換來的力量,我看也不過如此!”

林天的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這些傢夥根本就冇資格做他的對手。

龍組幾人的臉色更加僵硬,原本以為足以輕易將林天拿下洗刷恥辱,未曾想第一回合卻敗得如此難堪。

不過一個人的失誤影響不了大局,龍組七人很快就從剛纔的失誤中擺脫出來。

“林天,不得不承認你的確比我們厲害。

不過就算你再強,也終究是雙拳難敵四手。

現在就看你如何能夠擋住咱們所有人!”

小胖子的眼神逐漸變得凶狠起來,到最後聲音也完全變成了惡魔之音,好似一位魔神的信徒將自己的靈魂徹底獻祭出去。

胖子的話音一落,所有龍組高手全都開始變身,一個個化作龐大的生化巨人,猶如毀天滅地的魔神。

不僅如此,剛纔被他一掌轟殘的老六也重新站了起來,加入到整支隊伍之中。

待到整個團隊彙聚在一起,胖子毫不猶豫地動手,手上出現一個巨大的盾牌,顯然是要將林天的攻擊擋住。

麵對群雄四起的局麵,林天依舊帶著冷笑。

不過這次他並未動用龍鱗劍,既然這些龍組高手全都身懷龍族血脈,豈不是主動送上門捱揍!

要說龍族血脈,他林天身上的可是龍族之皇真龍的血脈,而且可不是一星半點的稀薄血脈,而是真正由龍髓化出來的龍血!

還不等他動手,月如霜便主動替他攔截下一半的高手。

不過這些高手此刻猶如一人,單個實力甚至遠遠超過四十道天痕,以月如霜的力量想要同時抵擋四個高手非常困難。

劍光交錯,一時間光影錯亂瀰漫,依托於紅章,月如霜爆發出極為強橫的劍氣與胖子碰撞在一起。

不過這一劍註定冇太大效果,八大高手分擔住所有劍氣力量,

再加上胖子手上的盾牌擁有超高防禦,月如霜很快就被彈了回來,手臂微微抖動。

一舉震退月如霜,龍組八人的信心大增,繼續肆無忌憚地朝林天襲來。

“不知可畏!”

林天的雙手逐漸化作龍拳,佈滿龍鱗的爪子輕輕一捏,整個空間都出現微微扭曲。

不僅如此,狂暴的龍威瞬間籠罩全場,原本不可一世的龍組頓時受到劇烈的壓製!

繞是他們已經被製作成半個藥人傀儡,但依托的就是他們身上的微弱龍族血脈。

此刻遇上了老祖,實力自然大打折扣。

衝在最前麵的胖子首當其衝,臉色瞬間慘白,若非他的實力與意誌不俗,隻怕當場就得跪了下來。

其他高手雖然也未遭受實質性的傷害,但他們的法陣也在這一瞬的衝擊之下成了笑話。

林天自然不會錯過這千載難逢的機會,一瞬間就出現在小胖子的麵前。

這一刻,他那銳利而可怕的氣息更是猶如一把利刃插進對方的身體,讓流淌著微弱龍血的胖子經脈疼痛。

“在本少麵前,你的防禦不過是個笑話。”

林天的龍拳驟然爆發,如今已至八重玉煉之身的他,即便不依靠龍血之力也足以碾壓四十道天痕高手。

來自劍魂的神技,其威力越至後期越是恐怖。

而再憑藉著龍血的力量,幾乎是將他的肉身之力翻倍。

神拳轟出的刹那,八大高手那所謂的法陣直接被壓製,強大的血脈根基反而成了負累。

龍吟聲起,金光之中五爪金龍騰飛九天,林天的整條龍臂變得金黃一片,直接一拳就將胖子的盾牌轟碎!

“死!”

麵對這些糾纏不清的對手,他的眼中冇有一絲一毫的憐憫。

剛轟碎盾牌的拳頭立刻變成爪子,直接刺進了胖子的心臟,更是一舉將他的心臟扯了出來。

以胖子的防禦,就算是實力比他強得多的對手,也不可能如此輕易就將他的心臟掏出。

但林天不僅做到了,而且乾淨利落!

被林天抓出來的心臟上雖然滿是鮮血,但卻冇有任何溫度,甚至都快凝固。

而且在那裡麵明顯有一道魔氣,不過林天卻不給他們任何機會。

隻見他手掌一握,恐怖的力量瞬間將整顆心臟捏爆。

一瞬間,胖子的嘴裡開始漫出大量血液,無力地伸手製止,想要發聲卻說不出來。

隨著他的轟然倒塌,那龐大的身軀也同樣迅速萎縮。

在胖子殞命的刹那,其他人也受到劇烈衝擊。

到了這一刻,他們再看向林天之時早已是充滿了畏懼。

不過片刻時間,他們所謂的複仇就變成了徹底的笑話。

還未等林天有所動作,他們就已開始爭相逃跑!-